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嫁到:全城退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王妃嫁到:全城退让》最新章节列表

王妃嫁到:全城退让

更新时间:

《王妃嫁到:全城退让》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穿越架空小说,作者是甜宝儿,主角叫叶笙夏侯辰君,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一朝穿越,叶笙遇到一个花样作死的男人。前脚给他续命,后脚人又去作死;叶笙:……“夏侯辰君,你有病吧!”话落,男人邪魅低语:“对,你就是解药。”...

《王妃嫁到:全城退让》精彩内容

第八章见死不救

“身为女子,竟无一点羞耻之心。”夏侯辰君勾着嘴角讥讽道。

“我无羞耻之心?我是怕你死了,想检查下你是不是受了外伤,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叶笙瞪着大大的眼睛,一脸义正言辞的吼道。

“贼心不死还狡辩...”

直接打断话,叶笙鼓着腮帮子,一脸的不屑:“我行走江湖数载,什么没见过。就你?有啥值得我觊觎的?”

“那既然这样,本王就告辞了,听说这附近常常有狼群出没,希望姑娘不要成为它们的盘中餐。”夏侯辰君说着起身束好腰带,瞅了一眼叶笙说。

一听有狼群,叶笙心头一阵寒意,小时候她就被狼群围攻过,那种恐惧现在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哦,不对!”夏侯辰君似乎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刚才姑娘离开时的无所畏惧本王倒是忘了。”

说罢,他便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你不能走,我怕狼!”叶笙一把扯住了夏侯辰君的袖口。

“怕狼?本王没听错吧,姑娘行走江湖数载,什么没见过。还怕狼?”夏侯辰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脸嘲讽的盯着叶笙说道。

叶笙:“......”

看着叶笙仍旧紧拽着自己的衣袖,夏侯辰君声音冷冷地:“松开!”

“我不!”叶笙死死拽着不松手。

夏侯辰君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到底要干嘛?”

叶笙:“你不能丢下我!”

“凭什么?”

“凭我能救你的命!”

“哼!你还真的高看自己啊。”夏侯辰君冷哼着用力甩开了叶笙拽在衣袖上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笙被他动作弄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好在她还有半成功力,顷刻间稳住了身子。

等她站稳身子,夏侯辰君已离她三丈之远了,为了不被他甩下,叶笙只能跑着追赶他。

可谁知她还没跑几步,就被一块石头绊倒了,扑通一声掉在一个地坑里。

坑内伸手不见五指,叶笙估摸着爬起来,试探性的向前摸,摸到了光滑的墙壁。心中顿时一阵失望,如此光滑要爬上去是不可能。

她抬头地上看了一眼,却瞥见地坑顶口的边缘长着一株紫草。

“灵血!能解百毒的灵血。”叶笙大声喊道,借着月光她看的清楚,花深紫色,花萼外有长长的茸毛。

“王爷,你拉我一把,我发现了灵血了。”叶笙大声的喊着。

半响后,无任何声音传来。

“真的是太冷血了,竟然见死不救。”叶笙嘟囔着向身后摸去,她想找找看有没有树藤什么的。

就自她感觉自己快要摸边墙壁时,她摸到了树藤,还是一根很粗的树藤,心中大喜的她立刻顺着树藤爬了出来。

地坑边缘,叶笙大口喘着气,看了看不远处的夏侯辰君。

“王爷,你是不是觉得两腿发麻,很是无力啊?”

站在不远处的夏侯辰君,抬了抬脚,确实虚弱无力。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刚刚给你下了点毒而已,别担心!”叶笙看着停下的夏侯辰君,唇角潋着笑意道。

夏侯辰君:“......”

“想要解药的话,跟我道歉,我马上摘灵血给你解毒。”叶笙嘴角上扬,一脸认真的表情。

夏侯辰君:“......”

