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心藏进他兜里》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游棠叶屿小说阅读

心心藏进他兜里

更新时间:

完整版小说《心心藏进他兜里》由清酒所编写的青春校园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游棠叶屿,书中主要讲述了:游棠扭过头给他一个后脑勺,用行动充分传达着“我们不熟”的信息。叶屿耸耸肩在游棠身旁坐下,伸出一只手,手中的紫药水已经换成了酒精:“好吧,那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叶屿。不过你就不必介绍自己了,我和你熟。”...

《心心藏进他兜里》精彩内容

Chapter01

粉墨登场麻烦精

“老师!老师!有人受伤了!”

周末,安静的S大被突如其来的喧闹声打破,几个挂了彩的男生大呼小叫地冲进校医院寻找着值班的校医老师,后面还跟着个被人强行搀扶导致走路一瘸一拐的高挑女生。游棠瞥一眼小腿上已经渐渐凝住血的伤口,无奈地重申:“我没事,我真的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瞧瞧,流了这么多血!”搀着她的女孩子苍白着脸,纤瘦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看起来比游棠还像个伤员。即便如此,她也还是坚定地“搀”着时刻想掉头就走的游棠向校医院的方向移动。

没伤筋没动骨的,不过是被划了一刀破了点皮流了些血,在游棠看来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曾经在中东时,她愣是拖着自己骨折的伤腿冲出了轰炸区。不过,游棠瞄着女孩子已然红了的眼眶,聪明地选择闭上了嘴。

唉,新同学太热情了!

看着已近在眼前的校医院,游棠无奈叹息。算了,来都来了,顺便看看好了,就当是提前踩点。

从小磕磕碰碰长大的游棠是医院的常客,以至于凡是见到和医院沾边的地方,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相信,她和医院多年的谜之缘分不会在大学被打破。

想到这儿,她来了几分兴致,反拉着搀了她一路的女孩连蹦带跳地上了几层矮阶,站在校医院的玻璃门口好奇地向里望去。午时阳光正好,婆娑的树影里洒下金黄的光斑,在透明玻璃的折射中交错溢彩,游棠眯起眼,被这份绚烂光影晃得什么都看不清。

同行的女孩就没有游棠的这份闲情逸致了,她看着生龙活虎视腿上伤口于无物的游棠,只觉得三观都在刷新。

这这这……这真的是个女生吗?

女孩抖着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好在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她拉出了这个困境:“快进来,有个学长说可以帮你处理伤口!”

玻璃门从里拉开,一个男生朝站在门口的游棠招招手,正是方才跑在前面找医生的几人中的一个,也是唯一没有挂彩的一个。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搔搔头引着游棠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小声说着情况:“刚才南门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值班老师都赶过去了,只留了一个校医老师的助手在,是医学院的学长……”

在男生的絮絮叨叨中,十来步的距离转瞬即逝,游棠默默揉着耳朵,进了已经塞了不少人的屋子,眼中映入个穿着白大褂的背影。肩宽腿长,笔直挺拔,光看身材倒是十分有料。悄悄地腹诽完,她摸着下巴准备多看两眼好饱饱眼福。

听到门口响起的脚步声,叶屿不慌不忙地给“排排坐”的一溜学弟擦完紫药水,这才放下托盘转过身,想要看看他们口中的“女英雄”是何方神圣。只是这一转身,门里门外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游棠眨眨眼,率先从晃神状态中脱离出来,伸手撑着门框偏头懒散一笑:“别来无恙啊,叶屿。”

“是,好久不见。”叶屿双手**衣兜,轻扬起嘴角展露出一抹意外又欣喜的笑意。只是目光转到她腿上的血口子,他按了按眉心,眼中划过一抹忧色,心中升起一阵无奈,“先过来处理下伤口。”

游棠脚下不动,从身后捞出个娇小女孩来:“我觉得现在她更需要医生。”此刻这个女孩就像一棵随风飘摇的小草,正颤颤巍巍地打着摆子,看得游棠好生同情。可怜见的,这就吓着了?所以说啊,丰富的人生经历还是很重要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叶屿的动作一顿,从小习惯了大大咧咧的游棠,乍一看到与之截然不同的画风,还真不怎么适应。看着明显是被惊到的女孩,他斟酌半晌才开口道:“她这种情况……应该去和楼上的心理老师聊聊。”

闻言,女孩的脸色更白了。游棠伸出手拍拍女孩的肩,正要出言安慰,话到嘴边却卡了壳,忽然迟疑起来:“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女孩的表情有些破碎,游棠的脸色有些尴尬:“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只是严重脸盲。”旁边一道沉静的声音插了进来,截断了游棠的吞吞吐吐。叶屿看一眼游棠,向女孩温和地笑了笑解释道,“她从小就这样,总是分不清新同学的模样。”

一阵难言的沉默过后,女孩的表情恢复了几分,带着善意伸出一只手道:“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白茵茵。”

“我叫游棠!”

