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吧,运气》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童小悠陆星成是什么小说

交换吧,运气

更新时间:

新书推荐,《交换吧,运气》由漠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童小悠陆星成,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从众星捧月到身败名裂,她,从衰神附体到一夜成名,交换吧,运气!时尚设计圈,暖甜不虐。...

《交换吧,运气》精彩内容

PART12

每个城市都有它的LOGO,比如巴塞罗那是属于高迪的,但很多人和我说C市是属于梁氏六少的,拜托,他们家那个老小连系领带都是我教的,他们是LOGO的话,那我就是标价签,很多个零的那种。

——《孤独星人》专栏

一夜之间,luckystar成了扫把星,杂志销量陡降,换季秀事故,戴绿帽子,当众打人,如今更是被罢免职务。在陆星成殴打记者的新闻曝光时,那些关于他的负面消息像烟花一样炸开。

比如陆星成曾经羞辱过一个胖了两斤的模特腰围变成水缸,建议她去杂技团学脚蹬大水缸。他还因为员工不加班就直接开除,甚至还会在半夜打电话让他们来公司工作。

就连当初让童小悠参加《下一站,runway》的事都被翻出来。媒体为了博人眼球夸大其词,说童小悠是天才设计师,而陆星成唯恐其才华暴露,故意买通节目组给她五个0分。还有一群小设计师附和,言之凿凿地讲述自己曾经是如何遭受陆星成打压的。

天地良心,陆星成看人都是用鼻孔的,他连童小悠的名字都不记得,谈何妒忌和打压啊?更何况陆星成向来以慧眼识人自居,打压人这种既费劲又不闪闪发光的事,他才懒得做。而且把她写成天才的记者明明和上次奚落她得了五个0分的是同一个人!

不过墙倒众人推,谁会在乎自己推得温柔不温柔?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心中有愧疚,此刻的童小悠应该也在欢呼雀跃:那样狂妄自负、不可一世的陆星成,终于掉到了谷底,还有比这更爽的事吗?

于是她更加郁闷了,明明全世界都在喜悦,她却偏偏因为良心而受到折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看别人手机真的是要瞎眼的!

不过宋儒儒很快就治愈了她:“你是没及时告诉他,可又不是你让穆扬和温惜偷情的。再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陆星成就算被辞退,和你也不是一个级别的。”她说着对着童小悠搓了搓手指,“人家这么多年赚的钱现在只出不进也够花一辈子了。而你呢,住着上个世纪的公房,骑着小电驴上下班,新工作连工资都还没拿到。你担心他,他都不知道你是谁。”

人真是种奇怪的生物,一想到陆星成过得比自己好,童小悠的愧疚之情立刻烟消云散,再回想起陆星成对自己的虐待史,童小悠决定也注册一个账号去爆他的料!

不过在WAY的工作很繁忙,爆料这件事立刻就被童小悠抛诸脑后。新工作的第一天,她被带进了一间仓库,仓库里整齐排列着高达顶部的货架,货架上是满满当当的各种布料,还有一台老式松木织布机。

领着童小悠参观这间仓库的是路言之。他对这些数不清的布料如数家珍:“A架都是纤维,纤维的粗细和长短决定了面料的手感。粗的纤维布料挺括偏硬,给人粗狂的感觉;细纤维使布料柔软,光洁平整。这里的纤维有植物纤维、动物纤维和合成纤维。B架是纱……”

他说着在织布机前坐下,拉开一旁的柜门,里面放满了各色的纱线线轴。他选取了几轴放在织布机上,两脚协调踩着踏板,双手熟练地来回投梭、接梭,一道道纬线被编织到经线里。他专注的眼眸漆黑又闪亮,写满了发自内心的热爱,布匹在他循环往复的手中不断延长。

童小悠从没碰过织布机,这样宛如“织女”的工作,路言之做起来不但不违和,反而像一个技艺高超的琴师,坐姿挺拔有致,神态优雅韵致,律动明快整齐。

路言之一边织布一边解说:“作为设计师,你一定要了解所有布料的气质。”

“布料的气质?”她不解地重复了最后五个字。

路言之点点头:“布料和衣服都有自己的气质,它不会适应你,而你要去适应它,改变它,甚至创造它。”他说着停下动作,短短一截的布匹已经可以看出独特的配色和织纹。

“你太厉害了,难怪‘言格’用的布料市面上都没有。”童小悠惊叹不已。

“这是‘言格’的秘密武器。”他笑起来的时候五官更加恬静。他站起身示意童小悠在机器前坐下,双手从她两臂外侧环绕到前方,替她拿住机杼和梭子。

“踩右脚。”他的声音轻轻地在她耳边响起。童小悠听话地踩下右踏板,织机上的经线上下分开,他拿着机杼的左手用力向前推,左侧的胸膛便靠上了她的左肩。童小悠下意识地往前一缩,而路言之的右手将梭子从张开的经线中间抛向左边,左手同时快速地接住梭子,双手一左一右地将缩起来的童小悠环绕在他的怀里。

“踩左脚。”他及时地提醒,两手的动作不断交替来回。童小悠死死地盯着一根根密密麻麻的纱线,不敢东张西望,双脚一左一右地踏步,每一步都牵动着心跳。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织布,真是太让人紧张了。