等不到夏侯辰君道歉,叶笙无奈的摇篮摇头,伸手去摘那株紫草。

“住手!”凌冽的呵斥声,从草丛对面由远而近。

叶笙抬眸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以草丛为界,对面黑压压一片全是持着弓弩的黑衣人。

只有为首的女子,一袭红纱裹身,手持长剑,雪纱遮面,看不清五官,但眼神冷的能让人打一个寒颤。

“你们是何人?”叶笙盯着红衣女子问道。

“你还不配知道!”为首的红衣女子冷冷的开口,随即有转头吩咐身侧的黑衣人:“你去拿!”

黑衣人听到吩咐,便上前扒开草丛,向着那株紫草的方向走来。

“慢着!”叶笙出口制止。

刚才的一箭她以为是自己得罪了什么权势之人,可看见黑衣此时的动作,她瞬间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来抢自己草药的。

至于为何要抢灵血,只是恰好听到自己说灵血能解百毒而已。

灵血虽不是百草之王,但也是天下罕见。

“你们偷袭不成改明抢啊,可真够卑鄙的!”叶笙将双手环在胸前,高昂着下巴说道。

“嗖!”

“嗖!”

“嗖!”

三只短箭齐刷刷的落在了叶笙脚边,深深扎进地面,只留三截箭尾发出了“铮”“铮”“铮”的闷响。

叶笙瞬间一惊,短箭的力道如此之大,定不是平常的江湖帮派,对方究竟是何人?

与此同时,黑衣人的手眼看就要碰上灵血,“啊......”

下一秒,一声嘶吼划破夜空,之间黑衣人的右手手掌血肉模糊,鲜血淋淋。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叶笙说着从腰间的药囊里扯出一方丝帕覆在手上,抬脚走进草丛。

只见她俯下身,两指轻轻捏住茎秆,小心翼翼的将灵血从石缝中拔了出来,而后又用丝帕包好后装进了药囊。

“可恶!方才为何不说?”

“你谁呀?我为何要告诉你?”叶笙唇角微勾,一字一句的说道。

红衣女子:“......”

“什么都不懂,还敢抢东西,你们这是嫌弃自己活得时间长了”?

“哗!”一口鲜血从红衣女子的嘴里吐出来。

“呵!就和心里素质,还抢人东西,别丢人了,赶快回去吧。”叶笙说完,拍了拍腰间的药囊,准备离开。

刚迈出一步,一把长剑无声无息的抵在了她的脖颈处,剑尖泛着阴森的寒光。

“站住!把药囊给我,府上等着用药了。”叶笙身后的红衣女子冷冷的开口。

府上,何人的府邸呢?

今夜前来抢自己草药的这一行人个个身手不凡,招招狠厉致命,能拥有如此一股势力,此人一定非富即贵。

意识到自己失言,红衣女子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消失跆尽。

“给我!”红衣女子口吻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叶笙:“......”

红衣女子脸上划过恨意,双目猩红。

忽地,一道寒光闪过,叶笙的脖颈处出现了一道常常的血痕。

叶笙吃痛的捂着脖子,看了看不远处:“王爷,你在哪?”

半响,无人回应她。

“不出手相助也好歹出个声啊,怎么能一走了之呢,还是当真不怕毒发身亡啊。”叶笙皱着眉头,小声的嘀咕着。

“今夜无人救你!”

说着,长剑微动,寒光凌冽,一抹血光溅起,随即装着灵血的药囊应声坠地。

第九章反败为胜

一众黑衣人被刚才的这一幕镇住了,各个张着嘴巴,怔怔的站着一动不动。

红衣女子更是惊愕到了极点。

紧接着,她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撞在手腕处,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手背上已是一条深红的血痕,血顺着指缝低落在地上。

垂眸看去,长剑已横在自己的脖颈处,持剑者正是叶笙。

“你......”红衣女子双目猩红,阴狠的杀气几乎要夺眶而出。

“怎么不服气?”叶笙加重手上的力道,眼看长剑就要在红衣女子的脖颈处划出血痕,突然一道苍老阴冷的声音响起。

“还请姑娘手下留情,小女有眼不识泰山,老生在这里赔礼了!”