游棠一把捞住白茵茵的手上下左右直摇晃,因叶屿的话淡下去的神色又如先前一样飞扬:“你放心,这次我记住了,绝对不会忘的!”

“好、好……”白茵茵被游棠的大力一摇,顿时一个踉跄,默默抽回手,“我还是去找心理老师聊聊吧……”

表面上像是一场久别重逢,但诸人却感受到了其下的波涛汹涌,白茵茵就像个引子,在叶屿与游棠的奇怪氛围中,屋里其余人也找着理由接二连三跑了出去,不多时就溜得干干净净。

“没义气!”游棠看着比兔子跑得还快的一帮男生撇了撇嘴,转身坐在空出来的排椅上,跷着腿在银色的托盘里找消毒水,一边找一边哼着满大街都在播放的流行音乐的调调。那没有一个音肯老实待在自己原位上、活像是重新进行了编曲还是最折磨人耳朵的小调就像一把无形的锯子,争先恐后地涌入叶屿的耳郭,试图蔓延至他的大脑好锯断他的神经。

当然,神经磨炼得比钢铁还结实的叶屿是不会被这点小问题打败的,他只是翘起嘴角笑了笑,露出了久违的神色。

“那有义气的女英雄又去哪里伸张正义了?”他走过来递出一瓶紫药水,“我们这么熟,就不用重新认识了吧?”

游棠扭过头给他一个后脑勺,用行动充分传达着“我们不熟”的信息。叶屿耸耸肩在游棠身旁坐下,伸出一只手,手中的紫药水已经换成了酒精:“好吧,那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叶屿。不过你就不必介绍自己了,我和你熟。”

把她受伤的右腿直接搭在自己膝上,叶屿麻利地卷起她的裤脚,轻柔又快速地给她处理伤口。

就像以前一样。

“生气了?”叶屿手上动作不停,偏头望了望游棠。

游棠正靠在椅背上,目光在室内漫无目的地逡巡,闻言抿了抿唇,把目光投递到叶屿身上,定定地瞧着他不说话。叶屿也不追问,一笑换了话题。

“听说你现在包扎极好,我本来还想见识一下。”

“林阿姨告诉你的?”这次游棠略略沉默后,倒是回答了,“什么好不好的,就是速度快了点,外形还是和以前一样丑。”

“在T国,速度每快一分,就能多救一个人。”

游棠没有反驳。T国不是中东地区最混乱的地方,却是最危险的地方,不时有战争和暴动发生,当真一分一秒都是生命。她跟着身为战地医生的妈妈,对此的认识更是直观,她也靠着这手极快的包扎术帮了不少人。

血污在棉签的擦拭下一点点变得干净,露出柔韧素白的肌肤,也露出一道细细浅浅的疤痕,那疤痕蜿蜒附在小腿正中的位置上,像一条拉链连接起了左右两部分。叶屿伸出手摸了摸那道凸起,抿了抿唇轻声问道:“你的腿……”

“骨折了,才好没多久。”游棠抻了抻伤腿,“去的第一年年底伤的,那天吃坏了东西拉肚子,本来动作就慢,还要逞英雄去救人,结果就被倒塌的房子埋了半截,挖出来的时候腿就已经断了。”

阿依莎带着活泼笑容的稚嫩小脸浮现在眼前,想起那个总跟着自己的小尾巴,游棠弯了弯眼,觉得一条能恢复的腿换一条活生生的生命真是太值得了。

她说得轻描淡写,甚至眉眼弯弯都是笑意,但叶屿却能想象出当时有多危险,重逢的喜悦已消失无踪,心中犹如装进了大石,沉甸甸压得他飞扬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两人相顾无言,游棠也收了笑,注视着叶屿线条依旧的侧脸出神,心中却翻江倒海,起起伏伏都是这两年来越发难挨泛滥成灾的思念与喜欢。

