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废柴小姐:鬼王的倾城王妃

    废柴小姐:鬼王的倾城王妃

    作者: 唐霜夜

    她,最强女魔头,被人唾弃的相府废柴嫡小姐;他,虐人不眨眼,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鬼王。本以为是场偶然的相遇,其实背后暗藏算计。“爱妃,你不从我,那我从了你好了。”他一度引诱,妄想抓住她的心,不想自己的心倒是越陷越深。“爱妃,本君这手有点疼,能不能......揉揉?”“揉揉哪有用针快,来哪里,我给你施针。...

  • 法医王妃

    法医王妃

    作者: 安小鱼

    穿越前,安映雪是个法医,性格温柔,但却意外被杀害。穿越后,安映雪思维缜密,冷静理智,进了官府当仵作。当无名女尸案发生,人心惶惶时,安映雪及时出现,却意外遇到那个神秘的男人。安映雪冷冷凝视着男人,道:“我劝你收起那点小心思。以为仗着自己身份尊贵,就敢行事不按照章程。有没有听说过另一句话?天子犯法,与庶...

  • 重生王妃要逃婚

    重生王妃要逃婚

    作者: 浣熊奶皂

    重生而归,灿烂烟花,浪漫乞巧,谢娇娇和沈承渊狭路相逢。谢娇娇表情凄苦,眼中含泪:我家小姐爱慕祁王多年,小女向菩萨起誓不为她觅得良缘,小女一生回庄子吃苦,还要养猪……沈承渊神情松懒,漫不经心:好巧,我家祁王从不信神魔,好人做到底,进言王爷帮你拆了庙破了誓,不用回庄子养猪,倒是祁王府还需要一个管家婆。谢...

  • 我真不想当王妃

    我真不想当王妃

    作者: 月夏清歌

    穿成了霸道王爷最厌弃的王妃,还被侧妃处处刁难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作为21世纪的有志青年自然要该出手时就出手,坑蒙拐骗全都有。什么?!王爷常年驰名双标?侧妃顶级茶艺大师?问题不大,那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你那柔弱不能自理的侧妃是如何手段阴狠,城府颇深的。What?带你看请了绿茶的真正面目,你准备吃回头草了?抱歉,追臣妾的人从这里排到了西域,王爷您先领号排队吧。

  • 盛宠王妃,冷面王爷情难尽

    盛宠王妃,冷面王爷情难尽

    作者: 喵喵的耳朵

    初次穿越,被人陷害,她与他相遇,她不知他是谁,却沦陷了进去。过后他一拍两散的冷淡离开,她却被沉塘以视贞洁。五年后,九死一生的她带着一双萌宝回来复仇,却再次与他相遇,明明近在咫尺,她却不敢说认识他,只因他们身份不配。五年前的那一次,他身受重毒侵害,被当成乞丐丢到她面前,他知道这是阴谋,却无能为力做反抗,只能与她一起沉沦。再次相遇,他早对她情根深种,却总有种种阻碍。

  • 穿越成不受宠的秦王妃

    穿越成不受宠的秦王妃

    作者: 苏洛

    一朝穿越,成了不受宠的秦王妃,人人可以欺辱,以为本王妃是吃素的吗?“竟敢对本王下药,休想让本王碰你....”“不是,这一切都是阴谋....”

  • 摄政王妃医世无双

    摄政王妃医世无双

    作者: 七月半

    天才女军医夜九歌一朝穿成相府废材小姐,花痴丑颜,目不识丁?当她取代她,风云变幻逆天改命。后母伪善,渣妹狠毒?叔伯兄弟觊觎家产?不存在,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她身披数马,虐渣路上一路狂掉,引起各路群雄争夺追逐,更是惹的那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堵上门来,“女人,睡了本王就想跑?”

