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安静秦扬的小说 《何其幸运遇见你》 全文精彩试读

何其幸运遇见你

更新时间:

《何其幸运遇见你》是鄢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何其幸运遇见你》精彩节选:她也准备喝水,奈何拧了半天也没把瓶盖拧开,稚嫩无瑕的小脸皱成一团,两侧的腮帮鼓鼓的,让人想捏一捏。大概是因为刚运动完,她白净的脸颊还泛着些诱人的粉。这……有点乖啊!“怎么样?可以吧?”厉霆就喜欢看秦扬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用手肘捅了捅他。“难得一见的左手直板。”秦扬回过神,“我怎么没在国家队见过她?这水平都没进?”“我说你以前练球练到与世隔绝你还不信。”厉霆淡淡地笑,“进过,两年前被退回省队了。”“为什么?”秦扬下意识地问。“打架。”...

《何其幸运遇见你》精彩内容

第二章

她怎么就怎么就不明白他的苦心呢?

男女队都才开始训练,休息室此刻无人。秦扬没了拘束,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跷了个不羁的二郎腿。

安静心虚,背着手耷拉着脑袋站在沙发旁边,活像个犯了错挨批评的小学生。

“你在想什么?”

安静没跟秦扬相处太久,这是第一次见到他用这样严厉的口气跟自己说话,一时间嚅嚅喏喏,半天没憋出一个字。

“是真的打不着,还是不想打?”

面对秦扬的质问,安静没办法回答。

秦扬被她给气笑了。

她怎么就……怎么就不明白他的苦心呢?

秦扬放下跷着的腿,身子前倾了些许,努力地研究着她的神情。

“安静,我最讨厌弄虚作假的人。能让我打假球的情况只有一种,就是世界赛的时候避免给外国友人剃光头。”

剃光头,就是得0分。世界赛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为了不影响两国友谊,在胜券在握的情况下适当让球,不至于让友邦太难堪。

但……她显然不是这种情况。

讨厌吗?

这才第一天,就让他讨厌了。

安静把头垂得更低,贝齿紧咬着下唇。

秦扬坐在沙发上,比她矮了一个头。他凑到她身前仰视,这才发现安静一双大眼睛红通通的,像只可怜兮兮的兔子。

秦扬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我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他试探性地询问。

安静用力地甩甩脑袋,好巧不巧甩出一滴眼泪,好巧不巧掉在秦扬的额头上。

“对,对不起!”

安静尴尬,手忙脚乱地凑上去擦,结果被秦扬一把逮住她滑腻的小手。

“干吗这么怕我,我又不会吃了你?”秦扬放柔了声音,“我只是想知道你打假球的原因,有什么隐情不能告诉我吗?”

安静被他攥住手腕,心跳扑通扑通。

“没……没别的原因……”她吸了吸鼻子,声音细如蚊蚋,“就是……就是想一直和你打球。”

休息室里静了好半天。

所以,他还是生自己的气了吧,他最讨厌弄虚作假的人,自己就正好犯了大忌,怎么就这么点儿背。她只是想和他待久一点,就一点。都怪她奢望太多,明明能在一个队里已经很好了,为什么不能够知足呢?

安静抹了把泪,把手腕从秦扬那里抽出来,退了两步,朝他鞠了个躬:“对不起,秦指导。”

说完,她转身朝门口走去。

“哎!”秦扬回过神来,忙不迭地叫住她,“过来!”

安静站在门边,没敢回头。

她怕一回头,自己又要哭了。

“最近只是因为老杨出差,我才暂时帮她代个班,这几天可能不经常陪你。”秦扬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她跟前,掏出外套兜里的一袋纸巾递给她。

她怎么这么能惹人怜呢?为了跟他打一上午球,居然故意输球,亏得他费尽心思要替她证明实力。

安静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就顺从地接过来,抽出一张纸开始在脸上胡乱抹。

结果是——

安静平日里唇色偏白,早上起床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一点,也为了让自己见秦扬的时候好看一点,她擦了点粉色的口红。

这种浅浅的颜色看起来倒不明显,但被安静一抹,那就另当别论了。

秦扬瞧见她嘴唇周围有一团一团的粉色痕迹,瞬间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又好气又好笑。

他重新抽了张纸,左手把住她小巧的后脑,右手拿着纸巾轻轻擦拭掉她唇边的口红。他修长的手指在安静精致的嘴角摩挲着,指尖的力度透过薄薄的纸巾,把安静蹭得有些发痒。

“我是你专属的主管教练,你是我的人啊,你不跟我跟谁?”

