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神剑by宁勿缺瓶儿完整版 宁勿缺瓶儿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七绝神剑

更新时间:

火爆新书《七绝神剑》由龙人最新写的一本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勿缺瓶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春秋吴越争霸,贤臣文种忠而被诛,绝世奇冤,终酿成千年后武林惊世之争。范蠡设下一局“国破山河在”,以悼亡友,却为武林留下了千古奇谜。宁勿缺一介文弱,却以满腹经纶,赢得绝世武学与奇物血蝉。几番山穷水尽,几番柳暗花明,终洞悉惊天阴谋,在功尽人废之时,凭其天赋奇禀,临阵悟出至高武学,力挽狂澜。此书在手,自可......

《七绝神剑》精彩内容

少林两位高僧与当今掌门人因念大师乃平辈之人,法号分别是因休、因悟,他们是在离此地三里之外听说此事的,一惊之下,不敢怠慢,立即施展绝世轻功,赶至这边,见宁勿缺尚未出事,方松了一口气。

少林寺一向是武林中极稳固的基石之一,以扶持正义为己任,宁勿缺在这种关头上,能得少林高僧相助,也算幸运了!

“红鬼黄魅”虽然吃惊,却并不害怕,他们只是在心中暗想:“这一下可要多费一些手脚了!”不由有些后悔没有及时地把这小子打发,闹出如此多人,岂不有些麻烦?

宁勿缺却是犹如从地狱中走了一遭一样,浑身已被冷汗湿透!他知道若不是封楚楚,自己此时恐怕早已躺在地上了。

原来宁勿缺说出他自己才是真正杀了宫尺素的人之后,“红鬼黄魅”已动了杀机!

正当这千钧一发之际,封楚楚突然大笑起来。

“红鬼黄魅”一惊,便暂时没动手,奇怪地望着封楚楚道:“你为何发笑?”

宁勿缺知道封楚楚一定是要拖延时间,所以才故弄玄虚,他很担心封楚楚是否能自圆其说。

封楚楚止笑正色道:“我发现二位前辈是不论谁说的话都信,就是不相信你们自己。”

“红鬼黄魅”道:“人岂有不相信自己的道理?”

封楚楚道:“有!”她指了指宁勿缺,接着道:“在他没有说令徒是他杀之前,你们一直认为是我师父杀的,现在仅凭他一句话,你们便否定了自己的看法,而信了他,这岂不是不信自己?反信了他人?”

“红鬼”道:“世上谁不畏死?他若是未杀我徒弟,又何必自寻死路?”

封楚楚道:“前辈说的是,人只有一命,若他真的杀了你的徒弟,他又何必说出来?他不说出来,你们又岂知道?”

“黄魅”道:“无论他说不说,我们迟早总是要知道的!”

封楚楚道:“若是到时你们知道已错杀了他,又会如何?”

“黄魅”道:“那……那便怪他运气不好!又要多管闲事!”

封楚楚道:“原来二位前辈自己心里也没底!想必本来要杀我师父时也是如此心里没多少底的!”

“红鬼”怒道:“胡说!”

封楚楚道:“我没有胡说!二位前辈只是听别人如何说,便都信以为真,若是有十个人说是他自己杀了令徒,你们也都是会相信的,而那真正的杀人者反倒逍遥地活着,在看着你们偷偷地、得意地笑,心中暗想……”

“黄魅”道:“暗想什么?”

封楚楚道:“他在暗想:这两个老头真是糊涂!明明是我杀的人,他们却还不知情!其实呀,只要他们一回头,不就可以看到我了吗?”

她说这些话时,表情极为丰富,活灵活现,再加上“红鬼黄魅”的脑筋本就少了根弦,听到后面,不由自主地齐齐向后看去!

就在这极短的一瞬间,封楚楚突然弹身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宁勿缺这边飞掠而来!

“红鬼黄魅”听得声音,赶紧回头,其中“黄魅”立刻向封楚楚抓去!

