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丞相对朕图谋不轨》云宋容洵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丞相对朕图谋不轨

更新时间:

经典小说《丞相对朕图谋不轨》是喵星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宋容洵,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一天,不近女色的丞相大人捡回来一个小姑娘,据说捧在掌心,视如珍宝。京城内迅速炸了锅,敢情咱们丞相大人癖好正常啊。丞相大人老谋深算,反攻为守,小姑娘乖乖缴械。小姑娘哀哀嘁嘁:你饶了奴家吧。容洵操手:装。小姑娘媚眼如丝:奴家再也不敢了。容洵勾唇:再装。小姑娘摊手求饶:丞相,朕知道错了。容洵揽她入怀,薄唇轻启:晚了,我的小乖乖。窝在榻上,她咬着被角愤愤:容洵,你个混蛋。容洵轻笑:乖,江山臣来守,你,归臣所有。从此以后,你躲在我身后,许你盛世繁华,陪你君临天下!===大臣纳闷:丞相看皇上的眼神怎么总是怪怪的啊?容洵冷笑:关你们屁事!她本该受万民敬仰,一生无忧,奈何命里有他,伤她最深,却又护她最甚。...

《丞相对朕图谋不轨》精彩内容

永安城内最有名的茶楼,望月楼,二楼的包厢内,朝中两位贵胄正相对坐着。

“秦牧的女儿春闱之后就要成为皇后了,这事王大人不会不知道吧?”姚轲端起一杯茶,啜了一口,朝外看了看,随即收回视线,看向眼前的王时。

“秦牧今日就像只开屏的孔雀,唯恐谁不知道这件事。”王时冷冷的一笑,眼中是轻蔑的神色。

随即他又看了看姚轲,道,“这帝王家本就不是女儿家的好归宿。当初先帝多宠那个女子,可到最后呢?人死的不明不白的,孩子刚出生也死了。”

想起当初的事情,不明不白的何止这一点。只现在已经过去许久,无人问津了。

姚轲叹道,“自古红颜多薄命。”

王时见势便道,“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候,又有许多进城参加春闱的学子,真是春意盎然,生机勃勃啊。姚兄,真是不服老不行啊。转眼间咱们的子女都已经这么大了。如今看到阿誉和令郎在一起,便时常能想起年轻的时候。不过他们也已经都是可以成家的年纪了,不知道我们阿誉能否高攀的起令千金啊?”

姚轲是个文人出生,清高的很。心里一直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王时是个武将出身,姚轲便不大能瞧得上他。不过后来秦牧入朝为官,他就有了更瞧不上的人。加上这些年,王时多读了些书,说话也文邹邹了一些,还有他生了一个永安城第一才子的儿子,姚轲对他才慢慢改观。但骨子里的那点清高,是怎么也改不了了。

这事王誉先前就暗示过,但姚轲没有表态。今日他已经是开门见山了,由不得他不表态。

按理说,王誉温润如玉,是没有人不夸好的。样貌好,秉性好,学识好,姚莲若是嫁给他,也不算是下嫁了。可姚轲心里却有块心病,那就是他在官场混了很多年,早知道这里头是个什么水深火热。若是男儿家,以后要有出息,便也罢了。可是女儿家的,当父亲的便希望她以后的日子越简单越好。王誉为人倒是简单,可王时……一只老狐狸,一点也不是善茬。

不过姚轲算是赞同王时方才的话,那就是这帝王家不是什么女儿家该去的地方。所以一开始,他也没动让姚莲入宫的心思。只是家中那位夫人着了魔似的,非要让姚莲入宫,这飞上鸡头成了凤凰,与姚莲和整个姚家都是好事。家中夫人是个会撒泼,又巧言令色的,姚轲秉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也懒得搭理。他盘算着,除非是皇上真的瞧中了,否则他是一定要想办法搅黄的。所以当时云宋大殿之上说不愿立后立妃,他心中其实是高兴的。

姚轲又啜了一口茶,看着窗外,沉默了片刻。

王时也不急,慢悠悠的也看向窗外。

片刻后,只听姚轲道,“子女的事情还是听他们自己的意思吧。若是两个孩子能看对眼,我是没有意见的。”

王时哈哈一笑,道,“听闻姚兄视女儿如掌上明珠,可见所言非虚啊。不如这几日叫两个孩子出来玩一玩,见了面总才能知道能不能看对眼。”

“春闱之后吧。莲儿最近在家跟着学女红,那孩子做事仔细认真,不愿分心。何况朝中事多,总要等春闱之后,大家闲一些,才更好。”

“哈哈,姚兄说的也是。”王时说着,举了茶杯到嘴边,抬眼瞧了一眼姚轲,又垂了眼眸,暗道,你还瞧不上我的儿子?那姚莲若非是你的女儿,我也是瞧不上半点的。不过事在人为,我不信姚莲她不会看上阿誉。

想及此,心中早已有了盘算,嘴边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离了望月楼,二人各自上了各自的马车。