低哑的嗓音裹着他身上洗衣液的清冽的味道飘过来,安静有些晕乎乎了。

“想和我一起就直说啊,笨。”

笨。

笨小孩儿。

笨死了!

刚刚的委屈失落瞬间蒸发,安静现在满脑子只剩下这一个字。

什么鬼嘛,骂人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也能这么撩。

“以后训练别涂口红了,你不涂也好看。”秦扬倒没想那么多,把纸巾揉成一团丢进垃圾篓里,又顺手拍拍她的脑袋,“走吧,我陪你。不过以后想要什么就跟我直说,不许哭。”

“好。”

安静屁颠屁颠地跟在秦扬后面出来,然后两个人开始继续打球的时候,不少人的心里是疑惑的,还有人心里是崩溃的。

“看到没?看到没!我就说吧!”邵琳一个反手结束了这局不甚走心的训练赛,得意扬扬地笑道,“你同意的打赌啊!我还没想好指使你做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忘的!”

赵梦云一想到那混账赌约就头大:“秦扬他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不按规矩办事呢?你是半仙儿吗?你怎么猜得到?”

邵琳一脸高深莫测:“他怎么回事,你自己去问他呗!反正机智的我早已看穿一切。”

……

谁敢去问他啊?

说他不按规矩办事?规矩不都是他定的吗?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安静。”邵琳重新发了个球,“某些事情你我不情愿,有些人就不一定了。”

方才胡乱打了几颗球就差点被秦扬骂了一通,现在跟他正式打起来,安静可是一点儿也不敢含糊。

秦扬练球的时候人狠话不多,除了偶尔提醒安静一些技术上的弱点,其他时候都在一丝不苟地陪练。

哪怕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状态越来越差,他也不想放下球拍,不然也不会一直强撑着霸占队里的名额,从大满贯掉到连铜牌都拿不了,才无奈退役。

他爱乒乓如生命,只要还能拿起球拍,他就不愿意停下。

年岁越长,才越知青春无价。每一颗球,他都把它当作最后一颗来打。这也是为什么刚刚他如此生气。安静现在青春年华,又天赋异禀,要什么东西拿不下来?

“发旋球的时候注意细节,落点要精准刁钻。你是直板打法,正手的优势一定要发挥出来,在发球时最大限度地突出你的技术优势,抓住了前三板才不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秦扬把球捡起来丢给她,“再试一下。”

安静从善如流地接过,按照他的说法重新发了个漂亮的旋球。

每个教练都自然而然会有惜才爱才的心,秦扬在心里感叹了一万遍她惊人的领悟力。他看了看表,今天上午的训练时间已经到了,遂收了球,问:“十二点了,吃饭去?”

安静犹豫了一会儿,为难道:“嗯,但是我约了邵琳姐和梦云姐,你……”

哟,看起来安静和她们处得还不错,他还担心她性子内向不合群,看来是他多虑了。

“行,去吧去吧。”秦扬摆摆手。

安静把剩下的话哽在了喉咙里,好半天才咽下去。她其实想说,你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他都开口邀请她一起去吃饭了,可她竟然因为先前有约而拒绝了他!天啊!自己为什么不能重色轻友一点呢!

安静苦恼地噘了噘小嘴,把球拍收好,向秦扬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去找赵梦云。

这头的赵梦云和邵琳正等着她来“投案自首”。安静一过来,就被两个人一个架住一边胳膊扭送食堂。

“你跟秦指导是怎么回事啊,老实交代!”赵梦云一想到那个赌约就气得牙痒痒,全然不顾平日里温柔的知心大姐姐的人设。

邵琳直接在安静头上狠狠揉了一把:“可以啊小姑娘,我以前小看你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只有安静到了食堂才明白过来她们到底在吐槽什么。

为了保障运动员的身体健康,队里的伙食都是专供的,不仅纯天然无公害,而且山珍海味样样俱全。安静太久没吃到过这么省心又美味的饭菜,一上桌就忍不住大快朵颐。

好吧,她其实是想逃避刚才的问题。

赵梦云打完饭,在安静旁边坐下,却没有因为今天美味的鲍鱼菌菇放过她:“你还没交代呢!为什么你们后来又接着打了啊?”

邵琳坐在安静对面喝汤,依然是一脸高深莫测:“此事又岂是尔等凡夫俗子可以堪破的?”“没有为什么啊。”安静装傻充愣。

“别装。”赵梦云摆明了不好骗,“赢了之后你为什么还跟他打了一上午?姐姐我不香吗?你居然‘鸽’我?”

