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顾九秦峥小说阅读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更新时间:

经典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是苏行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九秦峥,内容主要讲述: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分没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说,今晚月色真好。****成亲之初:秦峥:和离,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峥:真香。...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精彩内容

第11章送药

女子的声音里带着婉转娇软,面上的笑容更是格外的眉眼温柔。

只可惜,前世里见多了江莲芷这模样,饶是现在她这般言笑晏晏,顾九都能透过她这幅皮囊,看到内里的恶毒黑水儿来。

更何况,面对顾九的时候,江莲芷那挑衅的眼神可是丝毫都未曾收敛呢。

因此对于她这模样,顾九只是弯了弯唇,淡淡道:“的确好巧,这里离你的院子可差了五六个住所呢,竟也能遇见。”

眼前姑娘司马昭之心,她又不是傻子,自然看的真切。

此时这里除了顾九再无外人,江莲芷倒是收敛的十分规矩,垂眸浅笑:“表嫂误会了,莲儿不是来此散步的,只是今日熬了汤,想着表哥身体弱,所以端来给他喝。”

她说到这儿,又娇羞一笑,道:“表嫂才嫁过来不知道,表哥平日里最喜欢喝莲儿熬的汤呢。”

这幅做派着实恶心到了顾九,她冷笑一声,拦住一旁想说话的白术,点头道:“那表妹的厨艺必然是极好了,改日我同祖母说一说,有你这样的手艺,咱们明国公府还要什么厨子啊,白白的浪费银钱,便是家大业大,也经不住这样花销不是。”

这话一出,江莲芷的脸顿时有些绿,咬了咬牙,复又楚楚可怜道:“莲儿手艺粗笨,给表哥熬汤也不过是一份心意罢了,表嫂千万不要误会。”

“我有什么好误会的。”

顾九笑的一脸温婉:“毕竟你是咱们府上的表小姐,也只是来送份汤罢了,哪怕这偌大的府上,老太太、太太都是女眷你却不送,反而给一个已经成亲了的表哥这里跑的勤快,可那又跟我这个才嫁过来的表嫂有什么关系。表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一番话,让江莲芷的脸色从绿变黑,眼尾瞬间红了几分,含着泪意道:“表嫂,我只是来给表哥送个汤,并无别的意思,您怎么能这么污蔑莲儿?”

而随着她话音落下,便见书房的门已然被打开,身后男人舒朗的声音响起:“都堵门口做什么?”

男人的脸上隐隐带着不耐,顾九回头,正对上他审视的目光,原先的讥讽也变成了冷笑:“挡了世子爷的道儿了,真对不住。”

她也是闲的,就不该多那一份恻隐之心。人家自有表妹献殷勤呢,她在这儿多此一举做什么!

秦峥微微蹙眉,不知她这突如其来的火气又是为何,本是要出门办事的,可如今这两人在门外,且其一还是新婚妻子,他只得停下了脚步,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见到秦峥,江莲芷迅速收敛了委屈的模样,乖巧的行礼:“给表哥请安,莲儿想着您近日不大舒服,所以特地熬了滋补的汤药过来。不想倒是让表嫂误会了,是我的不对,莲儿给您道歉了。”

她低头行礼时,婀娜身段倒是展露无疑,细腻修长的脖颈,更显得肌肤如玉,饶是顾九也不得不夸一句风姿绰约,自叹弗如。

这模样,十个男人里,得有九个上钩怜惜。

可惜眼前这位世子爷却是属石头的,非但不怜惜,反而就像是瞎了一眼,淡淡道:“既知道你表嫂会误会,以后学会避嫌便是了。”

这话一出,江莲芷预备好的话瞬间卡壳,呐呐道:“避嫌?”

她反应过来后,又带着几分委屈,娇弱道:“表哥,这是莲儿的一番心意,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于礼不合。”

秦峥也不看她,只道:“送表小姐回去。”

侍卫闻言立刻应了,江莲芷不敢违逆秦峥,只是跟着侍卫走的时候,却是恨恨的瞪了一眼顾九。

这个商户女,定然是用了狐媚手段,否则怎么勾的表哥都替她说话了?!

