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晚舟南宫丞小说 白晚舟南宫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债妃难逃:医妃天天要休夫

更新时间:

主角是白晚舟南宫丞的书名叫《债妃难逃:医妃天天要休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尘烟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风光无限的医药生物学三料博士后被个医闹一刀毙了命,落落魄魄穿越成了淮王府弃妃。丈夫不疼,小姑子不爱,还有绿茶等级十八级的白莲前女友。身怀绝世医术,救人被误会,不救人等着砍头,日子从未这么憋屈过!“咱俩三观不对、八字不合,勉强在一起不会幸福!”“女人,是你使诈逼迫本王娶的你,现在主意一变又要和离,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债妃难逃:医妃天天要休夫》精彩内容

只是淡淡几个字,“让她跪着。”

-----------------------

白晚舟嘴角抽了抽,赖嬷嬷确实算得一个可敬的老太太,但让她以王妃之尊跪一个乳母,这比打她的脸还要诛心。

白晚舟昂了昂纤细的脖子,“嬷嬷若不治,我自会诚心替她烧几炷香,但此刻没有跪她的道理。”

南宫丞怒从心来,“你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对吧?”

白晚舟的骄傲不允许她和这么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多言,“随你怎么想。”

南宫丞额角青筋跳动,看了阿朗一眼,“让她跪。”

阿朗走到白晚舟身后,“王妃,失礼了。”说罢,便提棍敲向白晚舟的两个膝盖弯。

白晚舟吃痛,扑通一声就跪下去了。

新痛旧伤加到一起,白晚舟眼窝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来,下一秒,她就趁着夜色拭去痕迹,不在这种是非不分的脑残面前流泪,是她做人的原则。

阿朗看她这般倔强,不由动容,弯腰悄悄在她耳边道,“嬷嬷情况不妙,王爷心里难受,王妃今晚千万别和他硬碰硬。”

白晚舟没有理会阿朗,只是静静地扶着双膝,用尽全身力气盯着眼前的地面,以防体力不支晕倒,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几块地砖还是高高矮矮,起起伏伏,仿佛面捏的一般不停旋转。

里头赵二家的斗胆向南宫丞劝说道,“王爷,嬷嬷这架势不对,您看要不要备备,一来冲一冲,二来也防不测啊!”

南宫丞沉吟良久,“备着吧。”

说完,终是不忍继续看赖嬷嬷被痛苦折磨的样子,嘱咐阿朗好生照料,便离开了。

此时已是下半夜,更深露重,小院中寒风习习,十分冷冽,白晚舟刚刚退下去的高烧又起来了,被风一吹,就打起了摆子。

阿朗见状,支开赵二家的和几个婆子,对白晚舟道,“王妃,外头风大,您到里面跪着吧。”

白晚舟抬眸看了阿朗一眼,“谢谢。”

挣扎着起身,不料身子绵软,双膝也麻了,还没站起来就趔趄着摔了回去,幸好阿朗眼疾手快扶住了,否则脸都要磕破。

屋内烧了碳炉,很是暖和,却也烘得血腥气和膏药味更浓了,白晚舟嗅了嗅,喃喃道,“细辛,虎骨……伤的是动脉,又不是骨骼,怎么能用这些……”

“王妃,您说什么?”阿朗看着白晚舟两颊烧得通红,以为她在说胡话。

白晚舟摇摇头,“没什么。”

眼睛却向床上的赖嬷嬷打量了去,只见她面色是病态的苍白,仔细看,会发现她的身体也在微颤,是病危的症状。

太医用错药,伤口肯定感染了,若有上好的抗生素,再加上补液治疗,也许还能捡回一条命。

阿朗找了个软垫放在地上,“爷让您跪,属下也没办法,王妃委屈些吧。”

白晚舟还是淡淡一句谢谢,便跪到了垫子上,跪下去的一瞬间,只觉腰间一硬,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伸手一摸,竟是药箱。

白晚舟的心突突跳了起来,这药箱,竟会随心而动?

刚才她只是想着有药也许能救赖嬷嬷,没想到它就出现了!

