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陵》胡梦小明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秦始皇陵

更新时间:

《秦始皇陵》由李清兆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胡梦小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抗日战争结束两年后,中国军队在秦岭的山脚下,忽然抓到一个日本兵,围绕着这个日本兵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王宣教授经过数十年研究后发现秦始皇陵隐藏着惊天秘密,他带领四名学生,深入巴蜀深山的一个小县城内,开始了诡异无比的探索秦皇陵之旅。...

《秦始皇陵》精彩内容

在灯笼光的照射下,只见那个中年妇女熟练擦起那个石狮子来。我们现在都知道,那个石狮子非同寻常,所以那个中年妇女擦石狮子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特别注意。

“大姐,这个每天擦吗?”胡梦试探地问。

“是啊,每天都擦,并且每天都大概是这个时候擦。”在我们的注视下,那个中年妇女依然擦的很自然,并没任何异常,好像这对她来说,只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而已,并没任何特别之处。

“我看也不脏啊,为什么每天都要擦啊?”秦晴接着胡梦的问题问道,问的时候,她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个中年妇女的反应。

“我们老板说了,这两个狮子,是我们饭馆的‘镇馆之宝’,有了这两个狮子的保佑,我们饭馆才能财源广进,生意一直也很不错,它们俩就是我们饭馆的财神爷,不光是每天擦洗,每月的初一十五,还有过年过节,还要在这个石狮子前面烧香跪拜呢?”

当那个中年妇女边擦边和我们聊天时,王教授慢慢过去,仔细看水桶里的水,那个水桶里的水,经过投了几次抹布后,已经有点微微发黑了,我们对王教授的举动有点好奇,那桶脏水有什么好看的呢?

“这个水桶里不是一般的水吧,好像有种奇怪的气味?”王教授凑近那个水桶闻了一下后,突然问到那个妇女道。

“对,这是我们老板特意配的药水,说用这种药水擦石狮子,不但能擦得干净,擦上这种药水后,石狮子就不怕风吹雨淋了。”这个中年妇女倒是很直爽,有问必答,也不遮遮掩掩的。她边说,便把胳膊伸进石狮子的嘴里擦洗。

“你干活可真认真啊,连狮子里面也要清洗,里面谁也看不见啊,就不用擦了吧。”王教授有点开玩笑似的说。

“哎呀,那可不行,这是我们老板特意交代的,宁可外面不擦,里面也一定要擦的,上一个女的就是因为偷奸耍滑,里面有时不擦,却骗我们老板说擦过了,很快就被我们老板发现,然后就辞退了。

我们老板就看我人踏实,才让**这个工作的,白天的时候,我就在饭馆负责擦擦桌子,很轻松的,老板给我的工资也不少,所以我必须要踏踏实实的。我们老板可精明的很,不管谁一偷懒,他肯定知道的,所以他交代什么事,我可不敢打任何折扣。“

此时,那个中年妇女,已经把长长的手臂、已经伸进了石狮子口中了。

”上一个擦石狮子的,是不是也和你一样高,一样瘦?“王教授接着问。

他这么一问,那个中年妇女一愣,把手从石狮子口中抽出来,吃惊地看着王教授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她走了有三年多了,你以前肯定来过饭馆,见过那女的吧?“

王教授笑着微微点点头。我们心中暗暗佩服,因为现在印证了王教授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之所以找又瘦又高的女人擦,是因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把手伸进石狮子体内,并够到那个石头滤网。

“我来帮你擦下吧,既然你们老板说这两个石狮子是吉祥之物,那我也沾沾仙气。”王教授笑着对那个中年妇女说,他的身高和那个瘦高女人差不多,都在一米八左右,我们知道,王教授这是找机会进一步探索石狮子。

“哈哈,没问题。”那个中年妇女爽快地说,并把手中的抹布递给了他。

王教授拿着抹布,试着把手从石狮子的嘴里伸进去,但刚伸到手腕部分,就伸不进去了,那个中年妇女在旁边笑的更开心了:“哈哈,怎么样,伸不进去了吧,你的手太大,伸不进去的。”

中年妇女这话一出口,我们心里又是一震——这也和王教授之前的推论完全吻合!看来这个石狮子果然就是个通气孔。王教授倒是很平静,他只微微一笑,就把抹布递给了那个中年妇女。

“对了,你们饭馆那个小李在吗?如果蒙老板没在的话,我们找小李聊几句也可以。”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秦晴忽然想到了找小李。听秦晴这么一问,我才猛地想到这一点——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那个小李应该是蒙老头的亲信,既然找不到蒙老头,有些问题问问他也行啊。

“小李啊,他当然是和蒙老板一起去的,他可是蒙老板的跟屁虫,蒙老板无论去哪里,差不多都会带着他。”中年妇女的一句话,有把我们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给浇灭了,而王教授看起来则很平静,好像他已经料到小李会跟蒙老头去。