  • 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

    重生后王妃只想和离

    作者: 热宫娘娘

    前世叶非晚被封卿打入冷院郁郁而终,哪想一朝重生,竟重生在赐婚后。叶非晚再不动情,作天作地、“勾三搭四”、为封卿纳妾填房、敬而远之,只求一封和离书。未曾想,那封卿终于被惹恼应下和离,却在第二日诡异的反悔了,开始漫漫追妻路。她跑他堵,她退他进,她捻酸他便砸了醋坛子。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叶非晚:......后来。“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有何区别?”“你若要天下,便是弑神弑佛,本王也给你夺了来。”“那江湖?”“舍王位,弃功名,此生白首不离!”

  • 我家王妃帅上天

    我家王妃帅上天

    作者: 蜡米兔

    一朝穿越,竟成了古代版的灰姑娘,不但被妹妹抢了未婚夫,还被父亲推出去给人冲喜——笑话!从来只有她宰人,何时轮到他们嚣张了!打她?行!一针让你再也抬不起右手!骂她?成!一脚把你踹下冰湖喂鲤鱼!暗杀?好!让你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什么?要她给嗜血成性、八位夫人都暴毙新婚夜的鬼王冲喜?没问题!她可是黑白通吃的“混世魔女”,她倒要看看,他们俩到底谁更嗜血!谁更狠!嫁入王府,她才知道这鬼王竟与外界传闻完全不同。不但身中奇毒,日日服药,而且每逢月圆之夜都要承受蚀骨锥心之痛。那男子羸弱模样,竟让她渐渐放下防备,心生怜惜。她发誓,谁让他如此,她要千倍,不,万倍地偿还给对方!只是,这男人似乎,和表面看到的不太一样…———————

  • 将王妃犒赏三军

    将王妃犒赏三军

    作者: 甄萌

    凤无心,华夏玄门医者,左手医术起死人肉白骨,右手狙击枪千里狙杀不留痕,一句话,阎王要你几时死,我说了算。可一朝不慎,风头无量的凤无心穿越成了一个人人可欺的傀儡草包小王妃。渣爹狠,渣姐婊,渣男毒,疯批王爷更是与她玩百日生死游戏,天天变着法想整死她。凤无心:王爷,茶杯里冒泡泡的绿色粉末是什么?疯批王爷:本王若说保胎药,爱妃可信。凤无心:呵~~~

  • 杀神王爷:王妃又跑了

    杀神王爷:王妃又跑了

    作者: 十里花香

    温晚惨死,她的魂魄被困在了乱葬岗。历经十年,许是上天垂帘,竟让她重生了。她性格古怪乖张,本是医药宗指定的继承人,昔日的神医小华佗重现于世,众人猜测万分,是世道轮回还是冤魂不息。令她没想到的是,时隔十年,她却并没有被世人遗忘,重生后的她,时常听到这样的话:“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你是小神医温晚啊,东施效颦罢了。”温晚表示,呵,表演一个自己学自己,献丑了。某杀神:“快点,完事了就回来完婚。”

  • 重生之独宠蓁王妃

    重生之独宠蓁王妃

    作者: 一醉琉月

    大周最有福气的皇后把自己作死了,重来一世,她依然是家族的掌心宝,上有八个哥哥,下有四个弟弟,还有一个把她宠上天的太子夫君,人生本该如此美满,但总有人想夺走她的福气和姻缘;这一世,她亲自拔了渣姐的爪牙,撕开渣男的伪面目,步步为营,顺手把她上一世负的良人,捧在心尖尖宠着,孰不知,她的太子夫君也带着她的几个哥哥,暗搓搓的帮着她收拾恶人……

  • 草包王妃实力超强

    草包王妃实力超强

    作者: 甄萌

    凤无心,华夏玄门医者,左手医术起死人肉白骨,右手狙击枪千里狙杀不留痕,一句话,阎王要你几时死,我说了算。可一朝不慎,风头无量的凤无心穿越成了一个人人可欺的傀儡草包小王妃。渣爹狠,渣姐婊,渣男毒,疯批王爷更是与她玩百日生死游戏,天天变着法想整死她。凤无心:王爷,茶杯里冒泡泡的绿色粉末是什么?疯批王爷:本王若说保胎药,爱妃可信。凤无心:呵~~~