当他一把抓住了封楚楚的手,正在得意之时,忽觉手头一滑,封楚楚已用诡异万变的“陶然手”从他手中滑脱而出!

这自然让“黄魅”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扣住的人也可以挣脱!

惊怒之下,他已飞出一脚!

封楚楚已见识过他脚上发出的威力,不由心头一惊!

便在此时,已有破空之声疾然袭向“黄魅”!

封楚楚机灵异常,身在空中,看见有暗器袭向“黄魅”,心知寻常暗器根本伤不了“黄魅”这样的高手,自然也就无法逼得他撤身自保,于是她便叫了一声:“不要用毒!”

“黄魅”本已伸出一只枯瘦的大手疾向袭来的暗器抓去,但听得封楚楚这么一喊,一惊之下,来不及细想,急忙缩回了手,身子迅即倒纵,避过袭来的暗器!

待暗器擦身而过时,他才猛然醒悟,知道已上了封楚楚的当,却已迟了!

“红鬼”见“黄魅”抓住封楚楚又让她溜脱之后,才出手,于是便略迟一步,不过他倒还是抓住了一点东西,却是封楚楚飘掠起来的衣袂!

“红鬼”一把抓住了封楚楚的衣衫之后,便听得“嘶”地一声,然后是封楚楚尖声大叫,声音大得让人心惊肉跳!

“红鬼”暗叫一声:“不好!”他担心自己若再不放手,封楚楚的衣裳会被自己一古脑地扯将下来,自己身为前辈,对方又是一个小尼姑,岂不大失体面?

他只是性情偏激怪僻,心灵却并不邪恶,一惊之下,他赶紧撒开手!

封楚楚借机掠出了数丈之外!而从两侧树丛中冲出来的七八个人已迅速把宁勿缺、封楚楚围在中间!

这七八人便是“渔樵门”中人,他们是本地的武林门派,所以对此事知之最早,而且他们认为这是在他们界内发生的事,自然不能袖手不管,所以他们已是暗中跟随“红鬼黄魅”七八里路了,如今才寻得了一个机会出手!

方才袭击“黄魅”的暗器,便是“渔樵门”中人射出的,名为“天角”,状如鱼刺,因为形状弯曲,所以飞行线路古怪莫测,寻常之人不易躲过,只是分量较轻,杀伤力并不太大,若不是封楚楚急中生智,恐怕不能起什么作用。

“渔樵门”中人对封楚楚的心智都暗自佩服。

封楚楚回过头去,望着“红鬼”老怪调皮一笑,她举起了她的右手晃了晃。

“红鬼”先是有些惊讶,接着便发现她的那只袖子已破了,举起右手之后,被风一吹,破袖便在那儿迎风而舞!

“红鬼”一愣之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方才“嘶”的一声,并不是因自己扯破了封楚楚衣裳的缘故,而是她自己撕破了她的袖子,然后故意尖叫一声,以此吓退了“红鬼”!

“红鬼”不由哭笑不得。

未待“红鬼黄魅”再有动作,峨嵋诸位师太及少林高僧因休、因悟已先后赶至!

因休上前一步,双手合什,口念佛号:“阿弥陀佛,二位施主已多年未涉足江湖,一向可好?”

他终是得道高僧,举止言词间自有一种常人无法比拟的风范,白须飘飘,目光威而不露,连“红鬼黄魅”这样嬉戏风尘的人见他发话,也一反常态不再胡言乱语!

“红鬼”嘻嘻一笑,道:“托佛祖的福,日子过得还算清闲。”

因休微微哂笑道:“既然如此,又因何事劳动二位与年轻人争执不休?”

其实事情起因他已知道个大概了,但以他这样的身分,办什么事都是讲究因果渐进,明知也要故问,显得干练稳重。

似乎得道的高僧都是如此。

“黄魅”道:“我们自是为了我们的徒弟被杀之事而来的。”

因休道:“据老衲所知,二位只有一个徒弟,名为宫尺素,不知是否如此?”

“红鬼”道:“是又如何?”