“叶屿……这两年你去了哪里?”心里藏了许多的问题,她终于问起了那年夏末的不告而别,犹如卸下了背负已久的重担,游棠整个人都透出几分释然来。她坐起身,背脊挺得笔直,落在叶屿身上的目光灼灼。

终于问出来了。

游棠不是个能藏住话的人,事实上,原以为一见面就会抛出来的问题被拖到现在才讲,已经足以让叶屿惊讶了。看来这两年,成长的并不是他一个。他流畅的动作终于卡住,微蹙起眉,唇翕动着,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最终他归于沉默,探手取过纱布给游棠的伤口缠裹。

看出了他的逃避,游棠垂下眼睫遮住了眼中满眶的失望,只觉得眼前的人有点陌生,失落和茫然掀起的浪潮似要将她淹没。明明还是那个人,可她就是能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夏蝉固执地在九月微凉的风中继续鸣叫,用自己的语言送来不知名的诗篇。白色的窗纱轻摇曼舞,在空中划出圆润的曲线,间或洒下的斑驳光影,是过往的十数载的剪影,仿佛一霎回到熟悉到让人心惊的从前,小小的她揉着惺忪的睡眼,等叶屿来喊她一起上学……

十一岁的游棠被忙碌的父母送到了爷爷奶奶家照顾。

大清早,隔壁就传来一阵喧闹。林静出去转了一圈又回来,笑眯眯地朝儿子招手:“小屿啊,隔壁游爷爷家的小妹妹来了,你要不要去和妹妹玩?”

同样十一岁的叶屿摆弄着手中刚拼好的飞机模型,头也不抬地拒绝:“我不要。”

“为什么呢?妹妹很可爱啊。”林静不解,想到游家小姑娘乖巧的样子,她在早慧儿子身上快消磨殆尽的母爱又要泛滥了。

好想有个这样的小女儿啊!林静不由得发出羡慕的感叹声。

可爱?

叶屿想起了大院里同样被母亲夸过可爱的李家妹妹和王家妹妹。如果他母亲对“可爱”的定义一如往常,那这个“游家妹妹”不是个泪包子,就是个告状精,总之和“可爱”二字是沾不上什么边的。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抱着模型向房间走去,留下了望穿秋水的母亲。而林静看着走得干脆利落的儿子摇了摇头,还是忍不住眼馋隔壁香香软软的小姑娘,打开门再一次出去了。

和煦的风从打开的窗格子拂过,带来清新空气的同时也带来了热闹的气息。游家长子的小家庭一直在外为社会奉献光与热,大院家中长年只有一双父母在,两个老人家都是喜欢清静的性子,少有如现在一般热闹的时候。叶屿走过去关窗,发现隔壁与他房间相对的那间屋子已经不知何时换了布置,那铺天盖地的粉红粉蓝粉紫粉白看得他眉梢一跳,连忙从窗前走开。当然,现在的叶屿还不知道,这间让他有些接受不能的屋子将会住进他心心念念的姑娘。

虽然关上了窗子,但丝丝缕缕的声音还是锲而不舍地钻了进来,叶屿索性带着他的飞机模型下楼,在院子中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试飞。

好巧不巧地,模型卡在了树上,任小小的叶屿怎么蹦跳都够不到,他只好耐着性子在原地等待,希望有人经过时好帮他拿下来。只是他却忘了,安静的前提就是人烟稀少。苦等无果的叶屿对着没有人影的院子,索性决定爬上树去取。

刚爬上枝丫将模型取下,院中小径的那一头就出现了个小小的身影,叶屿望着那逐渐接近的陌生小姑娘,不动声色地将自己藏好在树上。

受大院的几个娇滴滴动辄搅得天翻地覆的小姑娘的影响,以至于现在叶屿看到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麻烦。没有人喜欢自找麻烦,叶屿和所有人一样,对自己所定义的麻烦都是避之不及的,自然是不希望被这个小姑娘发现。他紧盯着“不速之客”,看着那慢吞吞一团挪了过来又向着来时的反方向而去,他不由得舒了口气。

不,他放松得还是太早了——那小小的一团即将走出叶屿藏身的树荫时,突然“呀”的一声,回头瞧着一处地方不动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讶异,却让叶屿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团子重新返回树下,弯腰从茵茵绿草中捡起个亮晶晶的东西。

他的扣子!

