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陷婚情》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林可依韩澈小说全文

心陷婚情

更新时间:

林可依韩澈是《心陷婚情》里面的主角,作者是聂小倩FS,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丈夫一场精心策划的爆炸让我家破人亡,身背巨债,腹中的孩子生父成迷……苦求生路,冰山boss成为我的债主。他护我复仇,保我周全,让我陷入到他得蚀骨柔情……然而,当一切真相大白,面对他的温柔陷阱,我该何去何从?人心若动,情难自控。...

《心陷婚情》精彩内容

囧!

我又急忙用双手去挡,只觉一道炽热的目光紧紧盯着我。抬头对上,“你流氓。”

“是你自己在我面前宽衣解带的。”某人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过你这‘脱衣服’技术可不怎么样。”

“谁脱衣服了,你别过来,不是,你出去,你进我房间干嘛。”我语无伦次的辩驳,双手扯着衣襟护着春光。

“嗤!”他不说话,一步一顿的走近我,居高临下。

突然在我身侧紧挨着坐下,双手抬起。

“啊,你……”

“闭嘴。”

他不耐烦的喝道,然后,我只觉额头一阵冰冰凉凉的,之前那**辣的痛感消失了。

我这才抬头看过去,发现他坐着的一边放了一个小小的医药箱,而他手上正拿着一只棉签,沾了白色的药膏往我头上抹着。

“抬脚。”弄完了额头,他又对我命令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听话的抬起崴到的左脚。

他很粗鲁的抓过去放到他腿上,脱下我的袜子,仔细的看着脚踝红肿的地方,眉头皱了皱。

“蠢。”

又是这个字,今天一定第三次了。好吧,我承认,虽然你也有间接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如果不找错电梯就不会受伤,我的路痴的确是‘蠢’。

他细心的用手指摩挲着我受伤的脚踝,似在仔细观察。半晌,他放下我走了出去。

不一会手里端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碗,一手拿着一个打火机。

在我面前蹲下,一股刺鼻的酒的味道冲进我的鼻子,我正疑惑着他拿酒干嘛的时候,只见他挽起衬衫的袖口,拿着火机对着碗里的酒一按,一簇火苗喷出,碗里的酒烧起来了。

“诶,你,危险。”我吓得往后一缩,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玩火,我蠢我承认,骂两句得了,干嘛还拿这么危险的东西吓唬我啊。

再说,吓到我是小,万一,我瞥了眼四周,这房子可是你的财产,烧的可是你的钱。

“别动。”正胡思乱想这,他一手抓着我的左脚,一手伸进那跳跃着蓝色火焰的碗中,沾了一下,对着我脚踝红肿的地方就开始搓。

“啊,痛,痛,痛。”又烫又痛,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闭嘴。”他不悦的丢出两个字,连眼皮都没撩一下,继续用手沾着酒往我脚踝上搓。

不一会儿,我发现脚踝处没那么疼了,除了有点热热的烫烫的感觉。

韩澈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坚挺的鼻梁,还有他紧闭的嘴唇。

他的样子很认真,看得我心里不禁一荡。

过了一会儿,碗里的酒都没了,火焰熄了,他才站起身,冷冷的眼神扫过我的脸,“下次再伤,就直接给你剁了,省心。”

声声的把我即将要出口的“谢谢”给堵了回去。

我气结的瞪着他,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我这是在公司弄伤的,是工伤,你得负责。”

“嗯。”他轻哼一声:“我很乐意,负责。”

我就知道,他那毒舌一定会说出别的意思,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尼玛脑子是秀逗了是不是,工伤就工伤,后面那句话你不说能掉舌头不。

知道自己说不过他,索性选择闭嘴。

他也不再说话,沉默的收拾好东西,转身就走。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又转头看向我,凉凉的丢下一句,“我还没饿到要跟宝宝抢‘奶’喝。”

语毕,只留下紧闭的门板。

我只觉浑身被从上到下浇了一盆热水,还是滚烫的那种。他从头到尾就是一流氓,林可依,你就被他这点小恩小惠的给收买了,就忘了他是个大流氓了是不是。

晚些的时候,我们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韩澈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直接丢到了一边。可那电话就像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一个劲的响。

我不由自主的看过去,却见他不悦的瞪我一眼,好像我是那个打电话的人似的。

终于,他的手机不响了。可没消停两分钟,客厅的座机又响了起来。

王若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又瞟了一眼一旁专心看新闻的韩澈,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接起电话。

“姑妈,呜呜,澈哥哥他今天放我鸽子,说好的送我去机场,可他把我一个人丢在公司,还搂着一个狐狸精走了,呜呜,姑妈……”

电话刚接起,王若兰只应了一声“你好!”那头就传来一个女孩子娇滴滴的哭声,我因为离得近,大部分听了个清楚。

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韩澈,原来白天在公司里的那个美女是他表妹啊,那不就是,他的未婚妻!

我脑海中拼凑着听来的信息,是那个叫王熙蕾的女人。震惊的盯着那头耐心接电话的王若兰,我就是电话里说的那个狐狸精,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要是知道白天那个是韩澈的未婚妻,我说什么也不会跟他走啊。

现在好了,人家未婚妻都告状告到准婆婆这来了,我可怎么办?

想着我又看向韩澈,见他根本没事人似的,心里不禁腹诽,都是你害的,现在王若兰指不定以为救了条白牙狼呢。

会不会以为我勾引了韩澈?

电话里又说了什么我也听不见了,整颗心直悬在了嗓子眼上,堵得我喘气都费劲。

“韩澈,蕾蕾今天去找你了?”挂断电话后,王若兰直接对着韩澈问道。

我心想,完了,一会儿还不得质问我啊。脑子里不禁出现一幅准婆婆为准儿媳讨公道,打小三的画面。

“嗯。”韩澈发出一个鼻音。

王若兰点点头,随即看向我,一双眼睛里充满疼惜。我心想,完了,暴雨要来了,人家心疼儿媳妇了。虽然她平时对我很好,但我把人家准儿媳妇弄哭了虽然是韩澈弄得,但这事也的确因我而起,人家肯定向着儿媳妇啊。更何况她还是王熙蕾的姑妈。

岂料,她突然抓着我的手,十分和蔼的叹息道:“蕾蕾那孩子从小被宠坏了,骄纵惯了,脾气也大,让你受委屈了。”

虾米?

这画风,这怎么不对啊。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1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3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臭臭公子| 古代言情

    边境动乱,白欣然替父从军上战场,救了镇国大将军沈苍一命。那一救,让沈苍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他曾发誓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将别的女人迎回府……“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断头崖上,她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凄惨坠落。“沈将军,我不要你了……”

  • 4 摄政王妃慕安安

    4摄政王妃慕安安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慕安安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宗政御,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 5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5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