因休道:“若是为了宫尺素而大动干戈,那是大可必了。”

“黄魅”一听,就不乐意了:“和尚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我的徒弟就不是徒弟吗?就活该被人杀吗?”

因休道:“二位想必对令徒所作所为应该有所耳闻吧?千目堂在江湖中可没有什么好名声。二位老施主本担负教不严之过,如今他在为非作歹之时死于非命,也是因果报应,一个恶人去便去吧,未开善花,岂有善果?二位痛惜,自在情理之中,若是要为他杀人,却是大可不必!”

“红鬼”冷笑道:“我听不懂你那一通花啊果啊之类的话,我只知道我的徒弟不能白死!”

因休道:“即使你们杀再多的人,又能如何?令徒死则不能复生,所谓怨怨相报,无休无止,倒不如化干戈为玉帛。”

“黄魅”怪眼一翻,大叫道:“我懒得再听!你们和尚念经念得多了,说起话来叽叽歪歪没完没了,我哪里说得过你?要论武功,你们便差上一截了!今天你就是说得嘴巴起泡,我也要抓住这个小子。”

因休道:“善哉,善哉,二位施主的武功老衲一向佩服得紧,只是怎能自恃武功,以强凌弱呢?”

“红鬼”老怪越听越烦,猛地将那根青铜拐杖在地上一拄,道:“我偏要以强凌弱,你们又能如何?”

他这一拄,凝入了他的深厚内力,只听得“轰”地一声,地面以他的拐杖着点为中心,呈放射状裂开了无数长达数丈的裂痕!

无数碎石尘土便飞了起来,如乱雨般四射!

众人不由变色!尤其是“渔樵门”中人,只觉心头猛地一震,脸色都有些苍白了。

此时,在这片开阔之地的四周,已涌现越来越多的人,估计不下二百人之众,其中大部分是武林中人,他们紧张地望着这边的情形,见“红鬼”露了这一手,都暗暗心惊!

因休眼中精光一闪,回头对“渔樵门”中人及峨嵋几位师太道:“想烦几位引这二位小施主避一避。”

他知道“渔樵门”只是一个小门派,帮中弟子武功都不甚高,与“红鬼黄魅”这样的人决战,他们非但帮不了什么忙,反倒极有可能枉送性命,所以便借故让他们后撤。

“渔樵门”众人心知他们的武功与“红鬼黄魅”及因休、因悟等人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红鬼黄魅”乃数十年前便已让闻者耸然动容的人物,而因休、因悟是少林方丈师兄弟,“渔樵门”中人觉得此时退下来,并没有什么抹不下面子的。

其实,以他们的武功,敢于在关键时候站出来,已是十分难能可贵了。

宁勿缺却道:“我不走!”

封楚楚看了看他,道:“我也不走!”

宁勿缺道:“不,你必须走,你大仇未报,而此事是因我而起,我不能一走了之。”

他的神情告诉别人他是拿定了主意,决不更改了。

封楚楚听他提起家仇,便不再执拗,随着“渔樵门”中人及峨嵋师太退出十几丈之外,她暗想:“有两位高僧在此,大概一时也不会有什么事吧?”

因休不由多看了宁勿缺两眼,他感到了这个已是污头垢面的少年有极其不凡之处!

“红鬼黄魅”怪笑道:“这便干脆多了,若是我们输了,自然只有拍拍**走人的份,若是赢了,这小子可就得归我们了。”

因休叹了一口气,道:“二位施主怎地还不醒悟?”

“红鬼黄魅”心想时间拖得越久,拢过来的人就会越多,这些人全是吃饱了撑着爱管闲事,对自己两人可大为不利!

当下,“红鬼”将手中的拐杖一震,震得“嗡嗡”颤响,口中道:“与二位老和尚过招比揍那些不成器的小子可过瘾多了!”

“黄魅”却不说话。

一直未开口的因悟念了一声佛号,也跨进一步,与因休并肩而立。

双方都是二人,并无倚多为胜之嫌。

而能使因休、因悟一出手便并肩作战的情况的确是少之又少了!