摸着领口的线头,不知何时掉了扣子的叶屿懊悔不已。塑料的透明纽扣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绚丽夺目的光芒,小团子凑在眼前看了看,又四下观望着,似是不知草丛中怎的有个孤零零的扣子。看着她的动作,叶屿轻轻屏住了自己的呼吸,抱着树干的手紧了紧。

他的反应过度了。须知道过犹不及,人越是紧张,就越容易在关键的时候坏事,叶屿就是如此。以往总对电视剧里各种意外暴露嗤之以鼻,可当他自己在紧张之下扳下一块树皮发出声音之后,他整个人都僵硬了,只想变成一片树叶与周围融为一体。

“你怎么在树上?”

小团子循声抬起头,就看到头顶的树杈上坐了个小男孩。那仰起的一张脸**嫩的,两只澄澈的眼睛闪着好奇的光,滴溜溜地绕着叶屿直打转。被这目光一盯,一句话从叶屿的口中脱口而出:“看风景!”

小团子“哦”一声,摊开肉嘟嘟的小手,露出刚捡到的扣子:“这是你的吗?”

叶屿瞅着那让他功亏一篑的扣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小团子便咧开嘴笑了:“我捡到了你的扣子,你下来呀,我把扣子还给你。”

然而叶屿坐得稳当,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你把扣子放在地上就行了,一会儿我自己取。”

闻言,小团子收回手,却没有如叶屿所说的将扣子放在地上,而是带着几分羞怯,用胖乎乎的手指搔了搔脸颊,笑得阳光灿烂:“那个……我叫游棠,你叫什么呀?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玩?”

原来这就是游爷爷家的小孙女,这么看着,倒真是比之前那些娇气包乖巧可爱多了,妈妈的眼光有进步啊。如此想着,叶屿收回了略带审视的目光,松开了自己紧绷的神经,但还是没有下来的打算,也不准备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淡淡道:“我现在不想下去,你先去找别人玩吧。”

“可是……我找不到其他人啊……”游棠比了比两根食指,有点小委屈。她在院子里转了这么久,一个小朋友都没碰到,刚发现的这个又冷冰冰的,一看就不是能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虽然他很好看,让人忍不住想要爬上树跟他坐在一起……

爬上树……游棠先是一愣,旋即眼睛一亮,双手击在一起发出脆响,连语调都扬了起来:“你不想下来,那我上去找你啊!”她一向是“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此时更是行随心动,脑中才冒出念头,人就摩拳擦掌着准备将爬树付诸行动了。

观望着她的动作,叶屿连忙出声阻拦:“等等……你、你别上来……”

“你是怕我摔着吗?”游棠偏头看了看他,笑出一口大白牙,“你看起来冷冰冰的,人倒是蛮好的。你放心,我爬树爬得可好了,不会摔到自己的。”

谁怕你摔到,我只是不想让你上来。叶屿在心中吐槽连连。他的心理活动游棠当然不会知道,此刻小姑娘已经做好了准备,一个助跑就攀住了树枝,以和圆嘟嘟的身体极不相符的敏捷翻了上去,等叶屿反应过来,身边已是多了个人。

还真是爬得蛮好的,最起码比他利索多了……

叶屿难得无言。得,人都上来了,他还能怎么办?余光瞥一眼身旁坐得端端正正的人,他往一边挪了挪,当真看起了风景。

过了片刻——

“你看什么看!”叶屿低吼道,耳根子有些泛热,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原因无他,旁边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看,任谁都会觉得不自然。

“看你呀。”显然,看人的人并没有这个自觉,游棠捧着脸,歪头看着叶屿,回答得一本正经,“你这么好看,不多看看多浪费啊!”她倒是想一起看风景,可她实在不知道,一片树林子有什么好看的?

“不准看!”叶屿把头扭到一边。想到游棠那亮晶晶的眼睛,他就一阵气结。

“为什么?”游棠很纳闷,“你看你的风景,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她脑中灵光一闪,回忆起了爸爸曾经念给妈妈的一首诗,觉得很应眼前的景,便活学活用地搬了出来,还即兴进行了改编,奶声奶气道:“你坐在树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坐在旁边看你……”

她卡了壳,苦恼地抓抓脑袋苦思冥想,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后面的两句。虽然被改得不伦不类,但拜顶好的理解能力所赐,叶屿还是与看过的原诗对上了号。热度从耳朵扩散,他的脸“噌”地就烧红了。

所以,他是被一个比他还小的小姑娘给……调戏了?

