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葬龙眼陈原林素素全本大结局阅读

地葬龙眼

更新时间:

《地葬龙眼》是零度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原林素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寻龙奇书。命运从此改变,精彩又离奇的人生,从地下大墓开始。...

《地葬龙眼》精彩内容

我和虎子为了买保险柜去了供销大厦,在很多保险柜前面游走,小的只有四五十斤,大的有两百多斤。我和虎子选了个大的。供销社的人不帮我俩抬,我俩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这保险柜抬上了我们的三轮车。

拉回来之后,就放在我们卧室里了,将存折,户口本,一些现金和这本宝书都放在了里面。这心里才算是踏实了。我倒在床上说:“虎子,有钱的感觉,**好啊!”

虎子嗯了一声说:“是啊,我再也不想回去滦县了。那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说:“我也不回昌黎了,今后就在这里扎根儿了。”

正说着呢,就听到外面有摩托车的声音。

我俩起来,出来一看,是一辆木兰踏板车停在了我们的店前面。车上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三爷。

三爷从摩托车上下来,伸出手指着里面说:“进去说。”

我们进了屋子之后,三爷说:“关门。”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肃性。我去关了门,回来后,我说:“三爷,您是不是有啥吩咐?”

三爷坐下,然后一伸脖子,双手从脖子里摘下来一个皮绳,在皮绳上拴着一个羊角形状的东西。他把这个摘下来,套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后把手放在了桌子上,敲着桌子,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三爷这时候嘿嘿一笑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把手举起来,我仔细观看,这手指上的东西像是一个猫爪子,上面刻着的是一只被蛇缠绕的乌龟的阳刻图案。

我此时恍然大悟,说:“这是摸金符,玄武符。三爷,您是摸金校尉!这是玄武摸金符。”

这时候我彻底懂三爷为什么这么帮我了,他想要的,是自由。

三爷这时候看着我点点头说:“我就是摸金校尉,授得是北玄武的代传承。”

我和虎子互相看看,然后都坐在了三爷的对面。我们没有说话,而是等着三爷说话,我知道,三爷还有话要说。

三爷的手指一直在哒哒哒敲着桌子,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有十几秒之后,这手指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他轻声说:“我的祖上叫杨诚,曾经是曹军麾下的一名摸金校尉,他的顶头上司就是胡小军的祖上,胡琳。他的军职是倒斗中郎将。在三国时期,这支部队规模很大,有三千余人,中郎将下面是四位摸金校尉,分为东南西北,在四方为充盈军库干着盗墓的事情。”

随后,三爷叹了口气,接着说:“后来曹丕称帝之后,这支部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了。从三千多人,最后精简到只有三十多人。原因很简单,这胡琳是燕王曹宇的亲舅舅。曹丕对他极度不信任,逐渐剥夺了他的兵权。胡琳知道没有办法再在军队里混下去了,于是就拿出来了大量的钱财,分给了四位摸金校尉,让大家带着各自的手下各奔前程。四位摸金校尉深知胡琳宽厚仁义,立下誓言,摸金校尉传承后人,见到将军令如同见到父母,必将唯命是从。”

三爷的手指又在桌子上敲了起来,敲了十几下之后,停了。接着说:“时过境迁,一转眼就过了一千多年。这摸金符代代相传,最后传到了我的手里。但是我一直就没有拿出来示人,没有人知道我就是北玄武的摸金传人。我不习惯做别人的马前卒。想不到,机会就这么来了。”

虎子这时候哦了一声说:“我懂了。不过三爷,你和我们说这些做什么呢?”

三爷这时候呵呵一笑,他叹口气说:“我今年四十七岁了,前前后后娶了三个老婆,都不能给我生个一儿半女。这说明什么我心里清楚,是我的问题。我想,把这摸金符总要传下去吧,这个人我找到了。”

说着,三爷把摸金符摘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慢慢地推到了我的近前。他说:“这摸金符是陨铁打造,和将军令是一块料打造出来的。形状能伪造,但是材料是伪造不出来的。”

我说:“三爷,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三爷摇摇头说:“你必须收下。也只有你,能让摸金校尉摆脱被控制的命运。摸金校尉虽然有着一身本事,但是无奈,在分金定穴方面一无所知,受人牵制。而你不同,今天你让我大开眼界了,我今天算是彻底服了。”

他随后对着我一抱拳说:“陈原,你要是不收着这摸金符,我就只能把它带进棺材去了。”