宁勿缺初入江湖,便可目睹几大顶尖高手之间的决战,也算有幸了。

因休、因悟及“黄魅”老怪都是赤手空拳,只有“红鬼”怪人手头上有一柄青铜拐杖,但自四人身上散出的无形压力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连呼吸也有些不畅!

宁勿缺不由自主地连退数步,但觉气血翻涌,若千斤巨石压在他的心间,沉闷异常!

宁勿缺赶紧盘腿坐于地上,极力调匀自己的气息!

倏地,一声怪叫,“红鬼”老怪突然拔地而起,团旋而上,直至数丈高空方陡然折下,如扑食之鹰隼,手中青铜拐杖已幻影无数,铺天盖地般遥击而下。

青铜拐杖舞动的劲气,呼啸汹涌,几乎将天地搅得一片昏暗!

而“黄魅”老怪却仍未动手。

因悟、因休见对方竟以一人出战,自然也不会两个人并肩齐上,当下因休喝了一声:“来得好!”

喊声中,人已飘然而起,身形快捷逾电,竟然能从对方漫天拐影中穿梭而进,双方身形一接,他已在瞬息之间连击十几掌!

“红鬼”老怪见对方出掌与自己身躯尚有数尺之距,根本不以为意,哪知因休挥击之掌竟有无形劲气奔涌而出,与他的青铜拐杖接实之后,其声竟如金铁交鸣!

“红鬼”老怪心头一惊,骇叫一声:禅定掌!

四周围观者听得他如此一叫,都有些吃惊!因为众所周知“禅定掌”乃少林六大绝顶神技之一,若无超凡入圣的内力,根本无法练成!即使是在少林历代掌门人中,能练成“禅定掌”的人也不过半数!

没想到因休只是当今少林掌门的师弟,竟也练成了“禅定掌”!

“禅定掌”一出,一双肉掌便可凌空拒敌,气由心动由掌出,化作无形劲道,与不凡利器一样能够削铁如泥!

而无形掌力因其威力不凡,行踪时聚时分,更是难以应付!

“红鬼”怪人见因休掌未挨近,其掌风却已可将自己的青铜拐杖击得“铮铮”作响,不由惊愕异常。

“唰”地一声,他的一角衣袍已被掌风遥遥削去,如一只红色的蝴蝶般飞舞于空中!这使他不由冒了一身冷汗。

当下他不敢托大了,一柄青铜拐杖几乎已可遮天蔽日,青幽幽的光亮夺人心魄,让人目眩神迷!

围观者见两人身形几乎从未接实,尤其是因休,凭的仅是一对肉掌,竟可将对方的青铜拐杖接住,都大为叹服!

眨眼间,场上两人已斗转星移般斗了数十招!

“红鬼”越来越觉得应付吃力,因为对方的“禅定掌”无质无形,只有当劲风扑面而至时,才可以感觉到,加上因休劲由掌出,只要手势略略一变,所挥击出来的掌风之角度、方向即大变,如此一来,他的招式之变化便快不可言,“红鬼”几乎只能一味防守!

倏地,因休的左掌遥遥一托,“红鬼”老怪便觉自己的青铜拐杖已被一股无形劲力向上一托,拐头便已偏了方向!

同时,因休的右掌一挥,一股凌厉之无形劲风已由掌疾射而出,竟将空气削得“咝咝”作响。

“红鬼”一惊,杖尾一沉,“当”地一声,青铜拐杖恰好封住因休右掌的凌空掌风!

但便在此时,因休的左手已顺势一压,顿时一股巨大之暗力加在“红鬼”拐尾一沉之力,同时自杖首向杖尾压去!

“红鬼”只觉手心一热,青铜拐杖几乎把持不住!

“红鬼”老怪急忙顺势向后飘出,双足足尖虚虚点地,竟也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印迹!