安静顿了半晌,她不想骗人,也不想说实话,于是挑了个掩人耳目又合情合理的解释:“呃,我觉得秦指导的技术比你好。”

……

行,原来是觉得她太菜,她不配。赵梦云“闭麦”了。

邵琳却不依不饶地开口:“那我呢?”

如果说赵梦云是安静的手下败将,那邵琳呢?她有什么理由拒绝?

“不就是秦扬的粉丝吗?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邵琳面色平静地扔出个炸弹,把汤放下开始吃菜。

她怎么会知道?

“粉……粉丝?”赵梦云恍然大悟,“你不早说!”

安静哑口:“我……我就是觉得说出来会尴尬,很明显吗?”

“废话,你看他那眼神都已经扑通扑通冒桃心了!”邵琳见怪不怪地摆摆手,“这有什么好尴尬的,队里多的是秦扬的粉丝,上到领导,下到保洁阿姨,技术粉、性格粉,还有一堆颜值粉……你是什么粉?”

什么粉?

她能说都是吗?

喜欢秦扬在赛场上战无不胜,喜欢他在私底下重情重义,也喜欢他——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

邵琳看到安静这个荡漾的花痴样子就觉得心肌梗塞:“哎,我是真不明白那个球又刁人又骚的家伙除了皮相还有什么值得你们喜欢的,爱看帅哥干吗不直接去娱乐圈看?”

“他哪有你说的那样!秦指导明明很温柔,他对人可好了!”安静气鼓鼓地反驳。

邵琳和赵梦云不约而同地抖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个带妹打球时能分分钟把人打哭还嘲讽技能满点的变态狂魔……温柔?

邵琳想了想,压低声音问:“你今天和他去休息室,他没说你什么?”

安静怎么可能告诉她那么丢人的事,连忙摇摇头。

邵琳不太信:“真没说你?”

安静把头摇得更厉害了。

邵琳半信半疑地靠在椅背上。

奇了怪了,秦扬那个性格怎么会容忍别人打假球?

邵琳记得秦扬那会儿还是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第一次参加世乒赛,就在小组抽签时十分倒霉地抽到了当时世界排名第三的外国选手。他父母担心他受打击,想让那个选手让他两个球,结果正好被秦扬撞破。他当时和父母大吵一架,还差点儿把这事儿捅给国际乒联最后秦扬不仅狂削了那名外国选手,还出乎意料地拿下了单打冠军,狼神之名就这么传开了。

秦扬就是个打假小卫士,不管是在他面前打假球还是说谎话,通通没有好下场。

怎么会不骂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邵琳叹了口气:“恶人自有天收啊!”

安静:???

安静当天晚上失眠了,小脑袋里被一个人的身影塞得满满当当。她有些想不清楚自己对秦扬的感情,更摸不透秦扬对自己的态度。明明她觉得只要远远地看着他发光发热就满足了可真到了现在朝夕相处的情况,她又**地想更靠近一点。

秦扬呢?他对自己好像不太一样。或者说,与传说中变态毒舌的样子不太一样。

他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

凌晨两点的时候,她从枕头底下悄悄摸出手机,登上微博小号,打开“秦扬”超话。

秦扬虽然已经退役,但转行做了国家队教练,再加上偶尔也接一些综艺和杂志,粉丝并没有流失多少。

安静熟练地点开“精华”分类,开始翻高质量帖子,正好翻到一个最新产出的视频剪辑,她忙不迭地插上耳机点开。

视频剪辑得很精良,截取了秦扬重要比赛的高光时刻,最后还出现了退役名句,再配上又燃又煽情的BGM,把安静看得差点落泪。

视频结束,她按下转发。

@狼神爱吃草莓糖:啊啊啊,剪得太棒了!大半夜哭死我了1551[泪][泪]//@破天为狼:无论走多久,我一直在你身后@秦扬Sirius视频链接

这个小号是安静最开始玩微博时申请的,几年前进了国家队有了大号,她就把这个号的私人微博都删干净了,从此以后就变成了追星特供号,专发与秦扬相关的微博。与那个带着黄V认证粉丝十万的大号不同,这个小号只有几个僵尸粉,丢进秦扬的泱泱粉丝堆里,安静自信谁也找不出来。

意犹未尽地把视频再刷了一遍之后,安静心满意足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安静拒绝了邵琳和赵梦云的午饭邀约,她想有机会和秦扬一起吃午饭。