我看着这摸金符犹豫,我知道拿了这摸金符意味着什么,这不仅是资产,也是责任。

虎子说:“老陈,你就收下吧。”

我点点头,伸手把摸金符拿了起来,然后套在了自己的食指上,我举着手指看看,这指符非常的锋利。

我把手慢慢地放在了桌子上,学着三爷的样子在桌子上敲了敲。然后用力往后一抓,竟然把桌子抓出一道沟槽来。这指符的锋利程度和材料的精度可见一斑。

三爷这时候呵呵笑了起来,他站了起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说:“我也算是对得起祖宗了,摸金校尉玄武一门,后继有人。”

说完,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就出去了,到了外面之后,骑上他的小摩托就离开了。

天黑之后,虎子和我把三轮车和大挎子弄进了后院,锁了后门。然后我俩把铺子关了板儿,锁了门,打算去馆子吃顿牛肉馅儿饺子。刚出门,远远就看到一辆桑塔纳轿车从远处开过来了,到了我们的书店门口就停下了。

其实不用猜都知道,来的是尸影。

我们这小胡同里,除了尸影会开这种轿车进来,一天也看不到一辆小轿车的。她没有下车,而是把车窗放下来了,把头伸出来对着我们一摆头说:“上车。”

虎子大大咧咧,过去趴在了窗户上说:“尸老板,我们就不上车了。你有话就直说,言简意赅。”

尸影说:“我饿了,一起去吃饭可以吗?”

虎子说:“行啊,今天我请客,去三联饺子馆儿吃牛肉大葱饺子。出胡同右转就是,你先过去,我们随后就到。”

尸影点点头,然后关上车窗,从前面十字路口掉头回来,先去了。

到了饺子馆,每个人点了半斤饺子。尸影吃不完,分给我和虎子不少。

这些天也吃出底儿了,饭量是一天比一天轻。半斤饺子足够我吃了。

在吃饺子的时候,尸影说:“老陈,虎子,我这次来还是为了胡将军的事情来的。这件事我想了下,让胡将军出五万块钱,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我这时候正往碗里面倒醋呢,倒完了我把瓷壶放下,开始扒蒜。我一直就没说话。

虎子也不搭理尸影,低着头吃饺子。一边吃一边嘟囔,要是能准备点香油就完美了。

尸影说:“你们要是有什么要求,可以提。这件事总是要解决的,不是吗?”

我这时候还是低头吃饺子,一口一个,很快把盘子里的饺子全吃了。吃完了,我用手一擦嘴。尸影递过来一张纸巾,我接过来又擦了一遍嘴后,把纸巾扔在了桌子上。

尸影说:“老陈,虎子,胡将军答应给五万块钱,就是服软了。你们应该找个台阶下,不然这件事僵持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我说:“他不想给,我也不可能去他家找他要。他到底在怕什么?”

尸影这时候叹口气,随后深深吸入一口气,又呼出来。她坐直了,很认真地说:“还不是面子的问题。”

我摆着手说:“我看不是,我觉得他是怕摸金校尉真的不听他的话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是这个道理吧?”

尸影点点头说:“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你也不要把这个看的很重。毕竟摸金校尉离开胡家,也是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摸金校尉下墓摸金是好手,但是分金定穴,还是要靠胡家的。找不到大墓,摸金校尉还有什么用?”

虎子这时候笑了,说:“既然如此,还是算了吧。五万块钱还是让胡小军留着吧。这将军令,我们不会松口的。对了,还有那个白皙,麻烦你通知她一下,有空了来我店里,那三个头还没磕呢。”

尸影这时候哼了一声,把胳膊盘了起来,趾高气昂地说:“你们还是太年轻啊!有时候见到台阶就要下,要是太轴了,对你们自己也是伤害。你们要明白自己的身份,还要能认清自己的实力才行。和胡将军对着干,你们捞不到好果子吃的。”

我站了起来,看着尸影一笑说:“你这是威逼利诱来了一个全套服务啊,尸老板,看来我们是话不投机。”

我和虎子起身就出了饺子馆,头也不回地就回到了我们的书店。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1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六月| 穿越架空

    没有梦回实验室,她很失望。摸索着爬过去,爬到桌子附近,她记得,上头有茶水,还有馒头。她需要喝水,需要吃点东西。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3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4 萧权穿越

    4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5 夏珠一胎八宝

    5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 6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6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