因休大师如影随形而上,他的来速奇快,身形一晃,已逼至“红鬼”的跟前,右手在青铜拐杖上一搭,真力疾吐,反手向后猛地一带。

“红鬼”老人哪肯示弱?立即催动内家真力,与因休大师较起劲来,同时双脚连珠踢出二十余脚,角度刁钻狠辣,誓要逼得因休大师放手不可!

因休大师却不撒手,身子如同一片毫无分量的枯叶一般绕着那把青铜拐杖团旋如风!手上真力变幻不定,或含或吐,或压或震,“红鬼”老怪咬紧牙关,死不松手!

蓦地,因休大师在手上五指如箕,迅即贴着青铜拐杖一摸,立即有一股凌厉劲风沿着杖身削下!

“红鬼”老怪心知若再不撤手,自己的手势必被对方“禅定掌”削中!这与被刀剑削中又有何异?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手一松!本还想避过“禅定掌”后立即握住杖身,孰料就在他一松手的刹那间,因休大师已一声暴喝,右腕一振,青铜拐仗便如一条青色怪龙般电射而出。

“轰”地一声暴响,竟没入土中,只留下不及半尺长的杖尾露于外面。

显然,是“红鬼”老怪处于下风!

“红鬼”老怪见已跟随自己数十年的兵器今日竟然脱了手,不由惊怒交加,一声怪啸,已狂扑而上!

这一次,他可是豁出命般的打法!

但他已失去了兵器,武功自然打了折扣,数十招之后,突然中了一掌,立即右肩一麻,踉跄而退。

众人见此情景,都松了一口气,料定“红鬼黄魅”今天恐怕不会有什么作为了。

倏地一声清啸,只听得“黄魅”喝道:“你们一齐上吧。”

他的身形已翩如惊鸿,向“红鬼”老怪那边扑去!

“红鬼”老怪左掌一扬,恰好迎上了“黄魅”老怪的右掌,双掌一抵,“红鬼”老怪的另一只手一旋之后疾然一吐,便有一股骇人之罡气呼啸而出。

因休大师冷哼一声,身形略挫,双掌齐扬,迎着对方的那股罡气挥击而去!

“砰”地一声巨响,两股真力相接,一时飞沙走石,枯草漫天!

因休大师只觉胸口一闷,眼前一黑,便已被对方的真力震得向后飞跌而出!

因悟大师见状大惊,立即运起内力,掌心一吐,一股柔和之劲道直涌而出,恰好迎住直跌出去的因休大师!

因休大师使了个千斤坠,同时借着因悟大师的掌力相助,方将身形拿稳!

因悟大师道:“鬼魅大法?”

因休神色凝重,缓缓地点了点头。他自然早已听说过“鬼魅大法”,知道它非同小可,直至今日才真正见识了“鬼魅大法”那骇人听闻的威力!

他与“红鬼”老怪已交过手,对他的武功修为已颇为了解,所以见对方与“黄魅”老怪的联手一击,心中也不以为意,认为即使自己会处于下风,也不会相差太多!

哪知一接触,便发现事实与他想象的大为不同,对方的功力已猛增数倍!一击之下,自己没有受伤,已是万幸了。

“红鬼黄魅”得意地大笑不止,嘲弄对方道:“两位老和尚,你们该知难而退了吧?还从来没有人能够胜得了我们的鬼魅大法!我们知道你们两个老和尚只是爱多管闲事而已,所以如果你们现在就走,我们绝不加以拦阻!”

因休、因悟同时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

虽未说话,却已胜过开口说话。

“红鬼黄魅”知道他们已是不会退却了,当即身形一晃,已齐齐掠空而出!

身在半空,他们的那双手掌竟未分离,便如同已粘着了一般!

“红鬼”老怪右掌一扬,又是一记至猛之罡烈劲气疾旋而出。

因休、因悟大师立即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向那边推出一股内家真力。

“轰”地一声,因休大师与因悟大师齐齐向后连退了好几步!

而对方的身形只是略略一晃!

