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沈翎秦铮小说全文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

更新时间:

新书推荐,《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是容融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翎秦铮,内容主要讲述:【重生打脸、先婚后爱】听说状元郎的下堂妇疯了!沈翎只想笑。上一世,她被血缘亲情绑架,活成了林修远和林叡父子的垫脚石,被他们敲骨食髓。一朝重生,只是不要那个黑心肝的儿子,就都说她疯了。被亲儿子当众污蔑偷人,沈翎接过泼来的脏水,疯狂地泼回去!大家一起疯,才是真的疯!本以为重生长路,将会孑然独行,只为复仇......

《听说那个下堂妇疯了》精彩内容

秦铮和沈翎并肩走出刑部,上了停在外面的马车。

青辞赶车,缓缓朝着穆国公府去。

“青瑶可好?”沈翎问。

青辞应声,“好着呢!她说让夫人放心,千万保重自己!”

沈翎看向秦铮,“这次,能动得了林修远吗?”

那男人,实在太贱了!

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

今日若非林修远故技重施,又跟林叡合谋去膈应沈翎,本来什么都不会发生。

只要能定罪,林修远就会被剥去一切官职待遇,重责五十大板,成为庶民。

这是沈翎所希望的,但若皇帝护着某人,结果犹未可知。

秦铮微微摇头,“皮肉伤。”动不了林修远的“筋骨”。

“聊胜于无。”沈翎并不后悔今日所为。

她就是那对父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她过得越好,他们越是眼睛刺痛无法安眠。

若不反击,他们只会得寸进尺,抓住一切机会要弄死她。

前世她是被那对父子毒死的,在她含辛茹苦养大林叡之后。

今日才算什么?

沈翎非常享受欣赏那对父子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模样,太好看了!

……

回到飞羽轩,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

秦铮送到院门口才离开,又交代青辞,“把刑部的消息散出去。”

……

沈翎喝了一杯冷茶后,困意袭来,打算去睡会儿。

走到床边,突觉异样,下一刻,一团“火焰”在眼前闪过,她后颈一痛,失去知觉……

天光大亮时,就是林修远身败名裂之日。

这次与此前不同。

先前流言纷杂,挨骂最多的是沈翎,因她并不符合世人所期待的下堂妇的模样,且连孩子都不要。虽然她要了林叡,只会被骂得更惨。

对林修远的指责声,要少得多。

毕竟,世人更能体谅男人——他都中状元了,沈翎确实配不上他,另娶贵女,也是“人之常情”。

流言到底只是流言,没有影响到林修远的亲事,也丝毫没影响他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

可昨夜闹到刑部,还是林修远报的案。而他们所说每一句话都被记录在案,已近乎定案,不是轻易能平息的了。

一下子,流言风向发生大逆转。

“林修远疯了吧?那个下堂妇都被他休了,他还不依不饶?”

“男人嘛,看着他不要的女人找到更好的男人,谁能无动于衷?”

“那下堂妇手段真是了得!把秦将军迷得神魂颠倒,林修远也对她念念不忘,耿耿于怀!”

“他们的儿子太毒了!也许就是林叡的主意!”

……

辰时末,刑部来人,请沈翎再走一趟。

福伯在飞羽轩门口唤了几声,不见动静,便叫个丫鬟去敲门。

敲门也没应,但门一推便开,房中空无一人。

出事了!

将军府距离穆国公府不远,秦铮很快到了。

只见房中并无打斗痕迹,门窗也都完好。沈翎不会无故自行离开,若是被掳走,抓她的人是个高手。因她虽算不上会武功,但警惕性很高,机敏胆大。

“会是谁做的?”穆远舟拧眉,“那丫头怎么就过不上一天安宁日子呢!”

“林修远。”秦铮冷声道。

穆远舟直觉没这么简单,秦铮大步离开了。

……

刑部侍郎孙钊在等候沈翎和林修远过来,再次审理昨夜案件。虽然事实已明晰,但尚无人认罪。

结果被告知,沈翎失踪了!

没多久,秦铮在众目睽睽之下,押着林修远,送到刑部。

“孙大人,我报案,林修远昨日陷害沈翎不成,昨夜又丧心病狂地雇佣杀手抓走了沈翎!”

孙钊脑壳又开始疼了。

投毒案,诬告案,又来个绑架案!

林修远怒不可遏,“放开我!我是朝廷命官,你敢对我动私刑,还有王法吗?”