秦扬还是惯例抽人陪练,那个姓陈名悦的队员喜忧参半地过去,结果不出所料地失败了,她苦着一张脸和秦扬打了半小时就差点儿被虐哭。

不知道是安静自作多情还是确有其事,她总感觉秦扬和她练的时候打球没那么狠。如果她一直输,他还会稍微鼓励她几句。

她将这个想法向和她一起练球的邵琳求证,邵琳淡淡地说:“你想多了,那只是因为陈悦比你菜。秦扬不喜欢和菜鸟打球。还有就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向说话直截了当的邵琳顿了顿。

“还有什么?”安静被勾起了好奇心。

邵琳犹豫了一下,不过也就那么一下,然后继续卖朋友:“你比陈悦长得乖,秦扬是个颜狗。”

“噗!”

安静觉得自己要是在喝水,一定已经喷了一球桌。

陈悦的发球方式似乎存在什么问题,而且屡教不改。秦扬虽然已经把不爽写在了脸上,但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教她,甚至还手把手地带着她发了一次球。

这回暗地里打量的人变成了安静,她跟邵琳打得心不在焉,异常后悔昨天自己没能装得再笨一点。

手把手教,她也想要啊!

不过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秦扬说过,他最讨厌弄虚作假的人。她不能做让他讨厌的事。

陈悦和秦扬一开打就没停过,秦扬已经完全暴走,进入了对人对时间都视若无睹的状态。

他不喊休息,谁也不敢打扰他。

已经过了十二点,场馆里的人都慢慢走了。安静本来想等秦扬一起去食堂,现在看来是等不到了。

今天的菜品也很不错,安静一个人霸占了一张餐桌,却怎么也提不起食欲,只能低下头凭着理智往嘴里塞。

“啪嗒!”

一个餐盘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安静一怔,抬起头来。

“小朋友,怎么这么没耐心,等到一半就跑掉?”秦扬在她对面拉开椅子坐下,“我就那么没魅力,不能让你多留两分钟?”

“没……不不……不是!”安静猛地摇头。

他他他,他怎么知道自己在等他?

“不是?那是什么?”秦扬眉头一挑,笑得老奸巨猾,“那就是承认我有魅力了?”

上当了。

安静点头也不是,摇头更不是。

“我就是没跟你打球,有点不开心。”安静吞吞吐吐,最后还是实话实说。

嗯,他讨厌弄虚作假的人。

所以她还是诚实一点比较好。

对面的人太抓眼球,周围有越来越多的目光偷偷看过来,安静的脸红得像发了烧。

秦扬没忍住,嘴角拼命上扬。

不过令安静有些失望的是,秦扬后来没有再陪她吃饭。

那天吃完饭之后,秦扬加了她的微信,把她拉进了队里的微信群,然后告诉她以后不要等自己,让她有事微信联系。

安静早在全运会之后就把微信的头像背景全改了,但真要让她找秦扬说些什么,她又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甚至想过食堂偶遇,但秦扬总是神出鬼没。别说食堂不见人影,就连好几天训练都是别的教练代劳。

事情就这么拖了两个星期,直到有一天临睡前,安静刷微博再次刷到秦扬,忍不住去问了赵梦云,才得到答案。

“秦扬啊,他爸妈超有钱的,又疼他疼得不行。他刚入队的时候他爸就在总局不远处买了套大别墅,所以他一般都回家陪他爸妈吃饭。”

安静大概听懂了,秦扬平常都不在食堂吃饭。

而且他爸妈应该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这在京城倒是常见,安静只是没想到那种大富大贵的人家也会把小孩子送来学体育。这条路太苦,又是吃青春饭。不是每个人都能好运气地转行当教练,如果没有打出成绩就草草退役,等于将最好的年华都浪费了。更何况中国乒坛竞争无比激烈,来学乒乓的要么是被逼无奈,要么是天赋异禀。

秦扬,当然应该是属于后者。

安静垂下头,默默去卫生间洗漱。

赵梦云坐在床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秦扬最近确实是忙疯了。

世界杯在即,要准备的事情一大堆,他东奔西跑还要兼顾训练,已经分身乏术,根本无暇去逗安静。

这时候,杨英带着一份邀请名单回来,砸得秦扬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世界杯的首发名额是采用的邀请制,由国际乒联依据各大世界赛的积分排名决定。新规之后每个国家只能派两名选手参赛。安静参赛次数太少,全运会银牌的成绩也算不得惊世骇俗,她吃了这个亏,不在邀请名单里。