“鬼魅大法”果然诡异异常,红、黄二怪之间不但可以借此将两人的功力在极为短暂的眨眼间,迅速集中于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还可使联手的双方相互弥补不足,将体内潜能最大限度地挖掘出来。

因休、因悟大师终是武林名宿,自是独具慧眼,几招下来,他们便发现对付“鬼魅大法”的惟一办法便是分而击之,即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分别向对方两人,而且要同时出手,这样一来,对方的“鬼魅大法”不能同时左右开弓,否则两个人出击,如果“红鬼黄魅”为了应付两面的攻击而分面拒之,那就正中因休大师、因悟大师的下怀了!

但“红鬼黄魅”不上这个当,他们总是一守一攻,哪边攻得紧些,他们便以大部分功力与那边对攻,而余下一小部分的功力防守另一边。

两人自小便在一起习练“鬼魅大法”,已致心有灵犀,浑然一体!

无论因休大师与因悟大师是分是合,却无法将对方的联手分开!“红鬼黄魅”两个身形极快,变幻莫测,奇怪的是他们在瞬息万变的穿梭游走之间,两人的手掌竟从未离开过!

旁人见“红鬼黄魅”两人在对阵之时,始终掌掌相连,不由有些吃惊,而见少林二位高僧一时竟无法迫使对方分开,就更为吃惊了!

倏地,“红鬼”的身子以他的左掌为中心,如同车轮一般飞速转动。自然,他的另一只手仍是与“黄魅”的掌心相抵。

看上去,便像是“黄魅”以“红鬼”老怪为兵器,疾然舞将挥起一般!

如此古怪的武功,众人不要说没看过,连听也没听过!

只见一团红色的影子在飞速旋动,无数劲气从那团红影中迸射而出,攻向因休、因悟大师!

因休大师与因悟大师感觉到有内力袭来,立刻以自身的真力抗拒!

孰料对方是在团旋如风的状态下挥击出来的真力,与因休、因悟的真力一接之下,竟然一滑,错过他们的真力,然后在他们身上击实!

原来,此时“红鬼”老怪所挥击的真力已不再是沿直线而走,而是划出一道弧线了。

因休大师、因悟大师被真力一击,只觉喉头一甜,几乎喷血而出。

大惊之下,他们互视一眼,心领神会,一声暴喝,两人突然贴背而立,同时如陀螺急旋而起!

只见一条淡青色的光影疾然升空!身形急旋时带起猎猎风声,宽大的僧袍将空气击得“哔剥”作响!

倏地,一股无上罡气从那团淡青色的身影中狂旋而出!

这正是佛门绝顶武学“佛陀涅槃”!

所有在场的人立觉呼吸粗重,似乎空气已一下子稀薄了许多!

“轰”地一声巨响!

然后便见“红鬼黄魅”如风中枯叶一般直飞出去!

但他们的两只手掌竟然还是紧紧相抵!

未及落地,他们未借助任何外力,竟然再度飘然升空!

身在空中,两人双掌对抵,而各自的身躯却按两个不同的方向急旋。

看上去,便是一个黄色及一个红色的车轮一般!

这一黄一红两团飞旋之物自上而下,向因休大师与因悟大师这边遥遥扑来!

“红鬼黄魅”自身的无形真力均已成弧状划空而出,两人的真力在空中交织成网,几乎已可将方圆十几丈内的一切,全罩于这一团弧状的真力织成的网中!

真力远行的线路是诡异的,与寻常劲力运行线路根本不同!

人们只觉眼花缭乱,目眩神迷,叹为观止!他们几乎已忘了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搏杀,而把它当作一种罕见壮观的场景!

但这种感觉很快地就消失了!

只听得一声闷哼,因悟大师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飞出去!

而“红鬼”与“黄魅”同时怪叫一声,陡然折身落地!再看他们的身上,已是血迹斑斑。原来已被因休大师以“禅定掌”划中,便如同被刀剑划中一般!

“红鬼”伤的是腹部,而“黄魅”受伤的是右肋,虽然都不是致命的伤势,却也不轻,两张怪脸已扭曲得更为古怪了。

而因休自己也已受了内伤,“蹬蹬蹬”连退数步之后,最终还是没能站稳,一下子坐在地上,已有一缕鲜血从口角渗出,与他雪白的胡子相映之下,更是触目惊心!

