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丝难断》芜衡靖遥全文免费阅读

情丝难断

更新时间:

《情丝难断》是子夜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情丝难断》精彩章节节选:“小师弟,就是你身后这个人亲手了你爹,你难道忘了吗?!”靖遥呆滞住,眼底满是错愕。“一百年前,他几乎尽了广柒山!芜衡将你囚在身边,也不过是因为你体内的奚木灵脉!”...

《情丝难断》精彩内容

璃落双眸倏忽间睁大,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想起师父出关那日,醉眼迷离朝自己唤的那句“瑟瑟”,心底轰地裂开了一道口子。

漫天的苦涩接踵而来,让她不愿继续再看。

她后退着想离开,却不小心踩到了一旁簌簌掉落的仙枝。

吱吖一声,在寂静夜里格外明显。

原本并未察觉到有人靠近的夙夜循声看去,厉声冷斥:“什么人?”

璃落心神一颤,下意识便想隐身逃走。

却听得“砰”的一声巨响。

悬于空中的水晶冰棺霎时碎裂开来!

一道剧烈的痛感朝璃落袭来,让她无法动弹。

她脸色苍白着想挣脱,却发现自己全然无法控制,被莫名的力量引着朝冰棺飞去。

冰棺中恍若昏睡的女子高悬于空中,周身萦绕着充沛的灵气。

眼看就要碰到那人,璃落脸色大骇,却怎么也无法挣脱禁制。

璃落只觉浑身稀薄的灵力向那女子而去,呼吸愈发薄弱。

“师父……”

她再也忍不住,胸口一阵血气翻涌,下一秒竟生生吐出一口鲜血来

而那沉睡之人眉间微蹙,唇角也溢出一丝血痕。

“瑟瑟!”夙夜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落在璃落耳畔却恍若刀割。

倏地,那霸道而凌厉的未知力量蓦然消散,昏睡女子失重般飞速下坠。

璃落全身都是血迹,也跟着一并往下跌。

璃落虚弱地用最后一丝力站稳落地,却见那道清风霁月的身影飞身朝着那昏睡女子而去。

“瑟瑟!”夙夜神色惊慌,小心翼翼接住了瑟楚。

“瑟瑟,我马上命人给你打造新的冰棺……”

夙夜拦腰将瑟楚抱起,宛如抱着怀中珍宝。

眼前一幕,让璃落浑身遍体生寒。

她眼角有晶莹闪烁,浑身的痛楚都比不上心口的疼。

原来,这便是真相……

突然,一道中天有力的声音穿透天际席卷而来。

“何人敢毁玄晶冰棺!”

璃落还来不及反应,便看到一道白银仙术朝自己袭来。

“噗——”她生生受了一击,口中吐出鲜血。

身穿祥云紫袍的大长老落在了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毁万年玄冰者,格杀勿论!”

长老挥袖扬手,强大的威压让璃落血色褪尽。

“苏大长老,此人我亲自处置。”夙夜清冽的嗓音依旧,却带着一股寒意。

“是,尊上。”长老领命,消失遁走。

璃落定定地看着夙夜,面前他一身白袍,温润如玉又孤冷。

她唇瓣张了张,满腔的疑问却不敢问出口。

她害怕听见自己不愿听见的话,又何必自取其辱。

夙夜看着璃落,神色冷漠得仿佛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声人。

“璃落举止无度,毁了水晶冰棺,罚去炼焰崖思过。”

闻言,璃落睫羽轻颤,只觉心底寒凉无比。

那冰棺分明不是她毁的,可师父要罚她去炼焰崖……

炼焰崖,苦火不灭,生灵难逃。

那样的处罚,比死更为折磨。

璃落看着眉眼清冷的夙夜,呼吸间尽是苦涩。

“师父,那冰棺不是我毁的。”

“还敢顶嘴!”夙夜风轻云淡的眸中掠起波澜。

璃落垂下眼睫,不再辩解:“弟子领罚。”

炼焰崖,赤焰翻滚。

日升月落。

璃落一日比一日消瘦,眸底的光也渐渐变得黯淡。

她已不知自己被罚在这里多久了。

春去秋来,日日她都在期盼着师父接她回去,可那心底的希冀渐渐散去。

多年的师徒情分,还有他曾允诺自己的道侣仙缘,当真抵不过一个冰棺中的瑟瑟?

昏沉中,璃落的意识逐渐混沌。

惘然间,一名红衣女子缓缓朝她走来。

“璃落,你想不想知道那瑟楚仙子和夙夜是何关系?”

璃落抬头看向一脸晦暗不明的红缨,

她嗫嚅着唇,神色凄凉:“我不想听。”

红缨勾了勾唇,笑声传来:“瑟楚是夙夜的心爱之人。”

璃落脸色一白,死死捂住耳朵,她不要听!

