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热文《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秦氿顾泽之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

更新时间:

主角是秦氿顾泽之的书名叫《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临天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氿听得目瞪口呆,但稍一细想,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因为她的跑路,李家两口子肯定跟徐家不好交代,而花婆子又是徐家的媒人,大概是上门来跟他们交涉,结果一言不和就闹上了,被李家两口子失手杀死。...

《穿成炮灰女配后和反派HE了》精彩内容

是的。

秦氿并没有出门。

小说里提过,秦家把原主托付给赵阿满夫妇的时候还给过一笔银钱,她假装说要去衙门告官,就是为了把他们给引开。

秦氿飞快地穿过小院子,径直朝李金柱夫妇住的正房走去。

这是一个一进的宅子,在原主刚刚记事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搬到了这里。

李家两口子用秦家给的银子在县城开了一家酒楼,生意还算不错,比起旁人来说,这一家子过得相当宽裕。

不过,原主在这个家里却是小可怜,不但洗衣做饭,洒扫杂活,样样都得干,赵阿满一个不顺心就是拳打脚踢、百般辱骂。这一次,就因为她死都不肯嫁给一个傻子,被打得不成人样。

赵阿满方才说原主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其实她自己才是!

刚刚秦氿听得分明,秦家当初可是给了足足两千两银子,足够一家人安安稳稳地过上一辈子了,可就这样,赵阿满夫妇还是不知足,把自己的女儿与原主调换了。

秦氿一点也不客气,翻箱倒柜地把正房翻了个遍,最后用斧子砸开了墙角上锁的樟木箱,从里面翻出八百两银票和几块碎银子。

这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

秦氿把银票小心地揣进了怀里,笑得两眼眯眯。

有了这些银子傍身,她就安心多了。

秦氿没再久留,趁着那两口子还没有回来,赶紧出了门。

她是威胁了李家两口子要去报官,其实她并不打算这么做。

女主秦昕在原文里一路开挂,所向披靡,身边又有各路大佬给她当护花使者,所有和她作对的人都没好下场。

穿越已经很倒霉了,秦氿不想像原主那样被利箭穿心而死。那也太惨了。

所以,她打算离女主远远的,开个小铺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秦氿琢磨着等那两口子在县衙门口没有看到自己,最多等上一会儿,也就该回来了,她得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县衙位于江余县西,秦氿就干脆凭着记忆往县东去了。

她打算先去距此二十里的姚庆县,记忆中,原主时常去那里替赵阿满夫妇采买酒楼的水酒,来回四十里,都是靠她拖着一辆板车徒步行走,回来得稍微慢些还会挨打。

秦氿靠着一双脚一路紧赶慢赶,在黄昏前抵达了姚庆县。

这一路上,秦氿的脑子也没闲着,忙着回顾小说的剧情。

老实说,这本小说虽刚刚看完没多久,但看得时候,基本没过脑,看完也就差不多忘了一半。

她只记得大祁朝内忧外患不断,边境连连战乱,国内灾难频发,到处都是流民匪乱。

在小说里,这些乱象全都是为了让女主表现出无所不能而存在的,但是对于现在的秦氿来说,自己一个姑娘家,在这乱世就不太好到处乱走了。

男女主角都在京城,大部分的剧情都围绕着京城在进行,京城肯定是不能去的。

秦氿思来想去,决定去陇州。

在原剧情里,陇州是大祁九州中治理的最好的一州,后来,还是凭借女主的智慧和魅力,让陇州布政使投向了二皇子。

打定主意后,秦氿很快打听到了镖局的位置。

这是一家在官府登记造册过的镖局,镖头说,最近在去泷州的一路上有数波流匪出没,若要雇镖,这镖费也得是平时的数倍。

最后秦氿花了一百两银子。

付好了定金,秦氿又问起哪里可以办路引。

大祁朝对户籍管理严格,凡人员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需有路引。

秦氿是从家里“逃出来”的,没有路引,那样的话,肯定进不了陇州。

正所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镖局属三教九流,自然是有这些门路的。

留着络腮胡子的镖头一脸微妙,没有多问,只做了个手势。

又一张银票递了过去,和对方约好明天来这里拿路引,三天后出发,然后,秦氿就告辞了。

这三天,她也不打算闲着,先去成衣铺子给自己买了两身方便活动的衣裳,又饱餐了一顿后,秦氿找了家客栈住下,还特意要了间上房。

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了,直到这会儿才算安顿下来,她已经累得不想动弹了。

洗漱的时候,她又仔细看了一下这幅小身板,每一寸皮肤上都有伤,新旧都有,几乎就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身上瘦得没二两肉,也就一层皮包着骨头,她应该已经有十四岁了,却瘦小的仿佛十二三岁的孩子。

记忆里,原主几乎每天都会挨打,家里所有的活都是她在做,但每天她只能吃到一碗稀粥和半个馒头。

从小到大,这是受尽了虐待啊!

秦氿叹了口气,原文里,花了大篇幅描写女主秦昕在前世有多么的委屈、无辜,但原主呢,堂堂的侯门千金,流落在外,还被人虐待长大,她又做错了什么?

换上干净的中衣,秦氿一身湿气地坐在铜镜前。

铜镜里,披散着一头乌发的小姑娘,脸庞小小的,在洗去脸上的尘土后,露出了无可挑剔的五官,眉毛如柳叶弯弯,杏眼乌黑明亮,饱满小巧的樱唇微微弯起,脸颊上就显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只可惜,因为营养不良,她的皮肤粗糙,肤色腊黄,让容貌生生削弱了五分。

还是要好好养养!