下一刻,秦铮把他踹翻在地,又往他胸口补了一脚,冷冷道,“你也可以打我,是不想吗?”

孙钊嘴角抽搐不止。

林修远捂着心口,面色铁青,“你……”

“孙大人,本将的未婚妻失踪,林修远是最大嫌疑人。”秦铮拱手道,“请孙大人尽快审问!”

“你们陷害我!你故意让沈翎躲起来的对不对?昨日设计陷害我,今日又来一回!”林修远真的要疯了,“秦铮,你就是恨我曾经是沈翎的男人吧?她清白之身嫁给我,给我生了个儿子,你就算弄死我,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秦铮又踹林修远一脚,语气冰寒,“事实是若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把你和你的儿子,挫骨扬灰!”

孙钊对上秦铮压迫感十足的眼神,正色道,“林修远的确是最大嫌疑人,本官会细细审问。”

……

林修远昨日诬告沈翎失败,趁着尚未被定罪,昨夜雇人抓走沈翎!

秦铮将林修远押送刑部,并对他大打出手。

吃瓜群众都累了。

两男一女,本来只是个和离再嫁的事,却闹得风波不断,没完没了。

要说身败名裂,三人都差不多了。

从一开始的都说下堂妇沈翎疯了,到今日,演变成林修远疯了,秦铮也疯了。

……

秦铮刚走出刑部,青辞迎上来,低声说,“属下已联络雪月楼,但未必能得到回应。”

秦铮知道不是林修远做的,他没有这个能耐。况且昨夜从刑部回去后,天都快亮了,林修远想对沈翎下手,现找人也来不及。

他想到了赤焰。那个在来盛京途中刺杀他的雪月楼头目,当时,因沈翎叫出赤焰的本名,才中止那场刺杀。

是中止。

秦铮知道他们不会罢休的。但他以为沈翎认识赤焰,赤焰不会动她,只会再找机会杀他。

若真是赤焰抓走沈翎……秦铮开始怀疑沈翎跟赤焰的关系绝非寻常。她身上有不少秘密,不愿讲,秦铮也没追问过,却让他更加疑惑。

她是个爽利之人,既然诚心合作,有些事,为何不能说?就像秦铮始终想不通,她如何在那夜料定姚滢会从慈心院逃出,正好等在她复仇的路上?

想不通,是因为不合常理,似乎,她能未卜先知一样……

秦铮心中一动。未卜先知?他本不信鬼神,但那件事,常理根本无法解释。

……

林修远在刑部受审,虽未用刑,但对一个官员来说,也是奇耻大辱。

林修远父母跑到高丞相府去求助,却被拦在门外。高家人自始至终没露面,仿佛事不关己。但也并未取消林修远和高**下个月的婚事,仍在观望。

皇帝东方衡的表态耐人寻味——只交代刑部审慎办案。

……

沈翎恢复意识,睁开眼,手腕疼痛,身体仿佛飘在虚空。望向脚下,云层浮动,她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此刻她被绳子绑着双手,吊在悬崖边古松上,迎风摇晃。

“醒了。”

低沉沙哑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沈翎定睛一看,一男子盘膝坐在崖边大石上。绛色衣衫,戴着粗糙的鬼面具,眼眸阴冷如毒蛇,直勾勾望着她。

这双眼睛,她不陌生。

沈翎并不后悔那夜情急之下叫出赤焰本名,也早料到这事没完。

此刻确定是赤焰,她很快冷静下来。

“沈翎,父母双亡,兄长失踪,祖父过世,被下堂,亲儿子陷害,跟了秦铮。”赤焰阴恻恻道,“你,从何得知我的本名?”

作为当今天下“风云人物”,沈翎并不意外赤焰已查清她的底细,“我不说会如何?”

赤焰猛地挥掌,沈翎便被一股狂风裹挟,在空中剧烈摇摆,粗粝麻绳刮破她手腕皮肤,染上殷红血色。

“不说?我不介意看你慢慢风干。”赤焰冷哼道。

沈翎轻叹道,“我救过你。你的本名,是你亲口告知我的。”

赤焰阴冷的眸子狠狠一缩,“我未曾失忆,你再敢胡言一个字,死!”

“是前世。”沈翎平静道,“你的确不知道。对我而言,也像一场梦。”

赤焰一愣,“说清楚!”