王时撩开车帘,看着来往不绝,年轻气盛的学子们。等待他们的可能是灰败回乡,也可能是衣锦还乡。命运如何,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正要收回视线时,眼眸突然收紧,瞧见了前面一个聘婷的女子。

“停!”王时急急说完,不等马车听闻,人已经从马车上一跃而下,朝着那聘婷女子而去。

“小猫儿……”王时几步走过去,单手掰住了那女子的肩膀。

女子被强行转过身来,立刻大叫一声。

王时连忙收手,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很快恢复平静,拂了衣袖道,“抱歉,认错人了。”

“老不羞!”女子道了一声,白了他一眼,扭头走了。

身后的侍从欲要追上去,被王时单手拦住了,“随她去,的确是我认错人了。”

“小猫儿……”名字在王时的口中打了个转,随即被吞入口中。太久远的名字了。

“时哥哥,等你这次打了胜仗归来就娶我啊。”

“好呀,我的小猫儿,到时候十里红妆相迎。”

——

容家的人对云宋是上了心的,派了人在永安城内找了两天,没有丝毫进展。永安城那么大,要找一个只知道名字的女郎,形同大海捞针。

容家大姐后来从三妹四妹那里得知了是容洵逼得云宋离开了相府,便气的恨不得将容洵打一顿。

下午,几个小姐围在偏厅,商议着该如何是好。

二姐道,“许是已经回青州了。咱们对她来说非亲非故的,她也不会留恋。”

大姐愤愤,“还不是小六他性子太急?这真要是回了青州也好,就怕……”

话没说下去,只觉得不大吉利。

老三老四也不知道怎么劝,便没说话。容湘手脚功夫不错,嘴却有点笨,更插不上嘴。

大姐叹口气道,“不管人要去哪里,总要知道个消息,若不然咱们不是白救了人家?若是小六害了小离,咱们相府岂不是要过意不去?”

老三这才道,“大姐你也别怪小六了,我看他也差了人去找小离,算是尽心了。”

大姐毫不客气的说道,“屁!他现在忙得连饭都吃不好,对一个女郎能尽心,就不至于现在还是个光棍。”

老三讷讷,不再多言。

突然间一个家丁匆匆跑来,气喘吁吁道,“不不不,不好了,城外护城河里捞出来一具女尸。泡的已经浮肿了,像是昨天就死了。”

大姐惊得站起来,老二忙宽慰道,“不一定是她的。”

“什么不一定?这小六可是害了人家姑娘了,要我们容家如何安心?”

老二道,“总要见过确认了才行的。要不,咱们去看看吧。”

大姐道,“不是说都泡肿了吗?如何认得出?”

“认衣服总不会错的。五妹,你记性好,那日小离姑娘穿着什么颜色的衣裳?”

“翠绿色……”

说话的不是容湘,却是容洵。

大姐一见到容洵,便气道,“还有个脸说翠绿色,瞧瞧你把人家女郎逼着自寻短见了吧?瞧瞧我说什么了?你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容洵也不说话,若那人真是小离,那他的确是有一定责任的。

老二道,“大姐,你也别先忙着责备小六了。小六,你派个人前去确认下,若真是小离姑娘的话。我们……哎,我们要么给她安葬了,要么找人将她的尸首送回青州老家,总要魂归故里才是啊。”

大姐坐下来,道,“赶紧派人确定一下。”

说着眼眶已经红了,她别过脸去不叫人发现。大姐心直口快,可却是刀子嘴豆腐心。

“骤风,速去瞧瞧。”容洵吩咐。

六个人坐在偏厅等着消息。

大姐催了容湘去门口看了五六回了,还没等到骤风回来。

老三劝道,“城外离着远呢,骤风快马加鞭也不能那么快。”

“他不是会飞檐走壁的吗?小六身边不都是能人吗?”

说话间,就听容湘站在门口大喊,“回来了,骤风回来了。”

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便是容洵**也稍稍离了椅子,但好在他沉得住气,便又坐下了。

骤风翻身下马,快步走进来,也不耽误,忙道,“回几位小姐,那人并非小离姑娘。”

大姐问,“你确定了?看仔细了吗?”

骤风道,“大小姐,不会有错。那死者的家属已经将人认领回去了。”

大姐终于松了一口气,折回到椅子边坐下来。

容洵没想到自己也提着一口气,此时总算是松了下来。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1穿越成妃:王爷是真爱

    六月| 穿越架空

    没有梦回实验室,她很失望。摸索着爬过去,爬到桌子附近,她记得,上头有茶水,还有馒头。她需要喝水,需要吃点东西。

  • 2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2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3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3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4 萧权穿越

    4萧权穿越

    青橙| 穿越重生

    博物馆员工萧权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将军府的上门女婿,在现代没用的知识,竟让他步步登天,成就举世无双的最牛姑爷!

  • 5 夏珠一胎八宝

    5夏珠一胎八宝

    落樱空| 现代言情

    夜色深沉。酒店,美丽的少女惶恐睁大了双眸。她只是想兼职赚点钱而已,却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她想要呼救,可还没有等开口,唇就牢牢被堵住了!

  • 6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6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