邵琳,赵梦云。

依然是熟悉的阵容,合情又合理。

第二天训练之后,杨英公布了这个名单。

安静倒是没什么反应,大概早就预料到了。反而是赵梦云一脸不悦:“我都拿了那么多次银牌了,没什么意思,不如退赛让安静去攒个分。”

杨英闻言厉声骂道:“什么叫‘没什么意思’?对任何一场比赛都应该抱有敬畏之心,这话我没说过吗?你本来能力就跟安静不相上下了,现在连资历也要让?体育竞技不是慈善。体育只需要野心家,也只记得住赢家。你问问安静,她愿意让你退赛吗?”

安静站在一旁,低垂的脑袋轻微地摆了摆。

杨英也知道赵梦云是为了给安静机会,但“没意思”那三个字实在太踩她雷点,所以才措辞严厉了些,这会儿又预备给个甜枣:“好好准备,你是有拿金牌的能力的,不要轻言放弃。”

赵梦云握着球拍的手紧了紧,最后还是安静在后面悄悄扯了扯她的袖子方才作罢。

赛前的封闭训练紧锣密鼓地展开,安静虽是替补,但仍然跟着邵琳她们一起加训。世界杯作为三大赛之一,是乒坛的盛会。这回虽然她大概没机会上场,但能去一趟也能学到很多经验。

她很珍惜。

秦扬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努力训练,心里又欣慰又骄傲。他生怕打扰了她的状态,就忍住没去夸上两句。

但是封闭训练着实残酷,安静连续十几天从清早打到傍晚,甚至有时候偷偷深夜加训,累到不省人事。只是秦扬有些疑惑,这小朋友怎么反倒长胖了?

下午训练休息的时候,安静悄悄地溜到了角落的长椅旁。

秦扬见她高强度训练了这么久,这会儿看上去似乎疲乏了,于是跟过去准备鼓励鼓励她,结果就看到某个小不点正缩在墙角鬼鬼祟祟地捣鼓着什么。

“干吗呢?”

秦扬一出声,安静的身体猛地一哆嗦,慌忙要把手里的东西往背后藏,被秦扬逮了个正着。她粉粉的小拳头捏得紧紧的,秦扬眉头一挑,左手把住她纤细的手腕,右手一点一点地把她的手指掰开。

小巧的掌心里,躺着一颗糖。

还是草莓味的。

秦扬的嘴角不可察觉地抽搐了两下。

原来如此。

安静偷吃被他发现,又被他攥住手腕,已经是又急又羞,一双杏眼泫然欲泣:“我……我…

…”

“你你你!你什么你!”秦扬把那颗草莓糖塞进自己衣兜里,在她额头上敲了敲,“你多大了!还偷吃糖!哪来的?还有吗?”

“网上买的,三袋包邮,所以我买了三袋,还有两袋。”

安静脖子一缩,恨不得把脑袋藏进运动服里,原本**的脖颈红得剔透。

“我……我错了……”

软软糯糯的认错里还自然地带了点黏腻的鼻音。

秦扬发现自己对她的生气超不过三秒。他叹了口气,尽量让自己语重心长:“以后别吃了。

运动员随时都可能遇到兴奋剂检查,入口的东西都要慎之又慎,更别说这种网上买来的三无产品。万一你赛前吃坏了身体,那怎么办?”

安静一怔。

“有次比赛前,某国选手自称是我的粉丝,要请我去吃虾,说是他们当地的特色海味。”

安静眨眨眼,等他继续说。

“他想请我吃醉虾,被我永久拉黑了。”

“噗!”安静破涕为笑。

赛前请人喝假酒,有够厉害。

秦扬见把她逗笑了,莫名松了口气,顺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所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最近训练紧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偷乐。以后只能吃食堂的东西,知道吗?”

熟悉又陌生的摸头杀再度袭来,安静悄悄回味了一小会儿,然后冲秦扬郑重地点点头。

“知道了,秦指导。”

下午训练结束之后,安静听话地去食堂吃了饭,然后回来加训,却被秦扬守株待兔抓走了。

安静坐上副驾之后还是蒙的,她鼓起勇气,扭头问正在开车的秦扬:“秦指导,我们去哪里啊?”