这一刹的感觉不亚于天崩地裂,叶屿一时间僵住,只觉得全身血液源源不断地往脸上冲。而游棠注意到他的异样后,立刻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饶有兴致地伸出一只小胖手戳了戳他的脸颊:“哎呀!你的脸好红啊!”

“你!”叶屿抖着手指着游棠,口中再蹦不出第二个字。他悲哀地发现,如此关键的时候他词穷了。

“我?”游棠反手也指了指自己,疑惑又无辜地问,“我怎么啦?”

面对翻脸变呆萌的小丫头,叶屿只觉得心好累,他把模型在怀中抱好,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要干什么?”他刚攀着树站起来,一道阴魂不散的声音就追了上来,“你这样站着很危险的,快坐下来。”

“我要回家,你一个人慢慢玩儿吧。”叶屿硬邦邦道。

“别呀!”听他这么说,游棠急了,“我一个人好没意思的!你再待一会儿嘛。”刚找到的小伙伴要走,急得她的两弯小眉毛都耷拉了下来,“你是不是生气了?那我……那我不看你了。”

叶屿不为所动,依旧要走。游棠无法,伸手就紧紧抱住了叶屿的腿。

“松手!”叶屿使劲往外抽自己的腿。

“不松!”游棠使出了吃奶的劲。

“快松手!”

“不!”

“你……你!你无赖!”既要抱着模型,又要保持平衡,还要拼了命挣脱自己的腿,不知不觉中,叶屿就被一条树枝钩住了裤子。他心中拢上了一层不祥的预感,却暂时无暇他顾。

终于,在新一轮的“拉扯”过后,他的预感成功地照进现实。“哧”的一声轻响,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先四目相对,然后一起掉转视线望向了声音的来源。

“啊——”短暂的寂静过后,一声尖叫划破了这一方的安宁。游棠总算如叶屿所愿松开了手,将一双胖乎乎的手盖在了自己的眼睛上,连带着遮住了大半张脸。

“你喊什么喊!”叶屿黑着张脸,从树枝上用力拽下自己裤子被钩破的一部分。

“你流氓!妈妈说不能让男孩子看自己的屁屁,也不能看男孩子的屁屁!”

“……”

看着义正词严却从指缝中露出一双乌溜溜大眼睛的游棠,叶屿终于忍不住咆哮出声:“你才流氓!”

今天的老皇历上一定写着不宜外出。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踩在坚实地面上的叶屿如此想着,脸沉得简直能拧下一摊水来。瞥一眼跟着蹦下树的游棠,他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来:“麻烦精!”

亏他先前还觉得妈妈的眼光有进步,没承想这臭丫头不哭不闹的,折腾人的本事倒更胜一筹。他捂紧了自己裤子被剐开的地方,板着脸就要大踏步离开这里。

同一件事,叶屿的心情糟糕透了,游棠却未必。她颠颠地跑上前,朝着叶屿扮出个鬼脸,笑嘻嘻说出一句“海绵宝宝”,在叶屿的怒火还未喷涌而出的时候撒腿便跑,甩起小短腿风一般穿过小径,从叶屿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那速度与长度严重不成正比的小短腿让叶屿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游棠说了什么,顿时脸又成了一块大红布,也不知是窘得还是气得——他今天穿的小**上印的,就是一整个海绵宝宝。

游棠一口气跑回家,正好在楼底下碰到隔壁的林阿姨。

“阿姨好!”

因着才见过,且很喜欢这位和气的阿姨,是以游棠对林静还有印象,当即停下脚步问好。

“棠棠找到小伙伴啦?”林静笑得温柔,弯下腰摸了摸游棠的头,满腔爱的泡泡又开始泛滥。哎呀,瞧瞧这乖巧的小模样,真是惹人爱啊!真想自己也有一件“小棉袄”啊!

“找到啦!”游棠点点头,脸上红扑扑的,眼睛笑成了一道弧,“虽然他不太爱说话,人也冷冰冰的,脾气还有点怪,但我们还是玩儿得很开心!”

“棠棠真厉害!”林静一边夸着游棠,一边在心里嘀咕,听着怎么像她家那个一身毛病的臭小子呢?

“那棠棠的小伙伴叫什么名字啊?”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林静问道。

“我不知道。”游棠摇摇头。

“不知道?”林静讶异地重复了一遍。

“对呀,他没有告诉我。”游棠瘪了瘪嘴,但很快又高兴起来,“我叫他‘海绵宝宝’!因为他的‘小内内’上有一个海绵宝宝!”

