您好,欢迎来到万丰网!
您的位置: > 万丰网首页 > 星际争霸 > 韩流 > 文章正文

用蜡翅飞翔:再谈本座论以及一个运动的进化史

  • 更新时间:2010-2-23 16:03:24
  • 来源:本站论坛
  • 作者:翻译:operational
IcaruS.jpg

用腊翅飞翔
作者: Alethios同学
翻译:operational同学
TL最终编辑文稿


“Where have you gone, Joe DiMaggio?
A nation turns its lonely eyes to you
What’s that you say, Mrs. Robinson
‘Joltin Joe’ has left and gone away?”

TL的水友们常常喜欢讨论各个选手的相对实力。有时候,“本座”这个词会被某些人看似随意的抛出来,实在是让论坛的老手愕然。最近我在看史蒂芬?古尔德(Steven Jay Gould,已故著名演化生物学家)的论文集的时候,惊然发现一种新的看待这种现象的态度。这也迫使我再一次的认真对待星际1最终的走向。

本座这个称号曾经是无可争议的。NaDa,BoxeR,iloveoov和sAviOr这些名字会是被人们永远铭记的。这些选手们周围都会有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氛。面对他们,即使最顶尖的选手都知道自己必须发挥出120%的实力才能够取胜。可是现在,本座这个词已被彻底在论坛里禁用。讨论它已经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即便是解冻或者教主也没有可比的这种无敌的氛围环绕着他们。

allfour.jpg

母巢之战的神殿

其实,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局限于星际争霸。在板球里,像Don Bradman这种人已不复存在。在英式橄榄球里,再也没有什么队伍能够像1924-25年的新西兰国家队这么bug了。在棒球里,一赛季能够有.400的打击率的球员也不可能再出现。足球失去了它的贝利,冰球也不见了Wayne Gretzkys这号人物。说实话,放眼体坛,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当时间慢慢过去,让人瞠目结舌的选手们开始变得越来越少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bradman23.jpg

 iloveoov11.jpg

当这个人走进场的时候,你就知道麻烦大了

当sAviOr马本被Bisu在GomTv MSL上击败以后,很多人都认为这将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端。Bisu当时看似是要步本座前辈们的后尘,很快拿到第二个MSL冠军,又离第三个只差寸步。可惜的是,Bisu在那届MSL决赛中被Mind3:1完克,也成全了护法成为当时夺得个人联赛冠军的选手中最年轻的一位。自从那时候起,尽管解冻时常展现给观众暴君似的表现,即使是在教主演化成为他今天的这种“最终兵器”模式之前,也没有说哪位选手是能够让观众们在每一场比赛之前就认定他已胜券在握。

有人说,今天我们没有本座,是因为我们无法将现在的选手们神化。虽然在星际职业竞技的初期里,选手的水平比现在的要低得多,但是这些神话般的本座们比今天的每一位顶尖选手都要多那么一点。尽管我非常喜欢NaDa,也知道有很多人会反对我的看法,但是在我看来,如果他现在才刚刚出道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像他当年本座般的表现。他会是一位很好,甚至可能会是一位顶尖选手,但是真的有证据能够表明他会像以前那样横扫对手,孤独求败吗?

观察的比较细腻的水友们可能会提出其他各种各样的解释。最顶尖的选手的压力也是最沉重的。战队和粉丝们都会施加压力让自己保持辉煌的战绩。战队联赛和个人联赛来的是又快又猛,让暂时登顶的选手们很容易的就招架不住,从山顶上垂直跌落下来。

虽然我认为这些因素都对目前的“无本座”情况是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我认为这些分析做得还不够彻底。

古尔德教授告诉我们,自然中极端(最大,最老,最快,最强)的事物对人们有很大的吸引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经常地去关注它们。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一般来说我们粉的都是实力强大的选手们。这个不用计较,但是重要的是,我们经常会忽视这些出色的桑苏们周围的选手们。在这些选手看来,顶尖选手只不过是突出值罢了。古尔德教授告诉我们,如果想要真正的体会到这些拔尖的选手到底有多么的突出,只需要把这些极限值看作为一个更大的系统的限制值。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用一个全新的方法来解释之前的最终编辑文章经常尝试着回答的问题——为什么那些从前的顶尖的选手们能够有如此惊人的表现。

古尔德教授也告诉我们,如果一个系统的变差被改变(无论什么原因),那么这些极限值将会上涨(如果所有选手水平的总变差增加),或下降(如果总变差减少)。这些变化将会忽视这些极限值的任何潜在因素。说白了,极限值的变化很可能只是反应了一个总变差的系统性变化。换句话说,如果选手们的水平开始流线型发展,向一个水平持平,即使当今的顶尖选手不比他们的前辈差,甚至有些时候还比他们更出色,这些人也将很难从所有人中脱颖而出。想想看也是的;如果顶尖选手们每天都在对阵更多跟他们的差距越来越小的对手,而跟他们的差距很大的选手则越来越少,这些顶尖选手的战绩肯定不会好到哪去。

你现在可能会想,这个讲得很好啊,但是跟星际有什么联系?联系大着呢。回想一下星际争霸的竞技历史,一个很一致的趋向就是玩家的总体水平在不断的上升。我们的“Day[9]”Plott小弟在去年的一次现场直播解说里也提到了,过去在战网里打,在对手基地里造6个野兵营是一个有着95%胜率的战术。没有太多人会质疑现在的TSL十六强中,几乎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够回到2002年与包哥和暴风虫族争夺OSL的冠军宝座。还有就是,不合格的选手在不停的退出竞争行列,让永久垫底的选手所剩无几。留下来的选手们都对胜利有着强盛的渴望。也必须这样,战队不会把他们认为不可能赢的选手派上场,还没有准备好上场的选手们将会被雪藏,直到他们能够胜任为止。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使得队内队外的竞争变得异常激烈,特别是对那些刚刚够格的选手们。

事实不可避免:虽然有时候新的战术或者是一些选手突然的低迷会将这个趋势暂时打断,但是在星际职业竞技中,选手们的差距正在逐步的缩小。非常拔尖的选手逐渐减少,但是超级菜鸟职业选手也开始变得很少。让人感觉到目前的竞争实在是太激烈,水平又太靠近,几乎任何选手都有可能击败任何选手。 

shine1.jpg

                        Shine卡尔这种彩笔也能进入OSL四强,实在是无语。。。

星际与其他的运动史上有很多类似的人物和事件。在这里我想谈一谈板球界的传奇人物Donald Bradman和我们敬爱的马在允马本座。故事开始的时候,他们都处在各自的巅峰状态。马本在不久前大胜NaDa,而Bradman则是在忙着在一节之内拿到300分。他的每节平均得分在100以上(对板球小有研究,一般国手发挥好的时候平均得分大概在30~40分左右),真所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让他的澳大利亚国家队战无不胜。我记得有人曾经这样描述马在允的表现:“不管你做什么,只要他三基地开局,你就比挂”。同样的,当Bradman踏入球场的时候,不管投球手怎么百般努力,注定还是要被带走好几百分。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