只是不知里面的药有没有更新,阿朗在,她不敢贸然打开来看。

咬了咬唇,白晚舟决定试试运气,“朗侍卫,我难受得紧,你能不能去驻府大夫那里讨些退热药来?否则我也跪不住,王爷知道了,还是要生气。”

阿朗看看赖嬷嬷,再看看白晚舟,有些犹豫,毕竟都说赖嬷嬷是王妃害成这样的。

白晚舟猜出他在想什么,道,“赖嬷嬷已经这样了,我就算想害她,也无从害起。倒是我这条命,若在王府折腾没了,只怕王爷跟皇上和我大哥都不容易交代。”

阿朗低头沉思片刻,觉得白晚舟说得很有道理,王爷因悲痛失去理智,他不能也跟着糊涂,“属下去给王妃拿药,王妃……照看着些嬷嬷。”

“嗯。”

白晚舟只淡淡应了一声,听得阿朗心里毛毛的,也不知该不该相信她,只是他想着自己腿脚快,去驻府大夫那边一趟也不要多久,白晚舟就是想整幺蛾子怕也来不及,便拔脚往外跑去。

阿朗一走,白晚舟立即起身打开药箱,让她失望的是,药箱并没有更新,还是刚才她用剩的那些药。

不过这些药也是赖嬷嬷用得上的,只是口服药效果比较慢,不知能不能从死神手里把赖嬷嬷抢回来。

不管药有没有用,第一步,还是要把伤口重新清理一下。

房门被南宫丞震烂了,没法上栓,白晚舟不知能不能在阿朗回来之前弄好一切,不由也有些犹豫。

这里的人,一个个不识好歹不辨是非,做了好事从不会得到好报,只会换来一顿毒打。

就在白晚舟犹豫不决之际,赖嬷嬷突然醒了,只见她浑浊的老眼油尽灯枯,“王妃……王妃是来看老奴的吗?老奴是不是快不行了?”

白晚舟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醒来,不由怔了怔,还没想好说什么,赖嬷嬷又开口了,“王妃,当是老奴求求您,做好事结果了老奴吧,实在太疼了啊……老奴想体体面面的去,不想这般没有尊严的活……”

听到赖嬷嬷这样说,白晚舟打消了所有犹豫。

医者仁心,悬壶济世!

这是她刚考入医学院时的宣誓,怎么能因为处境艰难就忘记了自己的誓言?

“嬷嬷,你相信我吗?”

赖嬷嬷怔了怔,不明白白晚舟是何意。

白晚舟已经撕开了赖嬷嬷的裙裤,“你不用死,可以继续体面的活着,不过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你得忍着些。”

说话间,白晚舟已经掀开伤处的包扎,药本就用得不对,伤口更是包扎得一塌糊涂,把白晚舟原本缝合好的伤口都弄得惨不忍睹。

白晚舟拿一团棉花沾了碘伏,对着伤口轻扫,把太医给的膏药一点点扫了下来,赖嬷嬷痛得冷汗直冒,竟是一声未吭。

人在绝望的时候,难免会想一死了之,可当有了生的希望时,都会死死抓住机会,大好世界,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想死?

赖嬷嬷此刻便是求生欲极强,她辛苦了大半辈子,好容易熬出了头,南宫丞又肯孝顺她,哪里真甘心撒手西去,是以极度配合白晚舟。

只可惜没有止痛药,碘伏又有刺激性,偏赖嬷嬷此刻又清醒得很,这痛楚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住的,白晚舟见她痛得汗水淋漓,卷了一块帕子塞到她口中。

“等下我要彻底清洗你的伤口,会很痛,但你得忍住,切记不能叫出声,否则引来了人,我就不能继续救你了。”

赖嬷嬷昏迷时耳朵还能听见,大概也知道白晚舟为了救她颇吃了大亏,连忙垂着老泪点头。

伤口高度污染,白晚舟也不用棉花了,直接将瓶口对着伤口倒了下去,碘伏接触到皮肉的一瞬间,赖嬷嬷还是忍不住吐了帕子叫出声来,“啊!痛啊!”

阿朗拿了药刚走进小院,听到这声音,魂都吓飞了,又悔又恨又愤,怎么能自作主张相信一个爷都不信任的女人!

飞快的跑进房间,只见赖嬷嬷面如金纸,仰着脖子昏死过去。

而那个女人,撕了赖嬷嬷的伤口,用一瓶黑乎乎的毒药浇了上去!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1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 2 都市战神苏尘

    2都市战神苏尘

    凉小蛋| 都市生活

    十年前,他被人算计,睡了一个无辜女人。十年后,他成为了世界战神,为解开心结,重回花都,来到她的身边。和自己的老婆女儿,过期了逍遥快活的日子。“谁若欺负她们母女,我必让他追悔莫及!”

  • 3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3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4 幸孕宠妻站爷晚安

    4幸孕宠妻站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 5 傲世天下

    5傲世天下

    二雷大叔| 都市生活

    十五年前,他是豪门弃子,流落街头,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的糖果送给他。十五年后,他是东方第一战神,权财无双!王者归来,甘当大龄上门女婿,只为那一颗糖果的恩情,当我牵起你的手时,这天下,无人再敢欺负你。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