开口说话的是一位老者,约莫五十来岁,身穿一袭金色的长袍,右手拇指套着一只翡翠扳指。

他刚刚一直站在一众黑衣人的身后,以至于叶笙没发现他。

只见他缓缓走上前,朝着叶笙拱了拱手,笑得一脸淡然。

“你是何人?”

看到他突然出现,叶笙有些吃惊。

这人是从哪里出现的,她竟然没有察觉?

“老朽区区一介布衣,姑娘自是不识。”

叶笙冷哼了一声,在心里嘀咕道:可真是老江湖,这答非所问的本事当真一流。

“如果我没听错,你是想让我放了她?”叶笙瞥了一眼红衣女子,转头盯着老者问。

“是!”老者的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老者还真敢说,叶笙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讥笑:“方才短箭从我耳旁掠过时,你们有想放过我吗?我被她用长剑抵在脖颈处不敢动时,你们有想放过我吗?”

众人无言。

“你们都没想放过我,凭什么要我放过她呢?”叶笙冰冷的声音里带着藏不住的恨意,几乎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还请姑娘高太贵手”老者的‘手’字还未出口,红衣女子的脸颊上已爬上两道血痕,速度之快让众人瞠目结舌。

“还要我高抬贵手吗?”叶笙冰冷的目光落在老者身上,嘴角扯出一丝玩味:“嗯...那你要让我好好想想。”

“一万两!银票!”

知晓眼前的老者深不见底,叶笙思索片刻,直接狮子大开口,眉眼间爬上一抹狡黠。

“一万两!你讹我?”红衣女子顿时及其不悦,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把叶笙生吞活剥。

叶笙眉头微挑,持着剑尖在红衣女子的脸上拍了拍:“对!我就讹你!”

红衣女子:“......”

“一万两和你的命,你只能选一个?”叶笙的眸底布满了杀气,她的耐心似是被磨尽了。

叶笙的一句话就戳中了此刻除了她自己之外所有人的痛处,经过刚才的两次出手,站在这里的人都明白他们没有一个人叶笙的对手。

所以,叶笙给的哪是选择,那就是想让他们用一万两换一条命。

半响后。

红衣女子咬了咬牙,对着老者道:“郎叔,给她一万两!”

只见老者从袖口中掏出了几张银票,吩咐黑衣人送到了叶笙手里。

叶笙接过银票数了数,然后放在鼻子上深深嗅了一下说道:“恩,是一万两。”

言罢,潋着笑意将银票塞进了她的袖口。

“现在可以放了我吧?”瞥见叶笙一副贪财的嘴脸,红衣女子鄙视的开口。

叶笙唇角上扬,一字一顿:“不!可!以!”

“银票你不是拿到手了吗?”红衣女子甚为恼怒,胸口处一阵气血翻涌。

叶笙抬了抬眉,潋着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说:“你不应该谢我放你一条生路吗?”

“我.....”红衣女子眉心一抽,一口鲜从她血喷了出来,在嘴角留下一道血红的痕迹。

见状,黑衣人纷纷举起了手中的弓弩对准了叶笙。

“都别动!”

叶笙冷着脸,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众人。

说罢,她又转头看向红衣女子:“怎么?连道歉都不会?”

红衣女子:“....”

“你是觉得自己刚刚吐血不够多,要不要我再帮帮你?”说罢,叶笙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长剑在她力道迫使下嗡嗡作响。

“还请高抬贵手,放小人一马。”感觉到脖颈处剑刃的寒光越来越凌厉,红衣女子立马乖乖道歉,模样极其虔诚。

“很好!既然你承认自己是小人,我就不跟小人一般见识了”叶笙说着将长剑从红衣女子的脖颈处移开,掷在地上。

“滚!”叶笙背过身,负手而立。

众人见状,扶着红衣女顷刻间消失在黑暗里。

河边,又恢复了宁静,月光侵泄而下,打在水面,宛如璀璨无比的星河。

叶笙望着眼见的美景,怔怔的愣住了。

半响,她似是想起什么,朝着不远处喊道:“王爷,你想要躲到几时呢?”