小内内?

林静觉得自己跟不上游棠跳跃的思维了,同时又觉得哪里不对。她记得今天叶屿这个臭小子穿的就是海绵宝宝……

不会这么巧吧……

这样想着,视线里就多了一手抱着模型一手背在身后的自家儿子,正垂着头慢慢走近。走近了,她才发现叶屿哪里是背着手,分明是捂着豁了口的裤子。林静一下子就串起了整件事,连忙抿嘴强忍住笑,直到满身低气压的叶屿毫无察觉地即将从眼前走过,她才乐呵呵地唤道:“小屿!”

叶屿闻声抬头,就看到一大一小两张笑脸,其中小的那个还挥了挥手,冲他又喊了声“海绵宝宝”。

“妈……”他选择性忽视掉游棠,一丝一毫余光都不想分给她,目光都落在了林静身上。

“哎呀,脸色这么臭,我的小屿要不帅了!”

这话叶屿不知该如何接,索性选择沉默以对。倒是游棠仰头看看林静又看看叶屿,疑惑地问:“海绵宝宝就是林阿姨家的小哥哥吗?”刚见面的时候,林阿姨告诉过她,她家里有个小哥哥。

“对啊。”捏捏游棠软乎乎的小脸,林静含笑道,“他和你同岁,只比你大了两个月,以后你们可以常在一起玩。”

“好啊好啊!”游棠拍着手笑了。

叶屿却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三两步进了楼洞。

“没礼貌的臭小子!”自家儿子不捧场,气得林静直跺脚,转而安慰游棠,“棠棠,他就是这个臭脾气,你可别生气。”

游棠摇了摇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笑嘻嘻道:“海绵宝宝不找我玩,我可以找海绵宝宝玩啊!他可好玩了,我喜欢和他玩!”

说着说着,她就跟着钻进楼洞,在叶屿家门外追上了叶屿:“海绵宝宝,明天我再来找你玩!”

叶屿面无表情地睨她一眼,扭开门把手进门,“啪”的一声干脆利落地摔门落锁,留下游棠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眯眯地转身进了自己家。

第二天,在相对的小阳台上,两个人又见面了。

大清早的,叶屿就听到动静,过来看的时候发现自己阳台上多了张皱巴巴的纸,对面阳台上伸出截在空中挥舞的手臂。

经过一夜的缓冲,叶屿已经恢复了素日的平淡。他拉开门抱着手臂走到阳台上,对着那一蹦一跳露出的发顶凉凉道:“你在干什么?”

“是你吗,海绵宝宝?”游棠蹦得更加起劲了,“我来还你扣子呀,昨天忘记了!你看看有没有一张纸?我包在纸里扔过去了。”

“扔?”叶屿反问。

“我够不到嘛。”游棠答得坦率。

叶屿瞅着半天连眼睛都露不出来的小矮子,觉得要求她用别的方法确实是为难她了。他环顾一圈,瞧见扣子早已从纸团中落下,一路骨碌碌滚到了阳台边缘的缝隙里,他走过去捡起,又顺手捞起那纸团,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只见巴掌大的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句“还给海绵宝宝的扣子”。

真是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海绵宝宝”这四个字。

按了按隐隐作痛的额角,叶屿决定要和这个“麻烦精”谈谈。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这四个字一定会被游棠宣扬得尽人皆知。

“游棠。”他走近墙边严肃道。

“怎么了?”游棠总算想起了可以从屋中搬一把椅子垫在脚底下,此时她踩着椅子扒着墙,摇摇晃晃地探出大半个脑袋,和叶屿保持在同一个高度。

“不要再喊我海绵宝宝了!”

“那我应该喊你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叶屿一愣,心里立即盘算起来。两害相权取其轻,转瞬他便有了决定:“我叫叶屿。”

“叶……屿?”游棠跟着重复了一遍。

“对,以后你直接喊我的名字,不许提海绵宝宝!”

“我记住啦!”游棠高兴地点点头,转而期盼地看着叶屿,“我们都知道了对方的名字,那我们是不是就成为好朋友了?”

我为什么要和麻烦当朋友?