  • 王妃又恃宠而骄了阮枝枝

    王妃又恃宠而骄了阮枝枝

    作者: 糖圆子

    霜降过后,京城淅沥沥连下了几日小雨,整个八王府似被乌云笼罩,沉重压抑。八王爷连着几天没有好脸色,近身伺候的丫鬟小厮们不是被打板子,就是被发卖,整个王府都是人心惶惶。江璃本是最末等的三等丫鬟,原只能在厨房做些打杂的伙计,因府内伺候王爷的贴身丫鬟死了一批又一批,一时无人敢去伺候王爷,这样的‘好差事’才落到了她头上。

  • 重生王妃追夫忙

    重生王妃追夫忙

    作者: 南鸢

    【甜宠+重生+追夫+双洁】前世,沐芷兮辜负了宠她如命的男人,帮助渣男登上皇位,到最后被渣男和庶妹联手背叛残忍害死。一朝重生,她紧抱自家夫君大腿,夫君,我知道错了。面对渣男,滚远点,看到你就觉得恶心。重生后的沐芷兮性情大变,一路打脸虐渣渣,和夫君双双把家还。

  • 我的王妃回来吧

    我的王妃回来吧

    作者: 山谷俗人

    梦里她跪在朝堂之上,双眼刺红,倔强望着那个双目冰寒的男子,一字一字,铿锵有力道:“我没罪。”满朝哗然,用世间最恶毒的言语诅咒“她犯的罪该五马分尸,斩立决。”她腰身挺的笔直,在一片哗然之中,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男子,“我没罪。”她信他会护他,在任何时候。

  • 替嫁王妃:病娇王爷撩上瘾

    替嫁王妃:病娇王爷撩上瘾

    作者: 锦兮

    21世纪的金牌特工转眼穿成被继母陷害替嫁的林家大小姐?无妨,那些欺负过原主的人,通通都让他们百倍偿还!可是就在她报仇虐渣之时,她那个便宜的病娇夫君却欺上身来。“娘子,别累着,想杀谁,我帮你!”

  • 小丫鬟她翻身做王妃啦

    小丫鬟她翻身做王妃啦

    作者: 糖圆子

    丫鬟扫地的动作一顿,将江璃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拉住她的胳膊,小声问道:“你就是新来的丫鬟?”

  • 重生后王妃娘娘不想嫁

    重生后王妃娘娘不想嫁

    作者: 热宫娘娘

    前世叶非晚被封卿打入冷院郁郁而终,哪想一朝重生,竟重生在赐婚后。叶非晚再不动情,作天作地、“勾三搭四”、为封卿纳妾填房、敬而远之,只求一封和离书。未曾想,那封卿终于被惹恼应下和离,却在第二日诡异的反悔了,开始漫漫追妻路。她跑他堵,她退他进,她捻酸他便砸了醋坛子。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叶非晚:......后来。“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有何区别?”“你若要天下,便是弑神弑佛,本王也给你夺了来。”“那江湖?”“舍王位,弃功名,此生白首不离!”

  • 倾城王妃日日得宠

    倾城王妃日日得宠

    作者: 苏水

    阴暗的大牢里,却有一顶白色的帐子。牢门打开,沉稳的脚步缓缓度进来。蓝灵倏地抬起了头,熟悉的脚步声,他还是来了。她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了。她慢慢出了软帐,走的很艰难,脚上长长的锁链摇曳作响,镣铐沉重,镣铐上的刺洞穿了她的足踝,衬裤上鲜血已经凝成硬条,每走一步,刺喇着她的腿,渗出更多血来。“你来做什么?”蓝灵轻声问,长睫颤动。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