峨嵋诸师太见状大吃一惊,急忙弹身而上,惟恐“红鬼黄魅”再对因休、因悟大师施加毒手!

“红鬼黄魅”此时已杀红了眼,杀晕了头,见有人向这边逼来,想也不想,立即全力攻上!

峨嵋诸师太皆为中年尼姑,在峨嵋派中地位比掌门人低上一等,所以武功与少林的因休、因悟是无法比的,自然也无法与“红鬼黄魅”相抗衡了!

几招之后,已有两人重伤倒地。

而“红鬼黄魅”的伤口在不断地流血,所以身手也渐显滞纳了。

围观的一百多人见场上已呈混战之局,便又有数十人从四面八方向这边围攻上来,“红鬼黄魅”出手如电,转瞬间已有几个大汉如腾云驾雾般飞出场外,砰然落地已不再起身,也不知是死是活!

宁勿缺一时反倒插不上手了,他见众人不断有人倒下,只觉一股热血突然直冲而上,冲入脑中,头上太阳穴在“扑通扑通”地狂跳不已。倏地,他大呼一声:“宫尺素是我杀的,与他人无关!”

场上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本是混乱之极的场面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但这也只是极短的一瞬间。

然后,便见“红鬼黄魅”突然拔地而起,遥遥扑向宁勿缺!

是宁勿缺提醒了他们,让他们记起了来到这里的目的!

宁勿缺只觉一红一黄两团人影向自己这边电闪而来,他的心一下子变得空洞一片,似乎什么念头也没有了!

以他的武功,怎么能挡住“红鬼黄魅”的联手一击?

宁勿缺下意识地挥出一招“借剑还魂”!

这是“无双剑法”中用来败中求胜或者在极为危险的状况下自保的一招,宁勿缺还是第一次用此一招!

尽管是下意识的,但这一剑仍是施展得出神入化,让观者吃了一惊!

可惜,他所面对的是“红鬼黄魅!”

就在他一剑挥出之后,“红鬼黄魅”已一前一后同时扣住了他。

他们大喝一声:“小子,我徒弟是不是你杀的?”

宁勿缺不知从哪儿来的胆识,竟大声道:“是我!”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红鬼黄魅”已是一门心思要为他徒弟报仇,谁也阻挡不了!

既然阻挡不了,那么又何必多添上那么多人命?所以宁勿缺把事情揽在他自己身上了!

可世上又有几个人在这种时候能如他这样想这样做?

“红鬼”厉声道:“小子,你不怕死吗?”

宁勿缺豁出去了,他冷笑道:“如果有下一次,我见到你们那不肖弟子,仍要杀他!”

“红鬼黄魅”暴喝一声:“找死!”两人手心齐齐一吐内家真力!

宁勿缺狂立即狂喷一大口热血,倒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有谁能够在“红鬼黄魅”的联手一击之下保全性命?

目睹这一惨状,人们全都怔立当场,似乎所有的思想在那一瞬间全部飘离了他们的肉体,使他们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个胆识过人的少年就这样死去了吗?

倏地,二十几丈之外的一片丛林中响起了一个生涩难听的老妪声音:“你们两个还没有拿定主意吗?”

“红鬼黄魅”一闻此声,神色大变,脸上有惊惶之色!

那老妪的声音又道:“今天你们休想走脱!好歹得有一个交代!”

“红鬼”大叫一声:“不是我,不是我!”突然拔腿就跑。

老妪怪笑道:“那么便是黄师弟了!”

“黄魅”身子一震,惶然四顾,蓦地一声长啸,人已如一缕淡烟般向远处飘射出去,转眼之间踪迹全无!

众人自是大惑不解,不知这一对老怪为何一听到老妪之声,便吓得如此模样!