叶屿在心里吐槽连连,面上却不露端倪,只拿眼睛定定地看着游棠。游棠把脑袋枕在臂弯里,侧头看着上方陌生的天空,丧气而又闷闷不乐道:“我没有好朋友……”

叶屿一愣,半天才想起妈妈之前告诉他的事情:游家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要天南地北地跑,直到今年游爸爸光荣晋升维和战士要去驻留中东,而游妈妈作为战地医生也要跟去,这才不得不把游棠送回大院跟爷爷奶奶同住。

想来也是,整日东奔西跑的,哪里交得上好朋友?

眼看着一直神气活现的游棠突然低迷,原本想干脆利落拒绝的叶屿不知怎的就微微点了点头。游棠立即雀跃起来,眼角眉梢都填满了在叶屿看来“傻乎乎”的笑意。

他也勾起唇笑了。

就让你先开心开心吧……反正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是见不到我了。

游棠再一次扑了空。

“阿姨,叶屿什么时候回来啊?”刚交到的好朋友转眼就不见了,小小的游棠很失落。她站在隔壁门前,仰着脸向温柔可亲的林阿姨询问叶屿的归期。

“棠棠乖,小屿去看爷爷奶奶了,很快就回来了。”

“他都走了快一个月了。”游棠扳着手指头,越数越委屈。说好的好朋友一起玩呢?

“这……”林静笑得有些尴尬。叶屿一向有主见,是以她还真的不知这小子什么时候回来。“应该就是这两天了。”看着游棠皱巴巴的小脸,她决定再打个电话催催叶屿。

“我知道了阿姨。”游棠礼貌地道谢后,垂着头下了楼梯。送她过来没两天,爸妈就去工作了,又不能闹身体不好喜欢清静的爷爷奶奶,唯一的好朋友又消失不见……游棠觉得天地有多大,她的孤独就有多大。

这种感觉在看到满院子一起玩游戏的小朋友时达到了顶峰。来了几天她才知道,大院里还有很多跟她年龄相仿的小朋友。最开始的时候,她也曾兴高采烈地想要加入,可是不知为什么,大家好像怕她似的。这种集体性的无声排斥很伤小游棠的心,渐渐地,她就不再尝试融入,只在一旁默默围观。

站在温暖的阳光下,游棠对着一片欢声笑语出神。许是孤独感爆棚的缘故,她再一次鼓起勇气走上前,想要加入欢乐的队伍。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她得到了不同的回应。

被朋友们戏称为“小李子”的李啸是大院的孩子王,今年十二岁,整日里掐东惹西,真正是猫狗都嫌。他看着天天来旁观今天再一次想要加入的游棠,露出了一个隐秘的坏笑。

“你想和我们一起玩?”

游棠猛点头。

“我们可以让你加入,不过我们现在在玩‘摸瞎子’,你得当摸的那一个!”

已经被喜悦冲晕头脑的游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很快,就有人将蒙眼的布条系在她的眼睛上。

视野一片漆黑,游棠伸出手摸索着,凭着先前的记忆开始挪动。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眼睛被蒙上的一瞬间,周围的孩子们已经在小李子的一个眼神之下四散而走,偌大的游戏场地里,转眼只剩下了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甫一踏进大院的门,叶屿就看到几个打过照面的同龄人鬼鬼祟祟地蹲在树后,正指着一个方向捂嘴笑个不停。风从沙沙作响的树叶间穿过,顺路捎来了他们的只言片语:

“你们看她在那里绕圈子的样子!是不是笨手笨脚的?”

“不光是笨手笨脚的,人也笨!这么久了都没发现人都跑了!”

“这样才好玩嘛!发现得太早有什么意思。”

“快看快看!她撞到墙了!”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又有倒霉蛋栽在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惹祸精手里了。叶屿习以为常地收回视线,目不斜视地从一旁走过,满脑子惦记的都是组装新模型的事。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以至于在穿过园子时完全没有发现,一个蒙着眼的人正循着他的脚步声跌跌撞撞地靠近。

直到他被撞上,还被以一种“生怕他跑了”的架势紧紧抱住,叶屿这才从自己的小世界里脱离出来。

垂眼看着这个灰头土脸却似曾相识的身影,叶屿一挑眉头,觉得自己知道这个倒霉蛋是谁了。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1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2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2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3 萧权穿越

    3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4 夏珠一胎八宝

    4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 5 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5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臭臭公子| 古代言情

    边境动乱,白欣然替父从军上战场,救了镇国大将军沈苍一命。那一救,让沈苍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他曾发誓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将别的女人迎回府……“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断头崖上,她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凄惨坠落。“沈将军,我不要你了……”

  • 6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6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