 

接下来的一周,路言之都让她留在这间仓库里熟悉面料。僻静的天地里只有人和纺织品,她莫名地有一种宁静感,抛开了这些年工作上、生活上的所有琐事,思维变得空灵而平静。除了思维外,童小悠在信息上也几乎与外界隔绝,处于闭塞的状态。

一周后是WAY本季度的时装秀,童小悠的“YOU”系列成衣也将首度面世。中心广场的露天T台奢华又瞩目,像是一场全民皆可欣赏的时尚表演。

如果说之前的头条和关注都是不真实的梦境,那么此时此刻童小悠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万众瞩目、一夜成名。“YOU”系列的衣服一走上T台,全场都沸腾了。

那种沸腾把童小悠这只浸泡在温水里的青蛙丢进了沸水里,烫得皮开肉绽。“YOU”系列的走秀一结束,台下的记者迅速掉转枪头扑向这匹从天而降的黑马。

“童小姐,这次时装秀也是您作品的首秀,请问您有什么感想吗?”

“童小姐,听说您曾在《CHIC》被前主编陆星成折磨,您以后还会和《CHIC》合作吗?

“童小姐,您的新系列什么时候会出来?会参加四大时装周吗?”

闪光灯此起彼伏,话筒戳到嘴边,童小悠几乎要被一个加长炮顶翻在地。这种高关注度让她感到很不舒服,活在这么多人的眼皮下,每天都在逢场作戏吧!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要是能下一场暴雨多好,记者们就得散了吧。

脑海里念头刚起,突然天空中一道惊雷炸响。

雷声轰鸣里,童小悠傻了。

这、这已经不是转运的问题了,这逆天了吧!

雷声后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雨点大得落地有声,中心广场的露天T台灯光全灭,时装秀暂停,一众设计师、模特和明星纷纷撤离到附近的大厦内,记者们被观众冲得四下分离一时没能再度集结。

童小悠完全是以发蒙的状态进入室内的,路言之走到她身边时她还没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他问。

童小悠咽了下口水,恍恍惚惚道:“没事,刚才有点晕……”

“那我一会儿先送你回去。”路言之招手让助理去开车。他身后走出两个人,都是童小悠的熟人,一个是Daly,一个是《CHIC》编辑部部长Sarah林。听说Sarah林已经做了新主编,路言之为她引荐:“《CHIC》想在下一期为你做一个专访,林主编特意来和你约时间。

啊?打压《CHIC》的人不是路任吗?为什么还会让她去做专访?也就是说从头到尾他们针对的只是陆星成,只是为了把陆星成挤走?!

Sarah林没有注意到童小悠的窘态,主动地抛出了橄榄枝:“你这么好的人才就在陆星成眼皮底下,他都没有发现你,反而处处打压。现在我做了主编,最希望的就是能和你这样的新锐设计师合作,而杂志也和《下一站,runway》签订了长期合作的协议,以后绝不会再有五个0分的事发生了……”

这个结局听起来很美好,恶魔被打倒了,全世界人民手拉手相亲又相爱,可是为什么就是那么不对劲呢?

路言之仿佛看出了童小悠的犹豫,上前为她解围:“时间的话我们要回去看下日程安排,童小姐现在有些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

Sarah林客气地点头,笑得温柔又亲切:“Daly,送送童小姐和路先生。

童小悠还记得自己在设计部打杂的时候,每次去编辑部都会受到无数白眼。Sarah林还曾使唤童小悠去帮她搬了十箱胶原蛋白口服液到办公室,不过她应该早就不记得了。

Daly上前为童小悠和路言之撑伞,三人刚走出大厦,记者们轰的一下又涌了过来,他们不得不加快脚步往路边的车上跑。

不知哪个明星的车飞驰而过,溅起路边积水,童小悠一惊,路言之飞速侧身将她挡在怀里。

一道车轮急刹,接着是砰的一声,有人尖叫,有人惊呼。

“天呐!是陆星成!”

暴雨里,红色的跑车被雨水冲刷得明亮晃眼,车前的泥泞里躺着一个人,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他微微抬起头,英俊的脸孔此时除了狼狈就是悲惨。

人群迅速集结,记者们忙不迭地举起相机抓拍:“快拍!快拍!”“陆星成怎么成了这样?”“听说他破产了,现在一穷二白!”

童小悠不知道短短一周陆星成怎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唯一知道的是,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全是恨意。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1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 2 都市战神苏尘

    2都市战神苏尘

    凉小蛋| 都市生活

    十年前,他被人算计,睡了一个无辜女人。十年后,他成为了世界战神,为解开心结,重回花都,来到她的身边。和自己的老婆女儿,过期了逍遥快活的日子。“谁若欺负她们母女,我必让他追悔莫及!”

  • 3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3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4 幸孕宠妻站爷晚安

    4幸孕宠妻站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 5 傲世天下

    5傲世天下

    二雷大叔| 都市生活

    十五年前,他是豪门弃子,流落街头,一个小女孩把自己的糖果送给他。十五年后,他是东方第一战神,权财无双!王者归来,甘当大龄上门女婿,只为那一颗糖果的恩情,当我牵起你的手时,这天下,无人再敢欺负你。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