只有封楚楚心里明白这老妪的声音,正是她被“红鬼黄魅”挟制时曾遇到的一个老妪,当时“红鬼黄魅”一见那老妪,也是立即神色大变,如见鬼魅般,没待对方把话说完,就策马狂奔,以至于把马车都颠簸得散了架!

只是没想到今天又遇上了这个神秘的老妪!

不及细想,她飞奔至宁勿缺身边,扶起了宁勿缺。

但见他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如纸,鲜血已将他的衣襟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

封楚楚惊骇欲绝,大声呼叫:“宁大哥!宁大哥!”

其实论年数,宁勿缺未必大过她,只是宁勿缺诸事都是顺着她的性子,何况又是为了她才受到“红鬼黄魅”联手一击的,她心中自然有敬意萌生,称其为大哥也就合乎情理了。

但任她如何呼叫,宁勿缺仍是不发一声。

这时,众人一部分在忙着照应其他受了伤的兄弟,另一部分则围在宁勿缺身边。

因悟大师气息尚存,但已无力动弹,众人将他扶起,让他背倚一棵老树,使之能闭目调息,将已如游丝一般涣散的真力慢慢聚拢,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突然狂喷数口黑色的淤血,脸色方略有好转!

而因休大师的伤势相对要轻一些,盘脚静坐一阵,脸色慢慢地就恢复了红润。

正当人们忙忙碌碌之际,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草木之"哗哗"声,正是方才老妪的声音传来的方向。

众人回过神来,便向林边望去,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老妪,竟可凭三言两语,就吓跑了“红鬼黄魅”!

惟有封楚楚仍是只把注意力放在宁勿缺身上,做一些其实已是于事无补的事,不知不觉中,泪水已是涟涟而下,落在宁勿缺的脸上、身上——宁勿缺却仍是毫无声息!

很快,那边丛林中便隐约有一个人影出现,越走越近。

忽然有人惊讶地轻呼一声,然后很快地众人都啧啧称奇!因为从那边走过来的并不是一个老妪,而是一位姑娘,那位姑娘非但不是众人想象的那样古怪,相反已堪称绝世丽色!

这样美丽的姑娘怎么会有那样生涩难听的声音?莫非她的身后还有一个人不成?

渐行渐近,忽有人道:“这不是风雨楼楼主的弟子方雨吗?”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附和,都说“正是正是”!

已有人在招呼:“前面可是风雨楼的方姑娘吗?”

只听得那姑娘应答道:

“正是!”

短短两字,却是清丽婉转,如莺如燕,让人听了如沐春风,哪像方才众人听到的生涩苍健之声音?

便有人略显好奇地道:“姑娘身边另有……另有高人在否?”

方雨道:“只有我一人!”

一问一答,方雨已走至场中。

风雨楼的名声这几年在江湖中极响,所以人们对风雨楼的弟子自然也是满怀敬意,见方雨走过来,众人自然而然地就让出了一条通道。心中暗暗惊讶:“方才那生涩之声究竟来自何处?”

如果此时宁勿缺还醒着的话,他一定可以认出这位方雨姑娘正是他第一次见到左扁舟时隐于巨石之后的那位姑娘!

众人早已听说风雨楼楼主的几位弟子都是人中俊杰,今日见了方雨,果然如此!她那超凡脱俗的容貌,早已让众人深深折服,以致不敢正视!

只是知情的人都知道风雨楼楼主房画鸥的三弟子叫叶红楼,与方雨一向是形影不离,却不知为何今日只见方雨,却不见叶红楼。

封楚楚本是一味沉浸于悲痛之中,心中已是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宁勿缺是死是活,另外几个人围在宁勿缺身边,也只是瞎忙一气,光把脉的就有三个人了,一个说已无救了,另外两个说尚有一线生机,这让封楚楚更是无所适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1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六月| 穿越架空

    没有梦回实验室,她很失望。摸索着爬过去,爬到桌子附近,她记得,上头有茶水,还有馒头。她需要喝水,需要吃点东西。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3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4 萧权穿越

    4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5 夏珠一胎八宝

    5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 6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6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