在回来的路上,因为没能见到蒙老头,我们心中都有点淡淡地失落感,但除了失望之外,还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诡异——石井里死的那两个人,都是姓蒙的;蒙老头让小李给我们送纸条,提醒我们被跟踪了;在饭馆里时,蒙老头的突然离开;还有蒙老头那种还没来得及说出的悲伤……等等,在这短短的两天的时间内,我们遇到的一系列怪事,好像正在告诉我们——某种激烈的、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正在以一种我们还不完全了解的方式,秘密进行着。

甚至蒙老头的突然“失踪”,也与之有关。

“咱们别这么早回去了,我觉得应该趁着晚上,好好地在这个小县城转转,熟悉熟悉环境,大家说怎么样?”听王教授这么一说,我们当然兴高采烈的一致赞同。

王教授马上又以极低的声音说了句:“也许能把跟踪我们的人引出来,因此大家往前走的时候,注意后面,但不要太明显。”这句话使我们稍微放松的神经,又一下紧绷起来。

我们这时才明白王教授的真正意图——我们明着是逛街,实际上却是在“放线钓鱼”,想把跟踪我们的人引出来。

因为大部分街道没有路灯,并且城里大多数是平房,只有从各家的房子里,透出并不明亮的灯光来,这种种的感觉,仿佛走进了一个宁静的乡村,只有远处的几栋明亮的高楼,才让人意识到这是县城。

我们漫无目的的走着,除了几条规划好的、几条主要的街道外,其他都是弯弯曲曲、自然形成的小巷。连辆汽车都走不开,当然,这个小县城汽车也就更少了,白天几乎看不到汽车,连骑自行车的人都不多,因为小城规模不大,并且地势也很不平坦,人们都是以步行为主。

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特别的一个小县城了。

在这些弯曲的小巷中穿行时,也完全不用担心迷路,因为无论走到哪里,抬头就能看到我们住的宾馆,那可是全城最高的建筑,在城里任何角落里都能看到,只要朝着那个方向走,就能够轻松的回到宾馆了。

走了一会后,我们并没发现有跟踪者。难道是经过白天那次后,那一男一女已经有警惕了吗?这不是没可能。

我们再次回到了主干道后,来到这个小县城唯一的公园内。现在不过是晚上八点多点,小公园里竟然没人了,看来这里是农业社会的作息时间。

“大家看,那是什么?”王同指着公园的湖面说。我们连忙朝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漆黑的湖面上,我们竟然看到一簇闪闪发亮的光点,那些光点在快速的移动着。

“哪有什么奇怪的呢?不过是萤火中罢了”,胡梦不以为然地说。

“嗯,我知道那是萤火虫,但你们仔细看看,它们会排列成数字,看,现在很像是个‘人’字,又变了,现在像是个‘三’,看它们排的多整齐。“王同的声音不大,但听起来却很激动。

其实不光是他,我们所有的人看到这一幕时,都有点震惊了!虽然我们昆虫学家,但我们都知道,萤火虫不是蜜蜂,也不是雁群,按说它们是不可能排出这么整齐而规则的图案的。

但接下来,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簇萤火虫越来越多,那些散乱的光点,好像正在重新排列组合,渐渐地,一个字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最后,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清楚的看出来,那些萤火虫排列的是一个“皇”字!并且还是一个篆体的“秦”字!

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一种复杂的感觉传遍全身,说不清那是恐惧、惊骇、难以置信,或者别的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自己手脚冰凉。

虽然在黑暗中,我看不清他们几个的表情,但我确信,他们肯定也会和我有同样的感觉,这一幕太可怕、太不可思议了,恐怕是我们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怪异的事情。

虽然那个‘皇’字持续的时间很短,只有短短四五秒时间,但我们确实都看清楚了。此后,那些萤火虫又乱飞了一会,才纷纷散去,飞入草丛中、树叶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过了好久,王教授才以一种仿佛刚睡醒似的语气,声音有些沙哑的低声说:“那是个小篆,很规范、很优美的小篆,和李斯写的一样优美。”说完这句后,又沉默了。

如果说之前遇到的那些怪异,我们还可以勉强从科学角度解释,而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却已经完全超出我们所有人的理解范围了。

“刚才排列出来的那个‘皇’字,是否只是种巧合呢?”胡梦说道,她仿佛是想找个借口,把刚才那一幕归结成“巧合”,以便把我们从困惑无解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不再这么痛苦无助。

王教授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那绝对不是巧合,如果那个‘皇’出现的很毛糙的话,还可能是巧合,可大家都看到了,刚才那个‘皇’字,显示的是多么规范而优美,简直就像一个书法造诣极深的人手写的,再说,萤火虫本来就不会聚集在一起的,更不会组合成各种字形,而这所有的不可能,我们刚才都看到了,难道都是巧合?”

王教授的声音不大,但每句都敲打着我们心。现在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个完全无法解释、无法理解的一幕,这对我们的自信心,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1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3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臭臭公子| 古代言情

    边境动乱,白欣然替父从军上战场,救了镇国大将军沈苍一命。那一救,让沈苍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他曾发誓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将别的女人迎回府……“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断头崖上,她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凄惨坠落。“沈将军,我不要你了……”

  • 4 摄政王妃慕安安

    4摄政王妃慕安安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慕安安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宗政御,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 5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5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