秦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等不及头发干,就往床上一倒。

夜更深了,屋里屋外都是一片寂静,唯有窗外风拂枝叶发出的声响间或着响起……

“簌簌簌……”

纷飞的大雪中,风声,喘息声,脚步声,混杂在一起。

她拼命地奔跑着,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儿,但是她很害怕,不敢停下来。

嗖——

一支长箭从背后破风而来,锋利的箭尖以势如破竹之势贯胸而出。

她用手捂着胸口,鲜血从指缝中渗出,刺眼夺目。

她知道,她要死了。

她缓缓地倒了下去,鲜血染红了雪地,如绽放的梅花。

“啊!”

秦氿惊叫着坐了起来,呼吸急促,胸口不住地起伏着。

她的额头冷汗淋漓,中衣湿答答地粘在背上,就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她的胸口隐隐作痛,仿佛被长箭贯穿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的。

这么真实的梦,还是第一次。

利箭穿心……

对了!

在小说里,原主就是利箭穿心而死的!

秦氿混身透着寒意,空气里也仿佛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一定是的!”

秦氿不停地喃喃自语,她双手抱头,烦躁地把头发揉得一团乱。

木木地坐了一会儿,她从榻上爬了起来,点上蜡烛,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一口喝完,脑子才算清醒了一些。

正要再回去睡觉,她突然动了动鼻翼。

奇怪!

空气中怎么好像还有一股血腥味!

秦氿放下了手上的茶碗,借着烛光在屋子里飞快地扫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墙角的柜子上。

这柜子足有一人高,她没有行李,也就没有去用,就这么空置着。

秦氿的目光怔了怔,自言自语道:“好饿,不知道有没有吃的。”

她披上一件衣裳,若无其事地就要出屋去,结果脚才刚迈出一步,静静的房间里蓦地响起一声冰冷的嗤笑。

她头也不回,三步并作两步就往门口冲,还没等打开门,一只手飞快地从她背后伸了过来,按住了房门。

“轰隆隆!”

窗外的夜空骤然劈下一道闪电,照得房间里一瞬间亮如白昼,也照亮了压在房门上的那只右手。

那是一只属于男人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如玉竹般。

秦氿的鼻子动了动,身后传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萦绕鼻端。

她颈后的汗毛一下子都倒竖了起来,慢慢地转过身。

窗外,雷鸣阵阵,此起彼伏,下起了倾盆大雨。

她的身后,是一个身材高挑、形貌昳丽的青年,他一头鸦羽般的黑发高高地在脑后束起,肌肤白皙,五官更是精致无暇,尤其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明亮深邃,纤长的睫毛又浓又密,眼尾微微上翘,既漂亮,又带着几分如利箭般凌厉。

他身着一袭玄色粗布直襟,这平平无奇的装扮却难掩他通身的贵气。

这个青年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1傅承景沈知心重生

    萌囧包子| 豪门总裁

    “哦。”沈知心失望地低下了头,她捅了那么大的篓子,还好意思指望什么呢。美容师一边为沈知心护理皮肤,一边赞道:“少奶奶,您的皮肤可真好,吹弹可破,毫无瑕疵,头发也是黑亮有光泽,真是让人羡慕不过来。

  • 2 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2墨爷的夫人轰动全球

    淮夏| 豪门总裁

    京都顶级名流墨爷,突然从天而降一儿砸,娃他妈还是乡下野丫头。众名媛哭天抢地:“乡下土包子怎么配得上我们三爷?”小包子:“我妈咪年轻漂亮,还是满级大佬退休,医学界泰斗追在她屁股后面当助理,顶级黑客是她助理,还有……”满级大佬一把捂住小包子的嘴:“你老娘想退休了,低调点……”墨爷:“我老婆乡下来的,没见识,也怕生,你们谁敢欺负她……”众名媛怒:谁敢欺负这种满级大佬!

  • 3 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3812301夏紫曦穆景天清雅

    臭臭公子| 古代言情

    边境动乱,白欣然替父从军上战场,救了镇国大将军沈苍一命。那一救,让沈苍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他曾发誓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将别的女人迎回府……“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但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断头崖上,她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剑,凄惨坠落。“沈将军,我不要你了……”

  • 4 摄政王妃慕安安

    4摄政王妃慕安安

    佚名| 古代言情

    苍白纤细的手抚了抚桌上自己拟好的休书,心中不由地升起一丝迷茫。“吱——”房门被推开,慕安安抬起头,尽管烛光暗淡到只能看清来人的身形轮廓,但她知道是宗政御,当今皇上的二弟,尊贵的摄政王,她的……夫君。

  • 5 48号你可以出狱了

    548号你可以出狱了

    阿影| 现代言情

    “安安,穆延霆不是你爱的起的人。”三年前,许念安不听父亲的劝言,一意孤行,爱上穆延霆,从此飞蛾扑火,万劫不复。含屈入狱,只为保护他心尖上的人。他的薄情,令她心如死灰。伤痕累累之后,她不爱了,他却寻遍天涯,风尘仆仆站在她的面前,哀声挽求。当爱不会发芽,她又如何种下名为希望的种子。风吹乱了她的发,亦吹散了过往,还有他心底,那声浅浅低叹。其实许念安,我爱你,不比你少...

  • 6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6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言安| 现代言情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最后狠心设计了他,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五年后。洛诗涵刚出机场,就被某人强行绑回家。战寒爵掐着她的下巴,阴森森道:“洛诗涵,你有种再逃一次试试?”半个小时后,某小包子噔噔噔出场——不费吹灰之力就救走了妈咪。“总裁,刚才来了个和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某人咬牙怒道:“洛诗涵,你竟然敢拐带我儿子!”洛诗涵:“......”其实我不仅拐带了你儿子,我还拐带了你女儿!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