红樱看着璃落痛苦的模样,嘴角的笑容更甚:“而你,是瑟楚仙子重聚魂魄的‘药引’,百年前夙夜带你上山,为的就是让她醒来。”

第四章师徒情分

嗡的一声,璃落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不可能的……

璃落紧咬着唇,脸色惨白,她嘶哑出声:“不!我不相信!我师父仙风道骨,不会做这种事!”

重聚魂魄乃邪教禁术,为修仙者禁忌。

夙夜一生清明,为修仙人士之表率。

更何况,当年是夙夜亲自说要给她一个家,又怎会让她成为别人的药引!

纵使如此,璃落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她,红缨说的都是真的。

被罚炼焰崖之前,她是第一次看见夙夜如此紧张一个人。

那疼惜关怀的模样,还有小心翼翼的语气,却都给了那个叫瑟楚的女子。

“你罚在这炼焰崖如此之久,他可有来看过你?”

红樱弯唇笑了笑,一袭红衣衬得这炼焰崖的赤焰都明艳几分。

璃落呼吸一滞,无法答话。

红樱很满意她近乎绝望的神态,继而道:“不过……这段时间来,你可有发现自己的灵力隐隐有突破之意?”

璃落愣住,看向远处熊熊燃烧的火焰。

火光肆虐,经久不息,整个悬崖四周都萦绕着浓烈的黑雾。

她不自觉地握紧掌心,暗暗凝聚灵力。

看着掌心催动的蓝色水雾,她双眸倏忽间睁大。

百年来自己都未曾突破的修为,为何在这炼焰崖突飞猛进?

一旁的红缨朱唇紧咬,眼里划过一丝阴狠。

她紧掐着掌心,好半天才淡淡开口道:“炼焰崖既是处罚和关押仙者地方,也是极佳的吸收天地灵气的地方。”

“你居住的那月华殿被师兄下了禁制,故你无法修炼。”

红樱话中的深意,璃落已懂。

她强扯了扯嘴角,神色悲寂:“不必说了。”

红樱看着璃落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知目的已达到,便御剑离去。

璃落一人静坐在崖边,眼底灰暗一片。

原来如此。

怪不得她的修炼百年来毫无涨进。

可夙夜曾亲口承诺,待她修行达成,便要和自己结为道侣。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

璃落又被关了七天。

这天,漆黑的炼焰崖忽然有一束亮光透了进来。

守卫在此的弟子高声道:“尊上吩咐了,你可以出去了。”

璃落从炼焰崖出来,神色微怔,外面洁白一片。

竟是下雪了。

雪花漫天,白雪皑皑。

天灵山从来不会下雪。

这百余年来,璃落未曾见过一次。

紫嫣已经在外边候着了,见璃落出来,连忙迎了上去:“璃落姑娘,尊上让我接你回去。”

璃落凄凄笑了笑,心底的苦涩好似蔓延至四肢百骸。

回去?

又回去那个如同牢笼一样的月华殿吗?

璃落闭了闭眼,艰涩开口:“好。”

月华殿。

紫嫣端着一个白玉瓶子推门进来,微微一怔。

璃落只是闭目养神,不再像平素一样打坐修炼。

她眸光闪闪,轻声提醒:“姑娘,该服药了。”

璃落睁开眼,看着那白玉瓶,眼眸有些酸涩。

她没有伸手接药瓶,而是艰涩开口:“我要见师父。”

紫嫣行礼之后,推门离去。

须臾之后,门被人用仙力推开,一道清风俊朗的身姿飞身而入。

夙夜一袭白袍,他拧了拧眉,神情冷淡:“听紫嫣说,你想见我。”

璃落转身面对他,未行师徒之礼。

“夙夜,当初你曾说,当我修炼步入正轨,便会娶我为妻。”

此刻的她,不再是夙夜的徒弟,而是一个世间寻常女子,等着心上人兑现承诺。

她的话音刚落,夙夜眉眼倏地冷沉下来:“为何突然提及此事?”

璃落见他顷刻冷了脸,心间说不上是苦涩还是凄凉。

果然,夙夜不会娶她。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继续自取其辱。

“弟子懂了。”璃落深吸一口气,双眸平寂如水:“如今弟子灵力低微,恐难能继续修炼,自请断去师徒情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1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六月| 穿越架空

    没有梦回实验室,她很失望。摸索着爬过去,爬到桌子附近,她记得,上头有茶水,还有馒头。她需要喝水,需要吃点东西。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3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4 萧权穿越

    4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5 夏珠一胎八宝

    5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 6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6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