她的恨意只一秒,下一刻便切换自如的调成了委委屈屈的模样,就连背影都带出了我见犹怜的模样。

顾九心中冷笑,这算怎么回事,人是他秦峥赶走的,怎么她就成了背锅的了?

凭什么!

可惜秦峥却似没看见她磨牙的模样,只是问道:“不是说晚间我过去么?”

顾九先是一愣,旋即明白对方的潜台词——你怎么迫不及待的过来了?

意识到他的意思,顾九的脸没来由一红,继而咳嗽了一声,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模样:“今日顾家招待不周,我给您送瓶药,也请世子爷宽宏大量,别因此记恨我顾家!”

这人到底长了个什么脑子,才会觉得她是等不及了?

见她这模样,秦峥便知对方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他一向懒得解释,只是看她**手掌躺着的瓷瓶,淡淡道:“不会。”

顾九怔了一下,才明白他是说不会记恨顾家,只是手举的都有些酸,对方却并未去接那瓷瓶。

她方才想起来,秦峥此人似乎有洁癖,但凡被生人碰过的东西,一概不会用的。

前世里,但凡被她动过的东西,他都不会再碰。而今生,顾九十分自觉的将自己归纳为生人行列,更加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对方会因此破例。

她一时有些尴尬,下意识将手往后缩了缩,才打算将药收回去,却只觉手掌一空。

那瓷瓶已经到了秦峥的手中。

男人并不觉得他的动作有何不妥,只是见顾九发愣的模样,到底说了句:“知道我的喜好无妨。但,下不为例。”

与他相处时间太长,长到顾九只看他的神情,就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旋即脸色有些发白:“你知道?”

原先瞧着倒像个小刺猬,此时呆愣的模样反而顺眼了不少。

秦峥玩味一笑,给了她一个自己品的眼神,转而回了房中。

顾九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拍着自己的额头懊恼道:“让你自作聪明,这下好了吧!”

亏得她先前还洋洋自得了好久,觉得今日神不知鬼不觉的整了秦峥呢。谁曾想人家心知肚明,那会儿肯将饭菜吃下去,还真的是给她面子呢!

顾九在原地懊恼不已,再想起秦峥进门前的眼神,越发悔断了肠子。

白术见她这捶胸顿足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没事儿吧?”

顾九哀怨的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白术,扶你小姐我回房!”

……

苏辰从门外走进的时候,就见自家主子正拿着一个瓷瓶把玩。

他微微一顿,将取来的药奉上,回禀道:“主子,表小姐已经送回去了,您的药也取来了,现在用?”

秦峥点头应了,将顾九给的药瓶放在一旁,接过他手上的,取了两粒丸药服下。

他幼时便有这个毛病,吃了忌口便会如此,因此身边常备药物。

待他吃了药,苏辰又询问道:“主子若是信得过属下,今日便过去了,属下一人也可应付。”

方才他们本是要去大理寺的,只是这会儿见秦峥又回了书房,他第一反应便是对方不去了。

闻言,秦峥只是捏着眉心道:“不必。”

他不说话,苏辰也不敢多言,不过视线落在桌案上的瓷瓶,又斟酌着问道:“那您先歇一会儿,属下替您将桌子清理了?”

秦峥的东西寻常人动不得,一向是苏辰在整理的。

而这偌大的桌案上,也只有一样“废物”,便是那药瓶。

起先出门时还不存在,这会儿却有了,苏辰不傻,自然猜到是世子夫人送的。

只是与自家主子一样,对于这个死缠烂打的“夫人”,他也是完全没好感。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1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 2 都市战神苏尘

    2都市战神苏尘

    凉小蛋| 都市生活

    十年前,他被人算计,睡了一个无辜女人。十年后,他成为了世界战神,为解开心结,重回花都,来到她的身边。和自己的老婆女儿,过期了逍遥快活的日子。“谁若欺负她们母女,我必让他追悔莫及!”

  • 3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3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4 幸孕宠妻站爷晚安

    4幸孕宠妻站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 5 傲世天下

    5傲世天下

    二雷大叔| 都市生活

    十五年前,他是豪门弃子,流落街头,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的糖果送给他。十五年后,他是东方第一战神,权财无双!王者归来,甘当大龄上门女婿,只为那一颗糖果的恩情,当我牵起你的手时,这天下,无人再敢欺负你。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