说罢,她恨恨的将脚边的石子一颗颗踢入水中,溅起朵朵水花。

少倾,夏侯辰君从黑暗中负手而来,月光在他脸上投射出极其俊美的轮廓,长而翘的睫毛下,鼻梁高挺,薄唇如玉,整个人清贵的不似人间物。

叶笙看着渐渐走近的他,扬起尖尖的下巴,愤愤不平的问道:“刚刚为何不出手相救?”

“本王方才被人下毒,中毒之身如何出手相救?”夏侯辰君半敛着双目盯上叶笙有些许生气的眼眸,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你......”叶笙被他的这句话气的差点吐血,咬了咬牙齿,紧闭了一下双眼,缓缓呼出一口气。

夏侯辰君瞥了一眼虽然生气却努力压制自己怒火的叶笙,唇角牵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算了,不能跟这种小人一般见识。”叶笙拍了拍胸口,在心底嘀咕道。

接着,她从袖口摸出银票,拿在夏侯辰君面前晃了晃,挑着眉毛道:“兄台,为表示歉意,我请你喝酒如何?”

“喝酒?莫不是又要......”夏侯辰君的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可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

“喂!你别不知好歹,我方才给你下毒那是在救你,以毒攻毒懂不懂?”叶笙心底怒火直喷,自己的一番好心人家不仅不领情,还如此明目张胆的诋毁。

“是吗?那姑娘可真是医者仁心。”夏侯辰君说着暗暗运气,的确如她所说,全身不像刚才那么虚弱无力,胸口处的闷痛也减轻了不少。

“哎,我说你堂堂一王爷,胸襟不应该是明月入怀,海纳百川吗?怎能如此小肚脐肠呢?”叶笙说着指了指天上的月亮,又指了夏侯辰君。

闻言,夏侯辰君向前踏了一步,身子微微前倾:“那不知姑娘的胸襟如何呢?”

“我一小小江湖女子,要什么胸襟啊,我通常都是睚眦必报,锱铢必较。”说罢,叶笙一脸得意的打量着夏侯辰君,似笑非笑的眼神里透着三分讥讽,七分不屑。

“恩,不错。”夏侯辰君点了点头,十分不客气的嘲讽:“算是有自知之明。”

“你!”

叶笙还要开口,身后一声“嗷—”打破了深夜的宁静。

紧接着,她愕然转过身,看到一只白狼泛着幽绿幽绿的眼睛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靠近。

“是狼!”叶笙说着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幸好,身旁还有一王爷。

叶笙努力压制了下自己的恐惧,抱着拳头对着夏侯辰君恭维道:“王爷一向身手敏捷,解决这区区野狼,应该不在话下吧?”

没等夏侯辰君回答,“嗷—”又是一声嚎吼响起,同一时间不仅四周都响起了狼的嚎吼声,此起披伏,越来越近,而且远远看看一双双如绿灯笼一点的眼睛在快速的向他们靠近。

不好,居然还是狼群!

不过,幸亏她还有靠山......

下一秒,不等叶笙回神,夏侯辰君没开口,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她,便纵身一跃,瞬间就到了几丈开外。

被孤零零扔在狼群中的叶笙:......

是人干的事吗!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1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3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臭臭公子| 古代言情

    边境动乱,白欣然替父从军上战场,救了镇国大将军沈苍一命。那一救,让沈苍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他曾发誓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将别的女人迎回府……“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断头崖上,她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凄惨坠落。“沈将军,我不要你了……”

  • 4 摄政王妃慕安安

    4摄政王妃慕安安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慕安安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宗政御,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 5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5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