“我家。”秦扬开车的时候很认真,说话言简意赅。

安静瞬间大脑宕机,什么话也问不出来了。

车里静了片刻,安静蹑手蹑脚地打开车顶挡板的小镜子,过了一小会儿,又皱着眉头在身上到处搜。

“找什么?”秦扬一直在用余光打量她,忍不住问道。

“呃……”安静明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不敢骗他,“我想找口红。”

赵梦云说过秦扬跟他爸妈住在一起,她现在训练完这副一身臭汗惨兮兮的样子,去见他爸妈?那怎么行?

安静越想越慌,语气里不由得带了些埋怨:“您……您说让我以后训练别涂口红,我就没带……但是……”

“但是什么?”秦扬知道让她误会了,不由得笑起来,“就这么害怕见我爸妈?”

当然啊!

安静急得快哭了:“您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秦扬见她眼眶都红了,舍不得再逗她:“放心吧,他们今晚不在家。”

听到这话,安静瞬间松了口气,有点担心自己刚刚是不是语气不好,但秦扬好像丝毫没在意。

“你连去哪里做什么都不知道,大晚上的就这么容易被我拐上车了,不怕我把你卖给人贩子?”

虽然是典型的吓小孩儿的手段,但安静还是严肃地摇摇头:“您不会的。”

秦扬的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心里暗暗地给自己敲响警钟:这么好骗的小孩儿,千万得看住了。

大奔一路驶入别墅区,开进一层的车库停稳。

秦扬下车绅士地给安静拉开车门:“到了。”

安静从车里跳下来,心里甜滋滋的,更多的是好奇和期待。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别墅?

安静四下打量着,猝不及防被他牵过手腕。

“车库有什么好看的,走了,小朋友。”

夜幕已至。屋里果真没人,室内黑漆漆的,秦扬熟练地打开吊灯开关,客厅亮堂起来。

“先在沙发上坐会儿,等我一下。”

秦扬说完这句话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安静一个人坐在奢华的真皮沙发上,略微局促,心跳又开始加快。

似乎是厨房那边响起了一阵放水声,然后秦扬很快就回来了,还端着一盘红彤彤的草莓。

“喏。”他把草莓搁在茶几上,水晶瓷盘和大理石茶几碰撞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安静呆呆地眨眨眼,纤长卷翘的睫毛扑扇扑扇。

“不想吃草莓吗?”秦扬在她身边坐下,顺手捏了颗草莓扔进嘴里咀嚼,“挺甜的。”

安静脑中一阵紊乱。

他没收了她的草莓糖,所以拿草莓来补偿她吗?

秦扬见安静半天没反应,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自言自语道:“我猜错了?不想吃?”

安静回过神来,连忙摇摇头:“不……不是。”

“那你愣着干什么?”秦扬往她嘴里塞了颗小草莓,“赶紧解决了,我还得送你回去,宿舍有门禁。”

安静半推半就地咽下去:“我只是想问,这才九月份,哪里来的草莓啊?”

其实她吃草莓味的糖倒不是因为真的想吃草莓,虽然她也挺喜欢吃的。不过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草莓最早也要二三月份才成熟吧?

“从庄河运过来的,大棚水果,一年四季都有。”秦扬没再吃,靠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从衣兜里摸出手机玩。

庄河?

她吃糖离现在不过才几个小时,就算庄河距离京城不远,也得是空运来的吧?

“快吃啊,看着**吗?我又不喜欢吃这东西,过了今晚就不新鲜了。”秦扬催她。

安静沉默了半晌,决定怀着虔诚的心态将这盘沾满了金钱气息的草莓解决掉。

她越吃越甜,越吃越悸动。

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其实心细如尘,总是能照顾到她细节处的感受。他怕她吃坏东西,又怕她馋得难受,所以费尽心思带草莓给她。

除了父母以外,他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了。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大约就是想看他又不敢看他,搔首踟蹰、欲说还休的温柔。

多年以后,有主持人在纪录片采访中问安静,是什么时候确定秦扬就是那个她愿意托付终身的人。

安静面对镜头,回答得不假思索。

“有一个秋天的夜晚,他坐在暖黄的灯下。我吃着他给我买的草莓,而他触手可及。”

只一刻,天地星辰黯然失色。岁月挟带着我满心欢喜,在余生的纸上写满了名字,一笔一画,都是你。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1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六月| 穿越架空

    没有梦回实验室,她很失望。摸索着爬过去,爬到桌子附近,她记得,上头有茶水,还有馒头。她需要喝水,需要吃点东西。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3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4 萧权穿越

    4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5 夏珠一胎八宝

    5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 6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6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