“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被林修远休弃后,曾上吊跟他抢儿子。”沈翎说,“那次上吊,我死了一回,又活过来。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林修远走了,我抚养林叡长大,供他读书,在他二十三岁考中状元的那天夜里,下毒害死了我。”

赤焰起身靠近,死死盯着沈翎那双清冷而沉静的眼眸,想看清她是否在说谎。

因她所言惊世骇俗,令人难以置信!

“我前世,或者说在梦中救过你,是三年后。我采药碰到你,你当时受伤濒死,我是医者,出手施救。你保住性命后,告知你本名叫风垣,而后便离开了。”沈翎平静道。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赤焰伸手扼住沈翎脖颈。

他手指冰冷,却没有用力。

“你前胸后背都有红色胎记,右手臂有一道尺长的伤疤,是被人割掉了一块肉。”沈翎接着说,“但你不吃肉,只吃素。”

赤焰突然放手,后退几步,死死盯着她。有些事,这世上,不该有人知道的。但沈翎如此了解他,似乎也只有她那离奇的解释,能说得通……

“所以,你这辈子,不肯再要那个儿子?”赤焰突然冷笑,毒蛇般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玩味。

沈翎冷声道,“上一世,我临死才知道,林叡根本不想跟我,只是林修远不要他,要留下他,好阻止我再嫁,他们父子合谋,我不过是他们的奴隶和工具人。在失去利用价值后,就让我去死。”

“怪不得……”赤焰幽幽道,“你宁愿被当做疯子,也不要亲儿子。你上辈子真是蠢死的!这辈子总算没那么蠢了!”

沈翎淡淡道,“看来你相信我的话,那就好。”

“呵呵,”赤焰冷笑连连,“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相信,因为你说的故事编不出来。”

话落,飞刀射出,割断吊着沈翎的绳子。她身体不受控制下坠,片刻后被捞上来。

赤焰猛地凑近,眼中满是戏谑,想欣赏她惊惧的表情,却失望了。她的双眸自始至终都像一汪深潭,静寂无波。

“你不怕死?”赤焰幽幽问。

“怕。”沈翎只平静说了一个字。

赤焰大笑着放开她,“我帮你宰了林修远和林叡,你跟我走!”

赤焰前世也叫沈翎跟他走,但她方才并未提到这一点。

“不用。我自己会对付他们。”沈翎拒绝。

“你是不想跟我走?”赤焰冷哼,“你真爱上秦铮了?”

“是。”沈翎点头。虽然并不觉得赤焰看上她,只是一时兴趣,但避免麻烦,她必须这么说。

“但,秦铮很快就要死了。”赤焰冷笑道,“雪月楼有史以来最大的单子,目标是他。因为你,耽误了几日。”

“我也算救过你,能不能放过秦铮?”沈翎蹙眉问。

“也算,救过,我?”赤焰再次大笑,仿佛被沈翎的话逗乐了,“算!当然可以算!但雪月楼要杀的人,不死不休!除非,你跟我走,做我的专属大夫,陪我一起等着看三年后,我是如何受伤的。我可以想办法,破例取消这个任务。”

“沈翎,你说你爱秦铮,你愿意为了他,献出自己吗?”

赤焰定定看着沈翎的眼睛,却见她没有丝毫犹豫,摇头道,“不愿意。”

赤焰再次愣住,“你这女人……不是说爱他吗?”

“我上辈子被男人坑死,这辈子绝不会重蹈覆辙。”沈翎冷声道,“我爱秦铮长得好看身材好,爱的是他能给我保护,能取悦我,没有其他。你若不愿因为我救过你给我一个面子,那就算了。大家各走各路,他自求多福。”

赤焰片刻愣怔后,放声狂笑,“我今夜就去杀掉秦铮,以后换我保护你,我也能取悦你,哈哈!”

沈翎幽幽道,“首先,你不够好看,又太瘦,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其次,话别说得太满,有种你找秦铮单挑,谁能活到最后,犹未可知。”

“好!”赤焰眼眸幽深,“待我杀了他,再找你好好聊聊,关于我好不好看的问题。你可以走了。”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1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六月| 穿越架空

    没有梦回实验室,她很失望。摸索着爬过去,爬到桌子附近,她记得,上头有茶水,还有馒头。她需要喝水,需要吃点东西。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3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4 萧权穿越

    4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5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5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6 夏珠一胎八宝

    6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